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第一节 风眼苦修(1/2)

加入书签

  荆棘风眼的黑色大裂缝下,一片青绿色的风系元素洪流之中,傲风静静地盘膝而坐。

  四周完全被荆棘之风包裹着,看不见外面的天日,看不到尘世的喧嚣,天地万物仿佛都已离她远去,只有无边的风元素充斥了整个世界。

  身处风的海洋,傲风只觉得身心一片舒畅,渐渐地抛开了一切牵挂和烦忧,内心宁静下来,再也不见一丝波澜。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都说身处元素之眼中修行可以事半功倍,一是因为周围的元素的确浓郁,第二则是因为,可以真正达到一种隔离静修的效果,让人真正地认真起来。

  世上最怕认真二字。

  有时候在外界也并不是本人不想认真,而是环境往往会造成影响,而在这样的境地里,便能集中所有精力专心致志地修炼。

  傲风就这样静静地感悟着,连时间也忘却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得周围的风系元素越发的亲切活跃,冥冥中她仿佛抓住了一些东西,可偏又觉得不是那么清晰。

  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初在魔神坛领悟第一种元素特性时一样,朦朦胧胧的,好似被蒙了一层薄纱,只闻其声却终是不见其身影。

  “到底是什么呢……”傲风心中沉思起来:“当日青玄大哥说,风的真谛,在于‘淡然无我的灵动,傲绝于世的洒脱,决然无匹的霸气,睥睨天下的豪情’,我所领悟的特性,一是‘灵动’,二是‘霸气’,可荆棘之风更重的是杀伐戾气,洒脱和豪情,好像又不是我现在的感觉……”

  傲风一时陷入了苦恼,蹙起眉头不断思索着,但又始终觉得不得要领。

  有一种明悟仿佛就要破茧而出,可在临门一脚偏偏跨不过去,几次尝试获取周围元素,都仍然是原先法则的水平,让傲风十分苦恼。抵达门槛,却无法突破的感觉是相当难受的,一旦卡在这上面,只怕几年甚至上百年都未必再会有进境,修炼最怕心魔。

  “我倒不信我就感悟不透它!”挑了挑眉,傲风却是越挫越勇,像她这样执着的人,一种元素特性不领悟通透也决不会轻易罢休。

  正当她打算继续修行时,耳旁却突然传来一道厚重的男子笑声:“我听玄儿说起时还有些不信,没想到你真的跑到这里面来修炼了啊!”

  “青夜陛下!”傲风先是一惊,随即一喜,睁开双眼就看到了身形高大的青夜,他不知何时已来到了自己身边,连忙要起身向他行礼:“弟子拜见师傅!”

  “不必多礼。”青夜却淡淡一笑,摆手阻止道:“你修炼你的,我只是过来看看,也不想打扰了你,若是不小心让你把好不容易得到的灵感全都拜没了,你那身后一大群强者岂不是要揪着我算账?耽误幻神少主修行,这罪名我可当不起啊!”

  “师傅,你和斩风大人一直还有联系?”傲风闻言目光一动,心中一直存着的疑惑也瞬间解开了。

  原来青夜真的已知道了她的身份,难怪寿宴上对她态度特殊。

  “不是我和斩风大人有联系,是我和你三个师兄来往比较多,自然知道你的一些事情。青羽三弟前些日子刚给我传讯,说他们小师妹‘秦傲风’抵达诸神南部联盟,让我看见了多照顾,你那名字再加上你那年龄,不是幻神少主还有谁?”青夜目露笑意,又说起往昔之事:

  “两万年前我还未入大君王,为了我夫人强闯叶氏一族,正好那叶氏一族依附于秦氏一族,他们前去破坏秦氏一个重要计划,便顺手相助于我,我们合作默契,彼此佩服相互间的实力,再加上后来又知道都与斩风大人有联系,就结拜成了兄弟。说起来,你那三名师兄还得叫我一声大哥,之后他们便化名为青雪,青羽,青岭,听我们的名字你难道就没觉出什么么?”

  “还有这样的事?”傲风满眼惊奇。

  当时他遇见青玄的时候倒也觉得青玄和青雪的名字像,却没想到青夜居然真和他们认识!照这个说法,青雪的姓氏还是依着青夜来的啊!

  青夜又说道:“其实你是他们的小师妹,按理来说也算我的小妹子,不过你和玄儿既又有缘结拜,我也不好说破了徒增尴尬,否则他岂不是要叫你姑姑?不过如今这辈分确实乱了点……”

  “姑……姑姑……”傲风被这个称呼吓得一颤,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赶忙道:“还是别了!辈分乱点儿没什么,我可不想青玄大哥那么叫我,而且,我还想要师傅您指点我法则领悟呢!”

  “指点你是理所当然的,不过以后还是直接叫我青夜陛下吧,不然你那三个师兄听到肯定又要觉得奇怪。”青夜似乎也觉得有趣,笑了笑又问道:“你这些天元素领悟如何了?能在元素力这么浓郁的地方修炼,应该收获不少吧?”

  “收获自然是有,不过也有些不明白的地方。”说起这个,傲风便皱起了眉头,疑惑问道:“青夜陛下,通过这些日子的感悟,我总觉得有一种元素特性已经呼之欲出,可却又与您所说的那四句风的真谛凑不到一起去,莫非是我感悟的方向错了?”

  “这才短短几天,你真的又领悟到了一种元素特性?”青夜先是一愣,目中透出惊讶之色,对于傲风的悟性暗自震撼不已。

  随即,他又朗声大笑起来:“少主,元素法则之力多不胜数,岂是用言语就能够将其所有精髓全都说尽的?我所说的‘风的真谛’,只是我自己感悟出的四种元素特性,而风元素的特性,可远远不止这四种!你现在领悟的,是一种全新的法则,自然不能强行向我的方向上凑。”

  “全新的法则?”傲风怔了怔,随即双目一亮,眸中放出了灿烂的光华,兴奋起来:“原来如此,我所领悟的并非那四种特性之一,而是一种不同的元素特性,难怪我怎么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