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师姐弟,邀请函(1/2)

加入书签

  “姓秦?”

  一瞬间,数十双眼睛纷纷惊骇地瞪睦了,四周也突然变得寂静了下来!

  “秦”这个姓氏在秦界里异常敏感,几乎所有的有都会忌惮姓“秦”的人,因为只要被冠以“秦”姓,就代表着得到了秦界高层的认可,要么实力绝对强大,要么身份上绝对崇高,有着强硬的后台!

  秦界里,即使是贵族子弟,也并非每一个人都姓秦,例如青阳附近的宇霖城的城主,原名白宇,因为被秦界高喜忧参半看重所以改姓为秦,但是他的子女还是姓白,除非他们有特殊贡献才能获得帮姓。--一@三#八¥看&书网--免费小说

  如果金天族长日后对秦界高层有功,也可能被授予秦姓,但是现在,他显然还不是秦界高层中人,论身份也绝对比不上正牌的姓“秦”人士。

  “你你们是秦界高层来的使者?”金雅勉强定了定神,试探性地问道。

  “不错!”紫袍男子眼露傲然地看着她,喝令道:“既然知道了,还不赶紧过来向我师姐赔罪?”

  金雅愣了一愣,眼中不由得露出愤懑之色。

  事实上在场所有人心中都很憋屈,这事明明就不是他们的错,对方一点儿道理没有还这么不饶人,实在是令人恼火!有错的反而让别人向他道歉,这简直颠倒黑白!

  可秦界高层他们确实得罪不起,只要还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还在这秦界主城之同人,人家一名话就能决定他们这种小部落的生死存亡。而且眼前的人实力太过强大,他们的队伍中根本就没有可以与之抗衡的强者,即使心有不满,也只能暂时忍耐。

  深吸一口气,金雅强压下想要爆发的怒火,面色有些难看地开口道:“两位使者,多有得罪,这件事是我们伽蓝部落的”

  “不对”二字尚未出口,不远处另一道清越响亮的长啸就遥遥传了过来,啸声源头,又有人影从山中远远飞奔而来,那影子宛如鬼魅般地闪烁了两下,就从天边到了近处,落在山峰之巅。--一@三#八¥看&书网--免费

  金雅“谢罪”的话蓦然被打断,这下就轮到紫袍青年脸色难看了,他眼神不善地抬头看去,却也不由得愣怔了一下。

  山顶上方站的,也是两个人,同样的出色,同样的高贵,不过气场和容貌上比起先前两人似乎还要强上些许。

  他们所落的山头就在眼前,看得极为清晰,这次来的是两名男子,一个穿着红衣,一个身披青袍,前者年轻俊逸容貌绝美,后者冷酷沉稳高大英俊,映着身后的一轮弯月,这二人显得出奇的耀眼夺目。

  刚到此地,那红衣年轻男子的身上便也散发出一股浑厚磅礴的势压,向着那紫衣青年忽地笼罩过去。

  空气蓦地一沉,两股势压相撞!

  红衣年轻男子脸色如常,巍然不动,紫衣青年却身体一颤,目光大变,大场众人只觉得身体骤然一轻,身上的沉重压力已经不在了。

  此番交锋,明显是红衣人占了上风!

  这还是她在远处听到对方的来历,不想这么早暴露实力所以藏了一手,若不然,紫袍青年现在恐怕也不会还好好地站在原地了。

  紫袍青年有此惊骇地看向来人,脸色羞恼地微微涨红,怒声喝道:“你们又是从哪里来的家伙?竟来管我们的闲事?”

  “管你的“闲事’又如何?只准你神经兮兮地杀死别人辛苦追捕的魔兽,还蛮不讲理地要别人给你道歉,不准我为我所在的部落讨个公道?岂有这样的道理?”红衣年轻男子也冷笑一声道。

  金雅等人一见到她,不禁纷纷露出了惊喜之色,呜呼雀跃起来。

  “太好了,是云风大人!”

  “云风大人来了!”

  “臭小子,你终于舍得出关离山啦!”金雅一个箭步跳到她身边,一拳打在她肩膀上,脸上满是喜悦,这不止因为她来的及时帮他们解了围,也因为见到了许久不见的朋友,分外高兴。--一@三#八¥看&书网--免费

  “大小姐你轻点儿,谋杀了我这个客卿谁来帮你们摆平麻烦?”红衣年轻男子一脸笑意地揉着肩膀,开玩笑道。

  这正是刚从山中闭关归来的傲风。

  由于青雪指点她实战的时候常常打得天翻地覆,在城内多有不便,深山中灵气浓度也更高度,于是傲风这一年来干脆长居夜歌山脉之中,到处捕捉君王级魔兽驯化,内山之中的高星君王当真不少,她一路游走,一年时间里竟然遇到了七八头,如今她手下的九星君王都有五头了。

  两年多的苦修,让傲风的实力突飞猛进,如今的她已经是六剑顶峰的君王,只消一步便可踏入高剑君王行列。

  七剑的等级一向不容易突破,急也没有,算算时间来到秦界已有整整三年,也该快到百年试炼的时间了,她便提前出关想回青阳城看看朋友们,没料到路上就碰到了这桩事。

  金发美女白她一眼,没好所地道:“还好意思说!一跑就是一年,这一年里连个鬼影子都没见,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呢!你答应为我们部落驯化魔兽的呢?别以为你人不在了我就不记得!”

  “放心,我的本事你还不清楚吗,回去我就给你全部驯化掉!”傲风豪迈地一挥手,呵呵笑道。

  她的身份虽然有了变化,金雅等人却从未和她疏远过,彼此开玩笑那是极为正常的事情,傲风庆幸有这样一些朋友,她可不喜欢高高在上孤家寡人的感觉,没有人分享喜悦和悲伤,地位权力再高又有何用?

  朋友见面正各自高兴,一道煞风景的讽刺声就打断了这良好的气氛,回头一瞧正是那紫袍青年,他一双眼牢牢瞪在傲风身上,满目都是露骨的敌意,口气冰冷地缓缓道:“原来你就是云风!”

  “我是云风,那又怎么样?”傲风微微一扬眉,傲风问道。--一@三#八¥看&书网--免费

  “云风,你果然晋入君王级了!很好!”紫袍青年眼中闪过一线精芒,冷哼一声,昂首淡淡道:“我就是秦腾!”

  他说得挺胸抬头,自信十足,满以为可以让傲风吃惊一下,谁知道眼前的人却是迷茫地眨了眨眼睛,疑惑地摸摸脑袋,冒出个问号:“秦腾?那是什么东西?没听过啊!”

  有时候,天堂到地狱就是这么近。

  前一秒还面带骄傲很是得意的紫袍青年,下一秒就涨红了一张俊脸,咬牙切齿地看着傲风:“臭小子,你耍我是不是?”

  “我哪有!”傲风满脸无辜,义正辞严:“我为什么要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