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琉璃清风佩(1/2)

加入书签

  天真的黑了!

  突如其来的阴云遮蔽了整个丹廷会馆的上空,远方残阳的艳红之色尚未完全褪去,电闪雷鸣声几乎震得人两耳失聪。 課外书

  这诡异的气象变化绝不会是普通的自然现象,可若说是傲风弄出来的却又令人难以置信,自然之力何其伟大,这属于规则范畴,就连巅峰大君王也无法操纵,傲风只是区区一名君王,又怎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不止凯隆司不理解,众多不明所以的人也完全无法理解,都是一副惊讶失色的模样愣愣地仰望着天空。

  人群中唯有少部分炼器师才知道眼前的情景代表了什么,但他们此刻也全都傻眼了,相对于傲风能以君王实力掌握天地规则这种无稽之谈,他们却认为眼前的景象才更加令人惊悚!

  “君……君王器……”一道干涩却清晰无比的声音响起。

  站在三层楼平台上的穆殇喃喃发话了,老者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艰难地吐出这三个字。

  而这三个字,就好像霹雳天雷一般,在人们的耳边轰然炸响!

  一双双眼睛霍地瞪圆了。

  他们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傲风,脸上满是难以置信,只觉得世界一片混乱,仿佛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他们听到了什么?

  君王器?

  傲风炼制出的,竟然是君王器?

  “穆殇大师,你说什么!你这是在开玩笑吗?她怎么可能炼制得出君王器!”凯隆司惊叫失声,在极度的刺激下,他对穆殇这位炼器大师的言辞也失去了往日的恭敬。

  “凯隆司陛下,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认为老夫真的已经老眼昏花到辨别不出成器等级的地步了?还是说你认为老夫是在骗你?”穆殇本就在傲风这件君王器下大受打击,又遭到质疑,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口气不善道。

  “这……穆殇大师,我没有这个意思。”凯隆司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连连赔笑,换了一种委婉的说法:“只是,秦风不过是个连百岁都还没到的小辈,说她能炼制君王器,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穆殇何尝不知道此事的惊人之处,事实上他到现在都还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再抵赖不认也只是徒增笑话罢了。

  深吸一口气,穆殇长叹道:“年龄的长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技艺,秦风陛下炼制的幻器的确引来了天地异象,幻器等阶便不可能有错了。请陛下睁大眼睛看看清楚,难道凯隆司长老堂堂黑暗议长,连‘君王器出风云变’这句话也没有听说过么?”

  “君王器出……风云变!”凯隆司口中低低重复了一便,瞳孔狠狠一缩。

  这句话,的确是对此刻情景最好的诠释。

  凯隆司再次仰头瞧了瞧风起云涌的天际,一双拳头慢慢握紧起来,他不是没听过这句话,也不是不知道这句话代表的含义,只是在穆殇直接地说出来之前,他压根想都没有往上想过。

  炼制出君王器是什么概念?

  迄今为止整个诸神大陆只有一位公认的能够炼制君王器的十二星炼器师,那就是和风岛主穆青鸣,他代表了诸神的最高炼器水准,乃是诸神的第一炼器师,除他之外,这个境界中再无第二人!而次一级的炼器师,哪怕十星炼器师中的佼佼者穆殇,也无法随时随地炼制出君王器,可见君王器的成器之难。傲风果真有炼制君王器的能力,那岂不是说她竟有着与和风岛主比肩的技艺?

  一个年仅二十八岁的年轻小辈,竟能与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炼器师相提并论,这是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事情,在亲眼见证之前,哪怕明着告诉他们,他们也只会当成一个笑话。 課外書

  可是,当这个笑话成为了事实,那可就不好笑了!

  凯隆司和旁边的弗泰满眼惊疑地对望了一眼,正各自骇然,就听到高台上传来傲风清朗的笑声:“到底是穆殇大师有见识,不愧是出身和风岛的炼器高手。”

  向上望去,傲风眉眼含笑,双目熠熠生辉,就在刚才,她顺利完成了幻器塑形的最后工作。

  她站在乌云黑炉的旁边,置身于风云阵眼的中心,却是稳如泰山,巍然不动。她的手扶在炼器炉上,漆黑的炉中,一团散发着青蓝色光辉的小物件从中冉冉升起,那光芒虽不是那么夺目耀眼,但格外醉人心魂,终于,那团光辉彻底脱离了炼器炉的桎梏,飞到了天空之上。

  大风猛然地席卷而来,发出嘶吼般的呼啸声,无穷的元素和天地灵气涌入了光团之中,让那小小的光团突然变得格外绚烂,刺眼得让人们纷纷眯起了眼睛,不过这耀辉一闪即逝,大量的灵气便彻底被吸收进幻器之中。

  器成!

  望着这件幻器,傲风的脸上漾起一丝满意的笑容,虽然她不是第一次炼制出君王器了,但器成之后的那种成就感依旧十分强烈。

  没有了光芒的掩盖,幻器便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这是一件非常精巧的项链,冰蓝色的链身犹如一串串起的珍珠,散发着明亮清新的色彩,佩饰的中央,镶嵌着一枚青色宝玉,其上流光溢彩,隐隐有惊人的灵气从中散发出来。

  此刻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项链的末端清晰可见的幻器档位了,那太阳般的根根尖刺从中央散发出去,赫然是十二道!

  “十二道幻器档位,十二阶幻器!”

  “真的是君王器啊!我竟然亲眼目睹了一件君王器的诞生……”

  “秦风大人居然是一位十二星炼器师!”

  “十二星炼器师?天哪!”

  ……

  亲眼目睹此景,众人终于确认了事实,原先一直有些压抑和沉寂的气氛霎时打破,无数的惊叹和喧哗铺天盖地而来,一下子就盖过了原先因穆殇的极品领主宝器造成的轰动。如果说穆殇掀起的是一股大浪的话,那么傲风此刻引起的,便是一阵狂风暴雨惊涛骇浪!极品领主宝器毕竟只是一件幻器,影响的至多是某位顶尖高手的一声,而傲风这名十二星炼器师的诞生,影响的却是整个诸神的格局!

  十二星的炼器师,代表着顶尖的技艺,顶尖的荣耀,以及顶尖的身份!

  十二星炼器师的地位,绝不会再任何一名大君王之下,只要是脑袋没有问题的势力,都不会拒绝这样的盟友,他们随手扔出两件君王器,便能让无数高手为之疯狂,其影响力和号召力,连以宗教为基础的光暗幻殿都望尘莫及。

  一片欢呼声中,步掣和姬咏尤为惊喜,作为七王城的盟友与朋友,他们自然希望傲风越强大越好。而两大幻殿的成员们脸色却极为难看,凯隆司和弗亚这两名议长的心更是沉到了谷底,望向傲风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善。

  二人的心中,不约而同地升起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七王城和御剑城至此已经拥有四名大君王,一名顶尖药剂师了,现在竟然又出了一名顶尖炼器师,而且这名炼器师还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修炼天才,如此下去,光暗幻殿的地位迟早会受到威胁,他们直欲就地击杀傲风铲除后患。

  可没等他们泄露出半分杀念,秦朔醇厚爽朗的大笑声便冲入二人的耳中,红袍一闪,秦朔已经临空虚踏一步来到了傲风身边,大手一拍傲风的肩膀,满眼骄傲地赞了一句:“小风儿,干得好!”

  傲风向着秦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