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暗涌(1/2)

加入书签

  这名端坐在殿中神情冷漠的年轻男子,就是光芒幻殿乃至诸神大陆这两百年来公认的第一天才人物,光明圣子——圣炎。

  不过恐怕任谁也想象不到,他在光芒幻殿的地位竟会崇高到这个地步,身为光芒第一议长的弗亚见到他居然是持下属之礼。弗亚的神情也绝对不是看在光芒大君王弟子这个身份的面子上,在他眼中,透着一股对这名男子本人的深深恐惧,他深知眼前的年轻人是个多么可怕的家伙。

  “你还有脸回来见我!”金银的异色瞳眸带来无穷的压力,圣炎淡淡眯起眼睛,冷冷盯在弗亚身上,脸上露出危险的神色。

  显然,他已经从一些情报人员的口中知道了丹廷会馆发生的事情,而且非常生气。

  一股强烈的势压从他周身涌现而出,迅速地遍及整个殿内,大殿的空气里犹如突然被加持了一层重达万斤的力场。

  “噗通!”弗亚竟被这压力迫得直接双膝跪地。

  饶是如此他也不敢有任何反抗之心,只更加惊恐地连声叫道:“圣炎大人,属下此番办事不利,丢了我光芒幻殿的颜面,的确是有负安洛斯大人所托,可是对手也非等闲之辈,那秦朔是一名大君王啊!”

  听到这个讯息,圣炎却没有显出一丝惊讶和慌乱,冷冷嗤道:“大君王又如何?难道我光芒幻殿就没有大君王吗!你遇到那秦朔之后为什么不立刻传讯给我,我若前去,怎会让他如此嚣张!而你竟然还与那凯隆司联手?身为我光明之神的使者,却同这些该死的邪魔歪道混在一块儿,你是想背叛光芒的信仰从此万劫不复吗!”

  提起黑暗幻殿的人,圣炎的语声陡然拔高了好几度,眼中也透出一丝刻骨的恨意。

  面对那双充满杀意的异色瞳眸,弗亚打了个冷战,这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以他的实力在大君王面前失利其实并不算什么,可与黑暗幻殿之人交集,却犯了眼前这位祖宗的大忌。

  圣炎,这位诸神光芒幻殿有史以来的第一天才不但拥有远胜于常人的光明系天赋,对那些黑暗和邪派势力更有一种近乎扭曲的憎恶和仇恨,任何与他们有关系的人他都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更别提他居然去救助凯隆司了。

  “圣炎大人息怒,属下绝无此意啊!”弗亚惊慌又狼狈地急叫道:“当时情况危急,我赶到的时候对方已经二话不说动手了,根本容不得我向您汇报,我与那凯隆司一起对抗秦朔,只是想借助他的力量消耗秦朔之力,让他们黑暗幻殿和七王城那些邪派异教徒狗咬狗,无论他们哪方折损,不都是大人所乐见的吗?此次属下也是迫不得已,绝不会再有下次,还请大人恕罪。”

  “你最好是说到做到,再让我知道你和他们有任何牵扯,别怪我请出光明之剑清理门户!”圣炎轻哼一声,又道:“听说黑暗幻殿这次损兵折将,也算是你成功挑拨他们双方的功劳,那瓶五彩药剂就算了吧,只是便宜了七王城……”

  “属下不敢居功,若是大人前往,战果肯定比属下高出百倍。”弗亚诚惶诚恐地说道,又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不过安洛斯大人有曾交待,在您得到通灵之心前,最好不要暴露出您的真正实力,否则万一其他大君王势力的强者心生嫉妒联起手来对付您,坏了我们为您争夺通灵之心的大计,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提起光芒大君王安洛斯,圣炎的神色稍稍收敛了一些,只是傲气不减:“你认为就凭乐芙兰龙挲凤枭这些人联手便能奈何得了我?”

  他的口吻充满轻蔑,对于那外界盛传仅仅在他之下的黑暗圣女和其他几大大君王势力最出色的年轻天才,竟是完全不屑一顾。

  弗亚迎上圣炎那双充满压迫感的眼睛,硬着头皮道:“若论正面对战,他们自然不可能是大人敌手,但联盟大会精英赛的地点却是在那个危机四伏,各种不安定因素诸多的暴乱星空里,比试的也不是单纯的战斗,而是用获得的凶兽妖丹来计分。乐芙兰他们那边已有三名巅峰君王,如果再加上七王城御剑城的两位少主,就会形成一个不小的联盟,这么多人收集的妖丹加起来,未必就会逊色于您一人所得,我们不能不防。”

  话到这里他语声一顿,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接着沉声道:“而且这次除了乐芙兰外,大人恐怕还有另一个更强大的对手,这次他们两方就算不联手,此人对大人的威胁也非常大。”

  “哦?”圣炎有些意外,却不以为然,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信心,乐芙兰那样的与他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这不是自负而是事实。连弗亚这样的第一议长他也不放在眼里,千岁之内的小辈之中,还有谁能够与他争锋?

