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天黑了(1/2)

加入书签

  两座炼器炉落地的瞬间,无数炼器师的目光齐齐聚焦于此,霎时变得灼热无比。

  “传奇宝矿的炼器炉!”

  “两个传奇宝炉啊!”

  “和风岛大师和大君王子嗣果然财大气粗。”

  一下子出现两座宝炉,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传奇宝矿的炼器炉,能够经受住顶级神火的炙烤,是高星炼器师梦寐以求的宝贝,其珍贵程度绝不亚于先前那些赌斗的宝物。

  “穆殇大师的这座炼器炉,该不会就是和风岛岛主的那座白岩之炉吧?”弗亚一见穆殇拿出的炉子,便忍不住惊叹出声。

  此宝炉通体雪白,晶莹剔透,光滑如镜,圆形的炉身下有鼎力的三足支撑着,两道弯弯的炉臂显得很是秀雅,炼器炉整体雕琢得十分精美,每一寸地方都很漂亮,光从外表上看便是一件稀罕的宝物。

  “不错,这正是我和风岛镇岛之宝,白岩之炉。”穆殇面露傲然之色道。

  “果真是白岩宝炉?”凯隆司一听此话,喜上眉梢:“据说这宝炉乃是和风岛唯一一件传奇宝炉,连灵魂之火也可以承受一二,没想到贵岛主竟会送给了穆殇大师。”

  “非也非也,岛主对此炉可宝贝的很,哪里会舍得送给我,是老夫此番外出想到可能会有人请我炼制幻器,才向岛主借炉借一用,不想今日倒是派上了用场。”穆殇笑了笑,眯起眼睛看向傲风:“不知秦风陛下认为此炉如何?”

  穆殇方才连续在傲风手里受挫,一直都很想找回这个场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件可以炫耀的东西,又怎能按捺得住?

  他要让她好好瞧瞧,他们和风岛也是有宝贝的!

  “的确是好炉。”傲风称赞了一句,绝对是真心实意。

  傲风方才也在观赏白岩宝炉,以十二星炼器师的眼光来看,此炉亦算得上一件至宝,那炉身之中蕴含了一种奇异的特殊结构,她以前从未见过,一时半刻她竟然无法理解这种结构的作用,让她惊讶之余兴趣大增。

  和风岛的炼器手法果然有点门道,怪不得能够蔑视同阶炼器师,普通的十星炼器师在他们面前肯定不是对手。

  穆殇胡子一翘,得意非常,这小子总算也在他手里低了一回头!

  可还没等他得意多久,便又听傲风继续说道:“不过依在下看,此炉的宝矿取材倒还在其次,白岩宝矿虽是传奇宝矿,但还经受不住灵魂之火的炙烤,关键在于锻造的技艺。这宝炉的锻造手法非比寻常,炼制此宝的人,堪称绝代炼器大师,却不知是不是穆殇大师手笔?”

  “这……”见傲风满脸含笑地望过来,穆殇方才那点儿骄傲顿时漏得精光,心中暗骂傲风这个小狐狸太阴险,她肯定已经看出不是他炼制的,所以才这样发问。

  傲风的言下之意很明显:这炉子都不是你炼的,你拿出来炫个什么劲?

  “老夫自然没有这个本事炼制此等至宝,此炉我家岛主的得意之作。”撇了撇嘴,穆殇没好气地哼道,愤懑之余也有些惊诧,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能瞧出白岩宝炉不寻常的炼器手法,倒还真有些本事,这可是他们和风岛从不外传的密技,寻常炼器师休想看得出端倪。

  不过穆殇还是有些不服气,忍不住又问:“不知秦风陛下的炼器炉又是什么宝贝?可有经过特殊锻造么?”

  说罢,他也瞥了一眼傲风的炼器炉。

  相对于白岩宝炉,傲风面前这座炼器炉外观就有些不堪入目了,最为简单的四方形鼎身,被粗大的四根柱子支撑着,上面既无花纹又无雕饰,黑乎乎的又笨又重,实在不像经过锻造的样子。

  穆殇明知道如此还这样问,不乏故意取笑。

  “特殊锻造之技是贵岛专利,在下当然不会。”面对穆殇的故意刁难,傲风也不生气,摇了摇头,又微微一笑道:“不过我这乌云黑炉,便是不经过锻造,承受一般的灵魂之火也没什么问题,便凑合着用用吧。”

  “乌云黑炉?”听到这四个字,穆殇的眼睛瞬间就直了。

  老头儿立刻转过眼来紧紧盯住傲风身前的炼器炉,哪还有一点儿之前漫不经心的样子!他两眼放光,翻来覆去看来看去,好像要从炉子身上看出一朵花儿来,愣怔了好半天,才终于发出一声骇然的惊叹:“嘶……还真的是乌云黑矿铸造的炼器炉……”

  不止穆殇,周围的众多看客们也是一阵失神,抽吸声此起彼伏。

  作为天下最坚硬的传奇宝矿,乌云黑矿的大名广为人知,但是由于它的稀少与珍贵,就算顶尖炼器师也没几个人见过,先前傲风拿出一小块乌云黑矿作为赌注就让穆殇欣喜若狂了,这会儿她居然直接搬出一个水缸般大小的炼器炉来!

  这么大一个完整的炼器炉,得用掉多少乌云黑矿?众人又一次感觉到了傲风的财大气粗!

  “这秦风的运气也太好了吧!她到底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么多宝贝!”穆殇瞪着眼睛,心中升起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老头儿真是郁闷安逸了,他本想拿出白岩宝炉震慑傲风一下,谁知道傲风没被震到,反而随手扔了个乌云黑炉出来把他自己震了个半死!

