许只一言,若不成诺 第3节(1/2)

加入书签

  这会儿雨孔星让他再说一次,这是以前不曾有过的。

  “好哥哥,你就再说一次吧!拜托拜托,等会儿我录下来,然后天天听,夜夜听,放给别人听,发到网上给所有人听,让全世界听听我们国产的男声,我还可以拿来卖呢,十块钱听一次”

  原本上官邢可能有再说一次的打算,听到后面,怕是也打消了这个念头,把手抽出来,躺下,闭上眼睛,又变成了画报。

  雨孔星愣愣的,没有了手上的触感,整个人有种瞬间被掏空的感觉,还有就是他直接,居然直接就这么睡了,虽然是面无表情可是总觉得他是生气了还是怎么回事儿?

  哎呀,这个人真是的,脸上又没有表情,摸不透摸不透,总是搞得别人心慌慌的,顿了好一会儿雨孔星才默默的把这里收拾干净,临走前看了眼“画报”,失落的走出去了

  人出去以后,上官邢睁开眼睛,二十二年难得一抹复杂的神色,可惜没人看到,接着又归于平静

  第59章上官哥哥x雨孔星:生离

  一周后,剧组即将离开,而雨孔星最后两天也是忙着拍戏,没有再去找过上官邢,拍戏的时候专注不容多想,可是每晚静下来睡觉的时候总是辗转反侧,挥之不去的那张脸还有不断在耳边回响却又抓不住的声音,叫人真真是困扰。

  最后一天,雨孔星慢吞吞的收拾着,经纪人在一旁催他快点儿,车都等好一会儿了,再怎么说部队的生活还是没有外面好,这一个星期剧组的人都是数着日子过的只盼着赶紧出去,雨孔星倒是好,明明他的东西都被收拾好了,偏偏说自己有私人物品要整理,大伙儿都在等他。

  磨蹭了半天,这才举步维艰,基本上就是三步一回首,一回一蹙眉,经纪人都看不下去了,拖着他尽快向门口走去,对车上的人招招手,然后加快步伐,快过大门的时候,雨孔星突然发了疯似的挣开,拼命往回跑,“我忘东西了”朝后大喊一声蹿了出去。

  经纪人看着他的背影,下巴都要掉出来了,跨出大门,只得对众人说不好意思再等一会儿,尘导作为此次进部队拍摄的争取者,经纪人小心的看着他的脸色,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不快,松了一口气。

  雨孔星直奔医务处,不知道为什么他笃定他应该还在那里,刚刚将要跨出大门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他们初次见面的情景,那晚他说了很多话,但是对方纹丝不动,最后他莫名其妙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这个他是迷迷糊糊没有记忆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要去找他,问他,说清楚,他这个人向来不喜欢这种不明不白的感觉。

  气喘吁吁的跑到医务处,雨孔星刹住车,调整呼吸,推门。

  “我说,他今天可就走了,你不去送送?”是那个大叔的声音,雨孔星顿了顿,他也想知道为什么。

  “”

  “不去?当真不去?”

  雨孔星知道,这人肯定又是面无表情的摇头,可以自行脑补画面了。

  “娱乐圈也是深水区啊,跟咱们这儿完全搭不上边儿,有了交集也是神奇妙不可言对不对?认识也是一种缘分啊”

  “大叔”继续在里面引导着,雨孔星在心里拼命给他点赞,点头。

  “哎,他给你夹菜你就吃,还是肉菜,一个有洁癖的人,明知道不能吃最后搞得自己生病,啧啧啧,还有居然会允许一个人待在你房间里这么久一个这么讨厌肢体接触的人我还以为你对他,是特别的呢!”

  大叔的语气好生遗憾,门外的雨孔星刚稳定的心跳又攀升,握成拳头的手捏紧。

  “他像小言。”

  简短有力,从空气中传来,似乎还有回声,依旧是好听的让人想跪下,想哭。

  雨孔星真的哭了

  也放下手,转身离开了

  “哎呀呀,你这声音快快收起来吧,果然还是个弟控,我觉得这小子跟你弟弟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要脸自恋的本事儿简直是如出一辙,可以一战啊!”

  上官邢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其实,他不是这个意思的(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

  雨孔星也是跑着赶回去,天下起了小雨,他突然想起来,那天在饭堂,对面的人肩上是有三颗星的,可是当时全程只知道盯着他脸上的表情,看他的脸,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想这么多,如果那个时候就反应过来他是上将,跟他保持距离,是不是就不会有后来这一出了

  七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对于雨孔星来说可长可短,因为有的人注定是相交的两条直线,一个点以后便无交集,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短了,可是值得怀恋的东西却又很多,可能就延伸到一辈子的长度了

  潮湿阴暗的环境里,雨孔星摸头坐起,居然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像是回到了那段时光,记忆里最深最怀念的

  第60章雨孔星入狱

  冰冷,入骨的冰冷,雨孔星缩了缩脖子,这才缓缓睁开眼,四周还有恶臭。

  “呦呵,老大,他醒了!”

  十来个人呼啦啦的围着他,雨孔星立马从地上坐直,这是,他们身上的衣服,是囚服!监狱!!!!

  立马站起来,腿一麻,又跪坐下去了。

  “干什么干什么呢,还不赶快滚过去给老大问好!”

  一人脸上刻着刀疤,突然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