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第一节陷害,教训!

  由于周围的人们刚刚还沉浸在傲风那个惊人的分数之中,异常的安静,所以秦腾的语声显得格外的响亮。

  听到他的话,秦齐昀面色一顿,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配合地问了一句:“哦?有人陷害你?怎么回事,且说与本尊听听!”

  秦腾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来:“大君王陛下,是这样的,这次试炼本来一直都很顺利,我们小队一行人甚至到了八重天,打算捕捉君王级的魔兽。可是就在我捕捉君王级魔兽的中途,以云风为首的三人小队却突然出现了,他们打乱了我的计划,将我正在追捕的那头君王级魔兽刀锋行军蚁杀死,引来了兽潮!”

  “齐昀陛下应该知道,刀锋行军蚁这东西,只要盯上了什么就是不死不休,我们被她陷害,差点儿在蚁潮中去掉性命,好不容易才摆脱掉他们退回第七重天,但却已经没办法再上去了。云风这卑鄙小人,竟然使用这种无耻的手段打压对手,令我的成绩受到了影响,是在有违试炼的公平,百年石林按理来说同为试炼者彼此之间是不得互相攻击的,她虽然打了檫边球没有被器灵判处却也违反了规定,还请大君王陛下做主!”

  秦腾一番话说下来,听得众人心头都是一跳,这可不是小事啊!

  陷害其他试炼者,甚至让他们生命受到威胁,这样违反规定的事情被确认了是要清除成绩,并且拘留处罚的!

  如果这个人是秦界高层人员,像秦腾秦卫这级别的,管理层说不定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但这个如果是外来修炼者的话、、、

  秦齐昀的目光闪动两下,心中已经略有所悟,口中应道:“她竟然还敢违反规章?这云风胆子当真不小,上次的事情我们已经从轻发落,没想到她不但不思悔改,还再次触犯条率,这回本大君王不会再姑息,此等心术不正之人要重重出发,以儆效尤才行!”

  他的口吻异常凝重,甚至透出了一丝杀机!

  秦腾听到此处心头的大石也落了地,看样子齐昀大君王听懂了自己的意思,如此一来就好办了,只要一出阵就将傲风就地正法,她的成绩自然作废,五爪金龙也就不会是她的了。

  虽然金龙可能会落到秦卫手中,不过秦卫毕竟还算是秦氏一族高层人员,反正他们动不了秦卫,就当是给寒冰女皇面子了。

  心头涌上一股快意,秦腾暗自冷笑,云风,你就等死吧!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得罪我秦腾,这就是下场!

  正当他暗自高兴之际,身后却蓦地泛起了一阵冰冷的寒意,顿时一阵大惊!

  庆丰一闪,一个高大的人影就落到他的面前,男子的身躯直接挡住了他眼前的太阳,造成极大的压迫感。

  秦腾不觉大骇,眼前的男人竟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连他再大师姐身上都不曾感受过,只有面对师父等三位大君王才会产生如此强烈的畏惧,失神之中,他只觉得下颚一紧,已被这个男人直接卡着脖子提了起来!

  “呃呃、、、、呜呜呜、、、”秦腾双足离地,双颊奇痛,两只脚不停地在空中乱蹬,死死抓住男人的手想要掰开,然而任凭他如何努力,都好像被一个坚固的枷锁铐着一样,男人的手臂上传来强悍的力量,根本没有任何挣脱的可能。

  “你做什么?”秦舞一声怒喝,单手放出一道庞大的灵魂之力,想要帮助秦腾解脱困境。

  “哼!”青雪不屑地冷扫一眼,随手一挥青色长袍,甚至连灵魂之力都没有动用,拿到能量竟然就这样烟消云散,连一丝涟漪都没有带起!

  秦舞骇然地瞪直了眼睛,面色略有些发白,她明白刚刚自己那招根本没有任何留手,就算不是凯化后的全力进攻,可也是九剑巅峰君王的力量了,然而这个男人竟然随手一挥就挡掉了,他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强者?

  至少君王巅峰!而且,他的身上肯定有加强力量或是减免伤害的宝器!

  秦舞面容凝重,秦齐昀也蓦地从高台上一跃而下,然而青雪的下一句话就让他们僵在了原地。

  再动一动,他就死!“卡着秦腾脖子的手一扬,青雪的语声冷得像寒风中的冰雹!一身凝重的杀气,也没有任何人敢怀疑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以青雪的实力,绝对能在任何人赶到身边之前杀掉秦腾!

