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来了?恢复的不错。”沈耀很是淡然的说了一句,这个倒是让后面推车的护士也是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轮椅上面坐着的这位是谁自己已经很是清楚了,确切的来说这位长相比较甜美、比较萌的小护士还真的就是有点其他的想法,不然的话也不会推着童晓鹏过来。

          但是现在呢?自己的世界观貌似一下子的就崩塌了,沙发上面还坐着一个比较脸嫩的青年,至少给自己的感觉是这个样子的,长相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帅,重要的是坐在那里的那股气质还真的就是非常的不一样,比轮椅上面的童晓鹏和病‘床’上面的贾苏好太多了。

          就是一种感觉而已,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感觉自己也说不清楚,本来放声大笑的童晓鹏也是把话给憋了回去,好悬让自己给呛了,后面的护士也是赶忙的拍了两下,自己是照顾他生活的,需要注意各个方面的问题,要知道这个可是自己的金主呀!

          当然了将来的情况会怎么样?另当别论,但是眼前呢?特别是自己当面的时候,这个情况就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了,应该自己去做的,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做吧!不要有任何的犹豫。

          童晓鹏缓过来以后,也是给那位护士使了一个眼‘色’,随即护士也是用怀疑的目光看了一下坐在那边的沈耀,感觉自己的眼神白飞了,人家根本就没有对自己有任何的理会,“晓鹏,我来找贾苏聊聊天,没有想到你也在呀!也好。一起聊聊!”

          说完了以后,沈耀也是看向了病‘床’上面的贾苏,“贾苏,你说的话你要负责的,要知道我敢打断你的四肢。不保准会不会对你的第五肢有兴趣,所以千万不要给我这样的机会!”听到沈耀这么的说,不仅仅是贾苏,甚至是那边的童晓鹏也是不由的往回缩了一下。

          打了一个指响,随即让那位护士回来了,推着童晓鹏就准备离开了。沈耀这个时候也是站了起来,“贾苏,想好了,我这个人虽然说做不到三叔那样的一言九鼎,但是我基本上是会为我所说的话负责的。不然的话我们就试试,不过下一次会怎么样?难说了!”

          躺在病‘床’上面的贾苏这一下脸都绿了,“沈少等等!”不过沈‘浪’却根本就没有停留的意思,直接的就走了出去,童晓鹏想要回头,但是奈何沈耀根本就没有给予他这个机会来着,随即一同的就出了房间,站在了‘门’口的位置。沈耀就停下来了自己的脚步。

          “说吧!”沈耀倚着墙站立,童晓鹏微微的有那么一些哆嗦,自己虽然说知道的比较多。但是谁知道贾苏那个家伙都说了什么,先前的时候大家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串台词,都在手术室里面待着,意识都还没有清醒了,等醒过来的时候,沈‘浪’已经来了。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说话的声音都已经有些哆嗦了,旁边的护士这个时候也是用惊异的眼神看着站在那里的沈耀。而沈耀的手已经搭在了童晓鹏的肩膀上面,“晓鹏呀!你知道吗?我在别墅学习的时候。曾经学过一个很特别的技巧!”

          说话的时候,童晓鹏就感觉自己的肩膀突然的一麻,“这块骨头呢?上面连着特殊的部位,如果损伤的话,你这辈子就不用想着再用这条胳膊了,而且我保证,日后你绝对检查不出来究竟是谁动手的,我也就是帮你检查一下而已!”

          说完了之后,两只手分别的搭在了童晓鹏的肩膀之上了,当时的时候童晓鹏就喊了起来,这种疼痛是发自骨子里面的,但是奈何叫唤是叫唤,可是身体一点都不受控呀!这一嗓子倒是把旁边的护士和走廊里面的其他人给吓到的,叫鬼呢?

          但是没有人敢过来,谁都知道不是一般人可以住这样的高等病房,更何况贾苏和童晓鹏是什么人,上面早就已经有所‘交’代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有人干直接的就拿童晓鹏开刀,所以还是不要上去给自己找着麻烦了,毕竟这个年头工作不容易呀!

          都是聪明人,不是什么傻蛋,现在这个时候上去,纯粹的就是给自己找事一样,神仙打架不是那么好战队的,稍有不慎的话就会粉身碎骨,谁也不想有这样的结局。

          “晓鹏呀!我的这个手法还有那么一些生疏,真的要是‘弄’坏的话,这个可就不能怨我了,反正你不说,贾苏也会说的!对于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刚开始童晓鹏还真的就想赌一把,看看沈耀是不是真的敢动手?

