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趁火打劫(1/2)

加入书签

  秦朔这边和傲风悄声讨论,两大幻殿那边弗泰和凯隆司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思,一时气氛又有些相持起来。

  这时候,楼外忽又飞进来几人,打破了僵局。

  “秦风兄弟,你们还真把我这丹廷会馆给拆了啊!”绿发少年苦笑着从天而降,正是这丹廷会馆的主人崔斯特,这样大的动静之后,他终于也坐不住了,丢下了门口的迎宾事务赶过来看情况。

  目光向内扫了一圈,见到地上一片狼藉的样子,崔斯特心中一面惊喜一面又十分骇然。即使请来了秦朔,他也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会和黑暗幻殿打成这样,他本以为秦朔最多只会在关键时刻呵斥两句,震慑住对方也就罢了,眼下的情况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这个意外对他来说却是好事,如此大败黑暗幻殿可比呵斥两句效果好得多,今日之胜,能让柏克兰家族对他们丹尼尔家族忌惮好一阵子。

  “秦风哥哥,你没有受伤吧!”崔斯特身后的雪姬一个箭步跳过来,大眼睛里满是担忧。

  傲风早先不见了小丫头,正觉得奇怪,此时看见她和崔斯特一起顿时明白了过来。

  原来雪姬见情势不好,就立刻跑去搬救兵了,秦朔和秦傲天就是在她的通知下快速赶到的,后来她又去了崔斯特那边报信,现在才和他们一起回来。

  “雪姬放心,我没事。”傲风和秦朔已经商量完了,向着雪姬点点头露出一丝微笑,又对崔斯特歉意地道:“崔斯特兄,瞥父子无能,没有护住交易会会场,反而把你们的会馆给毁了,实在有负兄弟所托。”

  崔斯特连忙摇头摆手道:“秦风兄弟说的是哪儿的话,能够请来你们父子是我们的荣幸,区区一栋会馆我们丹廷商会还不放在眼里,我还要恭喜你们大败强敌,声名必然又将提升呢!”

  他笑着看了看凄凄惨惨的黑暗幻殿和那躺在地上已经完全毁容的奥里加,说不暗爽是骗人的,但随即又语声一顿,接着说道:“不过,这毕竟是在我丹廷商会的地方,那两大幻殿的人也算是我丹尼尔家族的客人,若他们在我们的会馆里出了什么事情,族中长辈们怪罪下来小弟吃不了兜着走,还请秦风兄弟高抬贵手,看在小弟的面子上放他们一马如何?”

  凡事过犹不及,闹到这个地步已经足够了,如果傲风他们真的在这里杀掉两名议长,丹廷商会也会惹上大麻烦的,崔斯特绝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傲风和秦朔互望一眼,不约而同露出一缕笑意,他们正愁没有和事老呢,这崔斯特就冒了出来,真是及时雨啊。

  不过眼下他们的实力明显强于对方,主权在他们手中,也不能轻易松口。

  秦朔浓眉一挑,冷哼一声,板着脸道:“放他们一马?他们方才对我家小风儿下重手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要放人一马?不是我和天儿及时赶到,还真得被那个什么黑暗议长得逞了去!若是我今天放过此人,别人岂不要认为我秦朔的儿子是好欺负的!”

  狭长的眼睛向四周一扫,秦朔目中寒光四射,他一向威严十足气势惊人,这横眉一瞪,便叫许多人当场又软了双腿。

  听秦朔口气竟死咬住他们不放了,弗亚和凯隆司又惊又怒,紧张地双双大喝起来。

  “秦朔,你休要欺人太甚!我们两大幻殿联手,未见得就怕了你!”

  “难道你还真想杀了我们两大幻殿的使者不成?”

  秦朔淡淡盯住二人道:“你们以为我不敢么?还是你们忘记了前两天那龙凤双谷的使者是怎么死的?两大幻殿联手又如何?要是凯隆司长老未受伤,还能与我抗衡一下,现在么……哼!”

  弗亚和凯隆司浑身一震,都被秦朔那平淡却充满危险的语气给慑住了。

  是啊,这家伙既然敢杀了龙天和凤舞,为什么不敢杀他们?方才他对黑暗议长那一拳头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弗亚没有出现,凯隆司现在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二人一边在心中大骂秦朔这个疯子,一面又不得不转起了心思,他们可不想就这样莫名其妙丢掉了性命,活得越久的人就越怕死,这两个人都是活了上十万年的人精了,自然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

  想了一想,弗亚上前一步,语气已经变得恭敬了许多,拱拱手道:“秦朔大人,你若是真想杀我们,自然可以做到,可是这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且不说我们这方高手不少,真正生死相拼你们也要受到重创,即使你们成功杀死了我们,泄了一时之愤,却会结下我们两大幻殿这样的仇家,这对正和神龙谷与凤凰谷作战的七王城和御剑城来说,难道就是好事吗?”

  这弗亚倒是能屈能伸,方才还兵戎相见,现在就毫无尴尬地服软讨饶,说出的话还一针见血颇有见地,也算是个人物。

  秦朔看他一眼,却语带不屑地道:“那我放了你们,你们就能保证黑暗幻殿和光芒幻殿从此不对我们双城动手了?”