  秦齐昀和秦舞硬生生刹住脚步,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们实在想不到,在这非雨城皇城之中,还有一天会被人这样威胁。

  “老天!”其他的参赛者和君王更是看的眼睛都直了、

  方才的交手虽然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可青雪抵挡秦舞那一击的动作任何人都瞧得清清楚楚,这男人竟然还敢在秦氏重地直接抓了秦腾要挟秦舞二人,这份胆量和实力实在是没话说。

  场面陷入了僵持的状态,青雪冷冷提着秦腾的脖子站在中央广场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敢靠近他,而秦舞和秦齐昀就站在前方焦急的干瞪着眼睛。

  “这位陛下,你到底想做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么?”秦齐昀目光闪动地淡淡问道。

  好好说?如果没有把人捏在手里,你们会给我好好说的机会么?“青雪露出一抹讽刺的冷笑,随手晃了晃已经被他捏的满脸通红的秦腾,重重哼道:”我的目的很简单,教训教训这个满口胡言的小子,让他明白一下蓄意谋害他人的下场!”

  一边说,他又一遍加重了一下手指上的力道,秦腾挣扎得更厉害了。

  “你,你住手!”秦卫气得七窍生烟,在自家地盘里被人这般折腾师父的弟子,传出去丢脸就丢大了!

  “你闭嘴!这里轮不到你来说话!”青雪凌厉的目光向她猛地一瞪,一缕威势泄露出来,秦卫只觉得脊背上一阵冰凉,全身冷汗都冒了出来,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

  当了这么多年的军团长,青雪的威信岂是吹出来的?他再傲风面前一直很温和,但对着其他人却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干脆果决,骨子里同样傲气纵横,霸道强势,谁敢违他的意,他就敢要谁的命!

  秦卫平常顶多也就装装高贵。

  “妈的,这个男人太牛叉了,真不愧是那个云风的保镖!”一些试炼者暗地里小声嘀咕着,连齐昀大君王都不敢将秦卫喝退,他居然张口就叫她“闭嘴”、、、、

  没想到云风不但本人那么强,连她的保镖居然也这么彪悍!

  “那本尊可够得上这个分量与这位陛下谈一谈?你到底想要怎样?这么做对你和云风陛下可都没有好处!她现在还在试炼之中,如果出来之后因为你的行为导致试炼成绩失效,他不愧是个老狐狸,一下子就戳中了青雪的软肋。

  青雪的确是不愿看到傲风好不容易拿到的成绩失效,但他也不是傻子,如果放掉了秦腾,就失去了唯一的筹码,更美办法谈了,当即也淡淡冷笑到:“你要依照那荒谬的判决制裁小风,这分数要不要还有什么关系?要我们死,你们也要跟着垫背!”

  他再次狠狠捏了一下秦腾的脖子,秦腾的脸已经被他捏的发紫了,两只眼睛往上泛起,露出了眼白,连挣扎力道都小了许多,一幅看起来就快不行了的模样。

  “你、、、、”齐昀大君王没想到青雪居然不买账,眼神顿时深沉下去,不过他也不能让秦腾真的被杀死,否则秦烟绝对要雷霆大怒,当即又喘了一口气,哼道:“这位陛下,本尊并没有想要处决云风陛下,只要让她知道不可以轻易触犯规则,她两次违背规定,本来就是她的不对,难道连基本的处罚都没有?真要是这样,我们秦氏高层以后还怎么服众?”

  少给我在这里装模作样!秦齐昀,你敢对天起誓你方才没有动杀机,没有想着不能让五爪金龙落入外人手,所以有心包庇秦腾,明知道是他再陷害别人海顺着他的意思弄虚作假么?“青雪的语声显得愈发凌厉,除了对着傲风他平常很少说话,更不会与人争辩什么,但此时的字字句句却都一针见血!

  顿了一顿,青雪接着冷笑道:“你真以为在场的人都是瞎子?看不出你这么明显的意图?小风既然得到了50分,有什么理由再去陷害这个才50分,有什么理由再去陷害这个才34分的人?就算他得到了八重天基础分,驯化了大君王,个人赛上他能比得过小风?如此明显的东西你这个封号‘睿敏’的大君王居然也看不出来,我看你还不如退位让贤了吧?”

  第二节大君王对大君王

  响亮的语声在耳边回荡,周围仍旧是一片寂静,齐昀大君王的面容却再也无法保持平淡,脸部的肌肉很很地抽搐了几下。

  青雪说的自然是事实,他是个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老家伙,以睿智闻名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