          但是接下来的疼痛感呢?让自己彻底的就没有任何的想法和意见了,这个简直就不是人能够承受的,太尼玛痛苦了。而房间里面的贾苏呢?听着这个叫声,这个小心肝也是颤抖不已,自己很是清楚沈耀的手段,童晓鹏想要保守秘密很难。

          最为让人头疼的问题是两个人先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碰过头,至少没有就这件事情碰头,所以这个事情呢?两个人的步点根本就不会一致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沈‘浪’肯定是会知道的,谁能够想到童晓鹏好死不死的竟然找上们来了呢?

          “我说!”等沈耀松开手的时候,也是稍微的拍打了两下,“晓鹏,你应该庆幸的,再过半分钟的话,你就算是喊停了恐怕也没用了,当然了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一问,我相信会有人知道的,你的运气不错呀!”

          童晓鹏也是直接的就把情况给来了一个竹筒倒豆子,沈耀听完了之后也是拍了两下童晓鹏的肩膀,“不错,你的这个答案我还算是满意的,我们之间的事情到此为止了,日后呢?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尽情的来找我,你知道我这个人最好客的!”

          说完了以后,沈耀也是重新的走进了贾苏的房间里面。看着瞪着死鱼眼在哪里发呆的贾苏也是突然的笑了起来,“没有什么可怕,我又不想把你给怎么样的?我只想知道这个事情的真实情况,至于其他方面的问题,跟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躺在‘床’上面的贾苏很是不置信的白了白自己的眼睛。而沈耀呢?则是走到了‘床’边,俯下自己的身子看了两眼,“我打你一顿,你父亲不会把我给怎么样的,但如果说我真的把你给怎么样了,你父亲会找我拼命。这个恰恰是我不太愿意去面对的,你可以理解为我害怕了,这个都随你,记得带我问候你父亲!”

          说完了以后,沈耀也是离开了。贾苏也是真的傻了,这究竟是怎么一个意思?沈‘浪’为什么没有动手,不过随即有人拿了电话放置到了贾苏的耳边位置,用耳机接通的那一种,是贾天明打的电话过来,很显然他已经听闻这个事情了。

          “爸,情况不太好,我跟童晓鹏还没有等说上话。沈耀就来了,堵了一个正着不说,还吓唬了我们一回。不过事情的具体过程他差不多已经知晓了,还有最后走的时候他说了一些怪话,我有那么一些不太明白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

          贾天明在听了这个话以后也是火冒三丈,沈耀的意思真的是太明显了,摆明就是在威胁自己,沈耀可以知道。那么军方当然也可以知道的,也就是说这一次需要让贾天明乃至他们背后的势力出血。而且还是大出血的那一种,沈耀这一手很毒辣呀!

          这个完全就是针对自己这边的一种报复。让你们对付我,我这一次还真的就要让你们放血,而且还是主动放血的那一种,不痛死你们才怪呢!贾天明呢?这个时候也没有太多的选择了,有些事情呢?霍家那边还不知道呢!现在的问题比较的麻烦了。

          沈耀不需要知道的太多,他只要把这个风声给传递出去就可以了,现在这个时候沈耀就是在拿捏着,让你主动的去找霍家那边,就算是被打脸了,也要主动的去上‘门’,然后把这件事情给和解了,但问题是这个事情能和解吗?

          沈耀这个‘混’蛋还真的就是给他们找了一个好差事呀!现在这个时候能够怎么样?明明不想的,但是有必须要去做某些事情,你说这个是不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情呢?但是事到临头了,所以就算是硬着自己的头皮也要顶上去。

          霍家方面还真的就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甚至连贾天明都亲自的来了,这个貌似有些太过了吧!虽然说对于发生的事情呢?可以说是严重的不满,但是杀人不过头点地,现在连贾天明都亲自的来赔礼道歉,这个礼节貌似有些太重了。

          不过很快的贾家也是反应了过来,贾天明来的憋屈,但是同样的霍家这边接待的也是憋屈,不能不接待,但是又不太好把握这个尺度,为什么这么的说呢?有心想要不接待,但是这样的后果有些承受不起,别管事情的对错,贾天明来了就是一种态度的彰显,又不是什么生死大敌,拒之‘门’外的话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可是接待的话,先前的时候可已经就闹出来了这个方面的传闻了,大家彼此的相互勾结,然后共同的给别墅施加压力,甚至就是在故意的去‘激’怒沈‘浪’,让沈‘浪’一辈子都站不出来,这个心思貌似有那么一些恶毒呀!

