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第一节 你也滚下去!(已修)(1/2)

加入书签

  眼见傲风望向他们,艾特等祈斯家族之人都是一阵紧张,可听到她的话语之后,却又一阵咬牙切齿。

  这分明是康斯坦刚刚将伊斯兰打下台去后对蓝顿家族所言,此时傲风也将康斯坦打下台,再对祈斯家族说出同样的话,讽刺之意何其明显。

  “秦风陛下天赋卓绝,我们祈斯家族百岁之内的小辈无人是你敌手,这第一场我们是输了。”艾特狠狠地吸了一口气,阴着脸冷冷道:“不过,要我们不战而降,陛下也未免太过异想天开,即使输了一场,后面还有两场,我祈斯家族未必不能反败为胜!”

  祈斯家族原本的计划,就是要放弃第一场比试,第二第三场由艾特去拿下胜利的,康斯坦的到来不过还是个意外,因此纵然丢了第一场,他们仍未死心。

  经他这一提醒,那周遭一圈人神色稍霁,纷纷附和起艾特。

  “没错,还有后面两场呢!”

  “结果如何尚未可知!”

  “秦风,你不过只赢了一场而已,少在这里得意洋洋!”与傲风素有仇怨的撒多更是冷笑连连:“即使你是个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又如何?天赋终究只是天赋,想要真正在大陆上立足,看的可不是天赋,而是真正的实力!我送陛下一句话,年轻人还是收敛些的好,锋芒太露肆意张狂,说不定连成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扼杀在萌芽之中!”

  他的笑声有些幸灾乐祸,看着傲风的眼神也甚是怨毒,今日她在此露出绝世天赋,撒多倒暗暗高兴。

  诸神大陆上竞争激烈,如此天才若是没有什么背景庇护,暴露出来必会招惹无数麻烦,这世上拥有嫉妒之心的人可不止康斯坦一个。只要消息传播出去,今后等待着她的将会是诸多大型势力无穷无尽的追杀,除非她能真正破茧成蝶成为一个绝世强者。

  看他神情傲风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却是淡淡一笑,摇头叹息道:“先前我还在奇怪你们祈斯家族怎么会和康斯坦勾结到一起,原来是同为一丘之貉,连这自以为是的毛病竟也如此相似!”

  撒多横眉怒道:“你说什……”

  不等他说完,傲风便忽地将声音提高一倍,再次打断了他的话:“撒多,你怎么知道我只有天赋而没有真正的实力?你又怎么知道,我就真怕了那些心怀不轨的无耻小人?我也送陛下一句话,凡事不要想当然,有时候事实和你的想象差得是很远的!”

  “年轻又如何?我倒认为年轻人应该有些血性和拼劲,该出手时就出手!像那康斯坦一样胆小如鼠欺软怕硬是懦夫所为!我秦风虽然不喜欢随意生事,却也从不怕事!今天,我就是肆意张狂了那又怎样?”

  话到此处,傲风蓦地挺直腰杆,俊眉一挑唇角一勾,漆黑瞳眸中精芒大放,连身上火红的铠甲在这一刻都似灼灼燃烧了起来!

  “好!秦风大人,说得好!”

  “秦风大人才不像康斯坦那样欺软怕硬!”

  “啊啊啊!秦风大人好帅啊!”

  观众席爆发出轰隆的喝彩和掌声,无数少年露出崇拜的眼神,无数少女投来倾慕的目光,拜倒在独立魔神坛上那红衣俊美年轻男子的耀眼光辉之下。

  “秦风兄弟,你还真是有够狂的啊!”青玄抚掌笑道:“家父总说我行事嚣张,太过狂傲,真该叫他来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狂妄,不过这狂得却是让人喜欢,叫人不服都不行!”

  狂妄二字是好是坏也要分时候的,康斯坦盛气凌人夜郎自大,自然令人讨厌,傲风对阵杀敌当仁不让,却有一种令人折服的气魄。

  眼看着傲风又一次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本想倚老卖老损一损她的撒多气得不轻,吹胡子瞪眼睛厉声喝道:“秦风!你少在这里耍嘴皮子功夫博人支持,既然你这么有本事,敢不敢第二场也出战,同我们族长大人一战?”

  家族大比只规定了年龄上限,没有下限,第一场的参赛者也可以参加后面两场战斗,就像艾特也想一人参加第二第三场一样。不过年轻之人的实力大多不如老牌强者,尤其是百岁和千岁之内,这段时间是修炼者修为上升最快的年纪,差距非常大,星火城自有主城大会以来还从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撒多,你简直可笑!艾特今年都七八百岁的人了,年龄是秦风大人的几十倍,你也好意思提议比试?我伊莱恩承认自己不是艾特对手,这第二场我们蓝顿家族认输,直接开始第三场便是!”伊莱恩在台下拧着眉头喝道。

  他不知道傲风的真实等级,自然为她担心,艾特毕竟是高星君王,昨日又得了饮血宝刀,实力倍增,越级对阵八星君王估计都没问题,傲风再强也只有二十八岁,怎样也不可能是他对手啊。

  “伊莱恩陛下此言差矣,秦风陛下既然不是胆小如鼠欺软怕硬的懦夫,就不会畏惧这区区几百年的年龄差距,即使不敌,也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奋力一搏,不是更让大家见识到何为血性和拼搏精神么?”

  艾特眼中也闪过一道精芒,一面皮笑肉不笑地朗声说道,一面缓步走出阵营来到魔神坛上:“祈斯家族第二战,由我艾特出阵,不知秦风大人可敢接战?”

  面对艾特咄咄逼人的目光,傲风暗暗冷笑,这艾特倒也有些口才,用她话语中的漏洞激她出战,想打压她的声势。

  如果她不出阵,即便知道是情有可原,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也多少会有些损伤,如果出阵,只怕他在决斗场上必不会留手,不过这算盘打得虽然好,却如傲风先前所言,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那就是太过自以为是,所以注定了他也要悲剧。

  “有何不可!”在艾特的注视下,傲风神色傲然地一挥手:“既然艾特陛下有这个雅兴,秦风自当奉陪。”

  见她答应了比试,艾特眼中笑意更盛,转头看向夏玛:“城主大人,我们祈斯家族第一场认输,第二场双方比试人员已经上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