  乌云黑矿是世间第一坚硬的奇矿,白岩之炉在制材上还要稍逊一筹,即使经过锻造也最多只能与之持平罢了,难怪傲风敢挑战自己,如果他没有把白眼宝炉带出来,只怕炼器器具这一环上就要吃一个大亏。

  需知炼器师对决,器具材料每一个因素都对最后的结果有着很大的影响,炼器师的技艺再高,如果这些外部条件跟不上,也无法发挥全部实力,炼器师比试,比的不单是技艺,还有各自的家底。

  “我就不信了,这小子难道还真能反了天不成!”穆殇憋着一口气,彻底和傲风卯上了,胡子一吹,手掌一翻,开始从空间戒指里往外面倒材料,傲风笑看他一眼,也慢悠悠地摸着空间戒指向外拿。

  很快的,各种各样五光十色令人眼花缭乱的珍惜材料,就摆满了两名炼器师眼前的炼器炉的炉口,那庞大的手笔,让许多观战的炼器师激动得一阵阵呼吸颤抖,炼器尚未开始,就已让人大开眼界!

  可让穆殇抓狂的是,不管他倒出什么样的材料,傲风那边都会立刻翻出一样同级别甚至更高级的东西。

  他拿出一块大地属性的宝矿精魄,傲风就摸出一块风属性的宝矿精魄。

  他取出一枚君王级魔兽的内丹,傲风就找出一枚巅峰君王级魔兽的内丹。

  他小心翼翼拿出两块珍贵的辅助矿物,傲风一翻手,天赤铜矿,青胄石,补天顽石一股脑儿地倒了一大片。

  他翻箱倒柜,好容易找出几块零碎的能源结晶,傲风直接随手一捞,在刚刚那几块拿去做赌注的能源结晶中直接拿了一块过来,足有拳头大小。

  “我靠!”老头儿终于忍不住跳脚大骂了:“你小子要不要这么嚣张啊!就算你诚心气老夫也不能用这样的能源结晶炼器啊!”

  傲风疑惑地皱了一下眉头:“为什么?”

  “你……你就不知道八大大君王势力找大快的能源结晶都要找疯了吗?这可是魔神大阵的动力之源,随便一块给他们都能换到无数珍惜材料和金钱,你怎么能这么挥霍!”穆殇吹胡子瞪眼睛,无比愤慨地控诉傲风的“恶行”。

  “是啊秦风陛下,炼器也用不到这样大块的能源结晶吧?”

  “换几块小的不行吗?”

  “你要是没有,我和步掣可以先借给你一点,用这么大块的能源结晶炼器,的确是暴殄天物啊。”

  众议长同样一脸肉痛,合力声讨,连姬咏和步掣都加入了这个行列中。

  傲风顿时一阵哭笑不得,他们真以为她用得着浪费珍奇材料和穆殇斗气啊?她要炼制的可是君王器,没有大块的能源结晶支持,到了最后塑形的关头很容易能量不足导致精魄损毁,一旦精魄失去了灵性那就不可能通灵成为君王器了。

  不过此刻她肯定是不能这样说的,即便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直接随意地笑笑道:“不用了,我就喜欢使用这种类型的能源结晶,反正我身上还有不少存货,浪费两块也没什么。”

  如此轻描淡写的口吻,只听得众人白眼狂翻,各种羡慕嫉妒恨地心中狂吼。

  “败家子啊!”

  “浪费啊浪费……”

  “妈的,真想抢劫了这小子!”

  ……

  穆殇嘴角抽搐了两下,长长叹出一口气,终于放弃了与傲风在这方面的比拼,和这小子斗宝,简直可以活活把人呕死,他还不想死得这么窝囊。

  “秦风陛下既有如此多的珍惜宝物,想必炼器技艺也不会差,老夫定当全力以赴,必不侮辱了此番对决!”穆殇收敛起了心神,正容说道,虽说炼器材料比傲风稍逊一筹,可他也不会因此而气馁,炼制幻器的好坏主要靠的还是技艺,材料再好,没有过硬的技术,练出来的也一样是垃圾幻器。

  见老者一脸肃然的样子,傲风也不由得暗暗点头,穆殇此人虽有炼器师骄傲自大的通病,可一旦开始炼器,就会变得无比认真。

  他是一个合格的炼器师,能够取得巨大的成就绝非偶然。

  “那我们就开始炼器吧。”傲风神情沉凝起来,右手食指伸出,“噗!”地一声,指尖一缕火星跳跃而出。

  一股灼热的感觉霎时以傲风为中心扩散出去!

  人们心神一颤,只觉得一阵燥热难言,就像是正午时分站在骄阳下被炙烤一样,四座无不惊骇动容。

  “灵魂之火!这秦风竟也拥有灵魂之火!”

  “不是吧,这秦风刚刚与人拼斗的时候施展的不是风系元素么?”

  “莫非她还有火系的本命幻兽?”

  弗亚和凯隆司对视一眼,眼中透着惊骇,至此他们才明白原来他们还是小看了傲风,本命火焰是顶级灵魂之火,却与领悟法则的元素不相同,那只能说明她的火焰并非自身领悟,而是来自本命契约。

  这小子竟然还是个幻师!

  虽然他们不知道那头幻兽具体是什么,但光是这顶级的灵魂之火就能说明很多东西了。

  “这秦风到底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莫非七王城还要再出一个大君王么?”一时间,两名议长忧心忡忡。

  “你们快看,穆殇大师也开始施展火焰了。”不知是谁叫了一句,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回头一瞧,果然看见穆殇举着右手伸出手指,打算释放火焰。

  然而他的火焰却迟迟没有出来,光秃秃的手指竖在那里老半天,显得很是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