  因此,圣炎只随口问了一句:“那是什么人?”

  弗亚重重道:“就是那个秦风!”

  “秦……风。”圣炎微愣,继而皱眉道:“就是那秦朔之子,今日大出风头的十二星炼器师?”

  “不错,就是她!”弗亚郑重地点点头,沉声道:“大人,此人绝不仅仅是一名十二星炼器师,她还是一名强大的修炼者。属下前往之际已同秦朔交上了手,尚不知此人实力,事后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她竟以一人之力破掉了乐芙兰集合龙挲凤鸾三人灵魂之力创下的黑暗囚笼,并且连凯隆司在她手上都吃了个小亏,由此看来她至少领悟三种元素特性凝聚出了灵魂法则。她所用的风元素之力非常奇异,能伤得了凯隆司,只怕已经超脱了灵魂范畴,以色彩来看,属下认为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七色风。”

  弗亚不愧当了十几万年的光芒第一议长,眼光老辣无比,连七色风都被他猜了出来。

  “七色风?”圣炎眉峰一挑,微微点头:“掌握至尊元素的巅峰君王,的确是十分罕见,不过我的顶级神圣光明之力也不是吃素的,以她尚未突破大君王级的实力,还不值得我重视吧?”

  弗亚沉默了一下,不答反问:“如果,再加上一头火系大君王级魔兽呢?”

  圣炎讶然地微微睁大了眼睛:“火系大君王级魔兽?这秦风还是幻师?你确定?”

  “当然,我怎么敢欺骗大人。”弗亚苦笑一声:“其实大人稍微想一想也可以猜到,那秦风既然是十二星炼器师,必然掌握一种灵魂之火,而她自己修炼出的本命元素却是七色风,那这火焰是从何而来?唯有本命幻兽共享可以解释!她施放的火焰同样极为奇特,属下看不出那是什么,不过却能克制穆殇的同阶灵魂之火,想来也是顶级的灵魂元素,而能够拥有此等火焰的魔兽,绝对是火系大君王。”

  “至尊元素,火系大君王级魔兽,拥有灵魂法则的巅峰君王,还是个幻师……”圣炎终于有些动容了,开始正视起这个对手,眯起眼道:“如此说来,这秦风的确是个人物,秦……风,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儿耳熟……”“”耳熟?应该不会吧,此人今年不过二十八岁,而大人您上次在圣都闭关领悟第四种元素特性足有三十余年,不可能与她有过什么交集啊。“弗亚也很是疑惑地眨了眨眼,圣炎是天生的光明神体,六感敏锐,直觉一向都很准确,不过傲风的年龄也在多次测试中被人用试生石验证过,同样不会有假,这就有些奇怪了。

  圣炎沉思半晌,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得摇头道:”算了,既然印象不深,想必也不是什么确切消息,不过这样的天才怎么以前一直声名不显,直到今天才开始崭露头角呢?“

  弗泰解释道:”估计秦朔担心他儿子天赋太过惊人,会引来各方觊觎追杀,所以想要一直掩藏到她有实力自保才公之于众吧,秦朔会以雷霆手段毫不留情地向黑暗幻殿之人下杀手,就是想杀鸡儆猴让别人不敢再对秦风动手。按照他们的打算应该是想在联盟大会上一展身手,不料今日遇到意外被提前撞破了实力,其实此次争锋对我们也未必没有好处,否则我们还真不知道联盟大会上竟冒出这样一匹黑马。“

  对于骇世惊俗的天才,敌对势力一定会想方设法地扼杀他们,采取此类手段也是常事,例如圣炎便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修炼到君王级,光芒大君王安洛斯才允许他出现在世人眼中,而在到达君王巅峰之前,他几乎半步不离光明圣都。

  对此深有感触的圣炎略略迟疑了一下,便露出了然之色点了点头,没有再多想什么,只冷笑道:”黑马?我倒想见识见识这匹马有多‘黑’!此次联盟大会精英赛,我会让她知道落对我光芒幻殿不敬的代价!至于那秦朔秦傲天父子,待我夺下通灵之心修为大成,也会好好收拾他们!“

  森寒的语声让弗亚再次打了个冷战,暗自腹诽,圣炎大人真是越来越变态了,光是说起”黑“”暗“之类的字眼都会放出这么强的杀气!

  不过他的杀心越重,弗亚就越是高兴,且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