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第一节 有人来砸场!(1/2)

加入书签

  此时此刻,傲风已是动了真怒。

  原本她没打算在这里和康丁父子一般见识,毕竟自己才刚认了青夜为师,不想打扰他的寿宴,可没想到这康维多竟然一再侮辱她的父母,终于让她忍无可忍!

  一句话问出,傲风依旧全身气势勃发地站在大厅中央。

  “不……不可能!这秦风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地上的康维多不敢置信地看着傲风,心中满是惊骇:“半个月前她施展灵魂之水也只能压制住我的神水,万万做不到这种程度啊!这……这简直已到了形成元素掠夺的地步!”

  一旦形成元素掠夺,空气中的冰霜之力就再也不会受到旁人控制,像他这样的冰雪系强者,便一点儿法则之力都使不出了!

  如此一来,他的战斗力便下降到了普通巅峰君王的等级,了不起多出一点儿魔神祝福之力。祝福之力和灵魂之力的性质是一样的,空有祝福之力无法用这些力量去调度法则元素,威力低得可怜,根本不可能是傲风的对手。

  见康维多神色闪动着不说话,傲风扬起嘲讽的冷笑:“怎么,方才不是还口口声声骂我是‘野种’,要我为你弟弟的死付出代价么,现在竟不敢接受我的挑战?难道康维多陛下连我这个‘野种’都不如?”

  “你少得意忘形!”康维多被她一激,恼羞成怒地从地上跳起,瞪着傲风不屑地道:“你仗着拥有灵魂之水,凭借冰系元素掠夺之力的压制和我这个冰系修炼者比试,算什么本事?”

  “我凭着拥有灵魂之水就不算本事,康维多陛下往日里凭着拥有神水欺负其他冰雪系强者,就算本事了?”傲风也不屑地嗤笑一声:“再者,不管这力量是从哪里来的,在我掌握之中的就算是我的实力,无论公开对决还是生死搏斗,这些似乎都不禁止,难道你还要让剑士别用剑,让幻师别用幻兽?懦夫!不敢和我交手就直说,何必在这里找理由!”

  “你说谁是懦夫!”康维多气得脸上一片青紫,出生万年来,他还从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说的就是你!”傲风眼露锋芒地逼视着他上前一步,厉声喝道:“康维多,你既然敢说,还不敢承担责任了吗?不想打也可以,立刻向北方跪下磕三个响头,给我远在他乡的父母赔礼道歉!否则今天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场内霎时响起了一片惊骇的吸气声,被傲风这霸气侧漏的台词给震翻了一片。

  那可是康维多啊!南联七少!康丁盟主之子!萨瓦多议长的亲侄子!她居然要他当众下跪磕头赔礼道歉,还大有如果不照做就要揍得你满地找牙的意思,这是何等的魄力!之前听说“秦风”嚣张狂妄,他们看到傲风斯斯文文的俊美模样还以为是讹传,此时见她发飙,才蓦然发现,原来这家伙根本是一头披着人皮的暴龙!

  “靠,这小子又来了!”青玄在一旁头疼地抚了抚额,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已经对傲风的脾气有了一定的了解,这小子平常性格淡然很好说话,一旦固执起来却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如今这一发飙,只怕连父亲大人也劝不住啊!

  偷偷瞄了一眼上座,却发现青夜一点儿阻拦的意思都没有,反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眼神深邃地凝望着傲风,神色很是悠闲。

  “老爹寿宴都被搅合了,居然也不生气?”青玄心中泛起了嘀咕,古怪地看了傲风一眼,心中十分怀疑,这小子不会真是父亲大人在外面的私生子吧……

  不过不得不承认,傲风发飙的样子实在很帅气,而且手段够解恨,既然自家父亲都不介意,青玄也津津有味地看起了好戏。

  且不管他们怎么想,康维多父子是再也无法沉默下去了。

  “秦风!你这个小野种真以为你天下无敌了不成!就你父母那种不知道哪条山沟里的杂碎,也配让本少向他们道歉?”康维多浑身颤抖两眼通红地指着傲风狂吼一声。

  “秦风陛下有此雅兴,我父子自当奉陪,不过犬子冰系属性被你克制,无法施展出全部实力,不如由老夫来与你过两招如何?”康丁也紧随着上前一步,挡在康维多前面,瘦削的身体中爆发出一股与他的体型完全不相符的惊人能量!霎时便将傲风的气势压了下去!

  与此同时,一缕鲜明的橙黄色火元素从他周身飘出,傲风方才放出的九幽寒冰竟是立刻便被这股火元素融化掉了。

  冰封的大殿瞬间解冻,空气中反倒多出了一股燥热的气息。

  在康丁放出的气势之下,傲风只觉得身上多了一种莫名的压力,顾不得和康维多拌嘴,面色凝重地眯起眼睛:“灵魂之火!”

  能够融化九幽寒冰的火焰,只有同为灵魂级的元素,而且她通过冰霜之心施放出的九幽寒冰都是最为纯正的,一般强者即使拥有灵魂之火也未必能融化的了,只有真正掌握了几种火系元素特性的法则强者才行。

  这康丁盟主果然强悍!

  “秦风陛下眼力不错,这的确是灵魂之火,名为耀光。”康丁淡淡看着傲风哼笑道:“秦风陛下拥有灵魂之水,老夫拥有灵魂之火,倒也正好抵消了灵魂元素的差距,这才算公平比试实力,陛下应该不是懦夫,不会因此畏惧吧?”

  青玄一皱眉头,抢先一步拦在傲风面前喝道:“康丁陛下,你身为洛奇联盟的盟主,竟要向小辈动手,还有点儿廉耻么!”

  先前对康维多也就算了,青玄知道傲风的诸多特殊,即使不用冰系元素压制也未必会输,可若对上康丁,他却不能不管。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