  “这……”弗亚和凯隆司又是一愣,答不上话来。

  以他们的身份,当然不可能代替黑暗光芒大君王来做这个主,而光暗幻殿殿主也不可能答应,从此番两大君主交给他们的任务就可以看出,光暗幻殿已经开始警惕双城了,如果他们真威胁到了两大幻殿存在,迟早会发生战争。

  话虽如此,弗亚所言仍是引了七王城众人的沉思,秦傲天等人也都很明白,此时是不能动这两个人的,否则立刻就会激化矛盾让光暗幻殿提前行动,却不知为何秦朔会死咬住不松口。而面对秦朔这个牛光闪闪的大君王,还真没人敢去劝,想想他前两天一怒击杀龙天凤舞和今日一拳轰死十几个黑暗幻殿高手的壮举,他们就觉得一阵心惊肉跳,就连秦傲天对这个父亲都有些敬畏。

  正当众人沉默不语的时候,却忽见傲风站了出来,不禁纷纷精神一振,他们知道,秦朔对这个小儿子是宠溺到了极点的,这种时候估计也就她能说得上话,众人顿时把希望全寄托到了她的身上。

  只听傲风清脆的语声道:“父亲大人,我看这位弗亚陛下的话也有点儿道理,既然杀了他们也没什么好处,您又何必费这个力气呢。其实我们冲突的起因不过是一点点小事,为了这点儿鸡毛蒜皮的事情丢了性命固然会遭人嗤笑,但别人也会说我们行事太过嚣张的。”

  秦朔“嗯”了一声,摸摸下巴,语气缓和下来:“那依小风儿的意思,应该把他们怎么办?”

  傲风嘴角扬了扬,道:“依我看,倒不如让他们拿出点儿东西孝敬您老人家,算是买回他们的一条小命,这样我们既得了好处,也不会和两大幻殿的朋友结怨太深。对于他们两大幻殿来说,这是一场单纯的交易,日后若是兵戎相见,那还是该怎么打就怎么打,也不用算什么人情账,这样如何?”

  傲风这一番话说出来,众人不由得各个瞪大了眼睛,顿时明白了过来,这小子根本是在敲诈啊!难怪她刚刚偷偷和秦朔说悄悄话来着,原来是父子俩一个黑脸一个白脸,唱双簧呢!

  “我看此事甚好,能用金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是问题,两大幻殿声名赫赫应该不至于连这点儿给自己赎身的钱都没有吧。”崔斯特第一个表态道,他是最不想他们在这里打起来的,自然要举双手赞成。

  弗亚和凯隆司脸上十分难堪,傲风此举除了敲诈之外,显然也是在故意羞辱他们,此事一出,光芒黑暗幻殿颜面必定大损,不过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小命犹在别人手中,也容不得他们摇头。

  凯隆司咬咬牙阴着脸道:“不知秦朔大人想要多少钱财?”

  “钱财?”傲风却瞪大了眼睛,连连摇头道:“凯隆司长老说笑了,我父亲大人可是堂堂大君王,区区金钱怎能放在眼中!”

  “那你想要什么?”弗亚皱眉问道,明明是这小子自己提出要钱的,现在又说不要,她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在故意耍他们么?

  众人也疑惑地看着傲风,一副不解之色。

  “金钱之物,我父亲当然是不可能看在眼中的,想必许多南方的强者也听说过,我父亲可是一名十星炼器师,又怎么会缺钱花?不过也正是因为炼器师的身份,他对一些珍稀的炼器材料非常感兴趣,刚刚听凯隆司长老说,你们黑暗幻殿近年来得到了一块乌云黑晶,呵呵……”傲风不急不慌地笑了笑,终于慢悠悠地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听到这里,众人也纷纷恍然大悟,难怪这小子拐了这么大一个弯子威逼利诱,她竟是想要乌云黑晶!

  这乌云黑晶可是稀世珍宝,绝对的好东西,傲风从听到的一开始心里就已经惦记上了,自然要千方百计弄到手,不过即使他们已经占了绝对的上风,对方也不会轻易交出来的。

  果然,凯隆司一听此言,斗篷下的眼睛立刻瞪大了好几倍,惊怒交加地骂道:“秦朔!你们父子这是趁火打劫!”

  秦朔冷冷一哼,继续摆起了黑脸:“打劫你又如何?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反驳的权力?交出东西,我今天就放过你们两大幻殿,不交东西,杀了你们也一样可以夺走你的空间戒指。我秦朔说得出做得到,你若不信可以试试!”

  “你……”凯隆司气得鼻子都歪了,这十几万年来他还从未受过这种屈辱,险些就要两眼通红地扑上去。

  旁边的弗亚却是一把拦住他,劝道:“凯隆司,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你就给他们吧,能换得你这个黑暗第一议长的性命,我想提尔迪斯大人也会认为这桩生意很值得,不会怪罪于你的。”

  凯隆司一听此言,差点儿一佛出窍二佛升天,他哪里听不出弗亚分明就是幸灾乐祸,他们虽然短时间联手对敌,可并非真正的同心同德,光暗幻殿之间一直有着不小的矛盾,弗亚对黑暗幻殿得到乌云黑晶也是又嫉又妒,巴不得他们早早被人抢走呢。

  “弗亚议长说的对,不就是一块石头么,难道还能珍贵的过你们的性命不成?”姬咏用那粗犷的声音大笑连连。

  步掣接着笑道:“莫非凯隆司长老终于有骨气了一回,打算宁死不屈了?”

  崔斯特也沉着脸色道:“凯隆司长老,我们丹尼尔家族愿意为你们作保,也请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