          就好像一件事情有正反两面一样,不管怎么的来做都是错的,不管是贾家还是霍家那边,都感觉异常的难受,倒是沈耀对此坏笑不已,自己要的就是这么一个效果,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呀!自己需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沈耀的这一手玩的很是漂亮,成功的恶心了所有人,贾天明现在这个时候别提有多难受了,先前的时候这样的事情呢?应该是陈明来处理的,而且他也可以处理好这个方面的事情,但是现在呢?必须要自己出面来协调这个关系了。

          下面的人做不到陈明的那个程度,而且方方面面对于新来的人也不是那么的买账,虽然说自己在背后撑着,但是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的。现在这个时候贾天明能够感觉的出来。当初的时候沈家、特别是那个沈耀绝对的在背后动手段了。

          不需要去收买陈明,还真的就不用,只要在后面挑拨一下这个风‘波’就好了,然后成功的把陈明这个棋子给撬了,当陈明离开了之后呢?自己这边就诸事不顺。以前的时候没有感觉出来陈明竟然会如此的重要,现在悔之晚矣呀!

          如果说陈明在这里的话,还会发生之后的那些事情吗?不可能的,陈明会把所有的事情全部的都处理好的,现在贾天明也是真的有那么一些懊恼,这股火上来之后就一直的没有消下去。甚至于有那么一些要病倒的意思,实在是被憋屈的有些够呛。

          贾天明很是清楚,自己去拜访霍家会造成什么样子的影响,但是自己必须要硬着自己的头皮去做,这样的事情必须尽早的解决。越早越好。而霍家那边呢?也是同样的态度,这个事情不能够老是横在这里,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尽早的把这个问题给解决比较好。

          不过两方面都是认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先前的时候都太过于的小觑沈耀了,甚至是小觑了背后的别墅,现在这个时候谁敢说别墅没有任何的反击,只不过就是绵里藏针而已。没有让大家感觉出来,等感觉出来的时候,早就已经晚了。

          这个小家伙还真的就秉承了沈‘浪’的手段。该软的时候绝对柔弱似水,该硬的时候强若钢铁,而且他的手段呢?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光明正大,只要手段用得好,无所谓是什么方式的,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旁‘门’左道的意思。但是架不住好使呀!

          在这个相互较量的过程当中,某些人吃亏了。而且还是吃了大亏的那一种,现在可以说是百般的郁闷。甚至于接下来的动作也是出现了停滞,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这个时候只能是偃旗息鼓了,不然的话再闹出来一点什么动静的话,那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不过这个时候呢?沈‘浪’却是给予了大家重重的一击,先前的时候呢?沈‘浪’可都是一直的住在了四合院那边了,但是沈‘浪’突然的离开了,没有留在四合院那边了,而且去了大山那边,说是去休养了,但是这个背后凸显的意义可是相当的不一样。

          军方那边的某些人呢?可以说是沉底的‘迷’糊了,沈‘浪’现在这个动作究竟代表了什么?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但是不管代表了什么,对于那两位候选者来说,都不是什么非常好的消息,甭管先前的事情是不是他们安排的,现在貌似跟他们都脱不了干系的。

          那两位候选者心里面的苦楚还真的就没有办法对外人倒哉,沈‘浪’这么一离开,又是惹出来了诸多的非议,这一次的非议呢?沈‘浪’那边的派系倒是没有任何的动静,甚至有那么一些不予以理会的意思,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跟我们有关系吗?

          大有任你狂风骤雨,我自心静不动的意味,这些喧嚣的呢?基本上就是其他方面的势力,没有吃到‘肉’也没有喝到汤的势力,趁着这个机会呢?吆喝两嗓子,倒也不在乎最终能够获得什么利益,反正恶心恶心你,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那两位候选者现在虽然说到手了一定的利益,但是这个名声方面的问题吗?却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好,你争夺利益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动手的手段就稍显有那么一些不太妥当了,而两位候选者,这个时候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这个时候站出来否认,这个不是典型的‘欲’盖弥彰吗?那样的话就更显得自己心虚,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做其他方面的理会,先把自己的根据地给稳定住了,毕竟从别墅的表现上面来看,还是能够体现一定的问题。

          至少在目前为止,沈‘浪’并没有其他的意思要表现出来,而且他主动的离京了,这个也是一种态度上面的体现,权利让了,这个就是别墅最为直接的态度,当然了在这个过程当中呢?可能彰显了一些脾气,但这个都是可以被理解的。

          如果说一点脾气都没有的话,那么还怎么留在这样的位置上面呢?不过这个脾气的显‘露’呢?也是凸显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某些人真的是太不地道了,反正这个名声已经传了出来,不是说你想要挽回就可以挽回的,有些事情做了,就没有办法回头了。

          既然没有办法回头了,那么就勇往直前吧!除此之外还能够有什么办法,不过好在现在呢?局势已经是相当的明朗了,这个恐怕就是最好的消息了,哪怕其他的都是坏消息,也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再坏的消息也被会这个好消息给冲淡的。未完待续r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