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伤害(三)(1/2)

加入书签

  她去敲门,是一个男人开的,告诉她陆予深还没有回来,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好奇地观察她,问她要不要进来等。

  她摇摇头:“不用了,我晚上再来找他吧。”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哗啦哗啦倾盆而下,从傍晚到天黑,好像不过一瞬间的事,她撑着伞在房子前面的小道上等着,有经过身边的人总会多望她两眼,这姑娘多傻啊,下这么大的雨还呆呆站在雨里,水滴沿着她的发梢滴下,冰凉的雨水贴着皮肤,可这一切,她好像都不在乎。

  也不知道是站了几个小时,她才看到那人从远处走过来,很朦胧的身影,和另外一个女人,很亲密。

  灯光很暗,大雨更像是把这场景打了模糊的马赛克,她站在小路边看着他们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擦身而过,他没有认出她。

  她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她曾经听人说过,如果一个人真的爱你,那么纵使人山人海,他也能从人群中一眼看到你,她知道在他们这场感情中,她付出得比他多很多,可她不相信他真的没爱过,她不相信。

  她转过身,喊了一声:“陆予深。”虚弱地声音被雨水冲击得断断续续,不过他还是转过头,见到她,脸上陡变,也不知道和身边的女人说了些什么,女人暗暗瞥了他一眼便撑起另一把伞继续走了。

  “你还来干什么?”他眉头紧皱,不耐烦地问。

  “我来只是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快点问。”

  她深吸一口气,嗓子里干瘪瘪的,连讲话都费力气:“予深哥哥,你以前爱过我吗?”

  “你跑这么远就是来问我这个问题的?”他似乎有些好笑:“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有用,当然有用。”她悲悯地看着他,具体有什么用她也讲不出来,但如果不知道这个答案,她一辈子都得不到安心。

  陆予深打量了她一眼,才发现她肚子已经很大了:“你孩子怎么还没有打掉?你不会还痴心妄想我还会娶你吧?”他看着她被雨水打湿的惨白面容:“你问我爱没爱过你?那么现在我告诉你,苏白,我他妈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不仅不爱,我还非常厌恶你,是你把我的人生弄得一团糟,如果有可能,我但愿从来不认识你,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可以把孩子做了吗?可以别再纠缠我了吗?”

  她好像听到心里某个东西轰然倒塌,如果有可能,我但愿从来没有认识你?原来她痴心妄想的爱就是一场笑话,一场笑话啊。

  伞从她头话,再次按过密码,一次就中,大门打开,他走了几步见她还蹲在外面没动,听不出喜怒哀乐地说了:“进来。”

  她站起来,脚蹲麻了,差点跌倒,不过最终还是跟着他进来了,到了客厅,陆予深先把时时送到自己房间,并且叮嘱他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要开门,那是爸爸和妈妈的事。

  小时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爸爸,你千万不要欺负妈妈。”

  他咬咬牙,这个女人是想逼死自己,闷哼一声没有说话。

  再下楼时,她还坐在原地没有动,见他过来,抬起头,刚要说话就被他一个身影过来直接赌住嘴,所有语言都是苍白的,此刻,这才是他最想做的。

  不知吻了多久,她似乎有些难以呼吸才把他推开,双颊染了一层柔情的粉色,看一眼就有让人欺负的*。

  陆予深克制住自己*,问她:“你来是为了什么?”

  “不是你让我来的嘛?”她不敢看他,又小声解释道:“你不让时时去我那儿,不就是想让我过来。”

  他讽刺一笑:“你现在怎么变聪明了?我让你来你就来,我去找了你多少次,你不照样一次都没有见我。”

  她擦着大滴眼泪:“你让我怎么见你,是你说让我走的,是你先不要我的,既然你不想见我,我走就是了。”

  她站起来,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