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八方汇聚,归来(1/2)

加入书签

  四方联盟大会精英赛,向来是诸神众多势力极为关注的赛事,历届比赛选手回归这一天,总会有无数八方而来的大小势力汇聚在梵帝宫等待结果。除去各大大君王势力的天才少主,比赛上还时常会见到许多其他的年轻高手,很多人潜力十足又没什么太大背景,正是他们招揽人才的最好时机,所以精英赛结束这一天到场的人往往比决赛结束时还多。

  这日,朝阳初升,梵帝宫内外便被堵得水泄不通,前来看榜之人络绎不绝,场面盛大无比。

  古怪的是,今天虽然人多,却一点儿也谈不上热闹,梵蒂城的魔神坛广场上一片安静,许多人眼露惊疑地环顾着四周,脸上满是不安之色。

  几乎所有来客在一进入宫门之时就感觉到了一股肃杀之气,四下一望,竟有大批量的巅峰君王驻守在魔神坛周围,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数百人身上散发的恐怖势压犹如大山般压在众人心头,令人难以喘息。

  这阵仗,实在搞得有点儿人心惶惶。

  少数大胆的修炼者正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这么多强者?数百巅峰君王,这可不是在闹着玩啊!光暗幻殿不会是把所有南方的人手都调度过来了吧?”

  “不知道,不过看这个情况,肯定不会只是来呐喊助威的,八成要向谁动手,到底什么人能让他们如此忌惮?”

  “还能有谁,除了霸君秦朔大人,我实在想不出这南方联盟里还有哪个人值得他们花费这么多精力来对付,两大幻殿恐怕是要向双城正式宣战了,七王城的处境不妙啊。”

  “我看倒不一定,虽然光暗幻殿的整体实力强于双城毋庸置疑,可高层强者上未必就能讨得了什么好处。远了不说,就说眼前的吧,今天这两方不打起来也就罢了,真打起来,谁胜谁负还很难预料呢,大君王神威惊天动地,秦朔大人一人就抵得上千军万马,光靠人多未必就能讨得了好。”

  “可光暗议长的联手也不是吃素的,秦朔大人上次都承认如果凯隆司陛下没有受伤,他未必就能赢得了那光暗合璧的联手呢。”

  “不管怎么说,一旦矛盾激化,又一次的全大陆战争爆发就不远了,我们这些小人物还是躲远点儿吧,可别成了两大势力交锋之下的炮灰。”

  ……

  又是一大群人说说笑笑地从梵帝宫外走进来,引来道道关注的视线,踏着无数的议论声,今日的主角们终于到场了。

  这支队伍人数众多,同样的阵容豪华强者云集。

  为首的是近期在南方声名大噪的霸君秦朔,他一身红衣威严十足,英俊刚毅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微笑,正与旁边一名青袍儒雅男子说着什么,那青袍男子嘴角也挂着淡然的笑容,气度非凡,顾盼之间的威势似乎不在秦朔之下,正是南部联盟大名鼎鼎的第一盟主青夜。

  他们身后紧跟着四人,一名面容冷酷与秦朔容貌有七分相似的男子,一名身背宝剑的俊朗剑士,一个体格壮硕的汉子,一位发须皆白的矍铄老者。稍有眼力的仔细一瞧便认了出来,他们分别是七王城的第一君王秦傲天,御剑城的血魔剑步掣,兽王岭的兽王传人姬咏以及和风岛的炼器大师穆殇这四大议长。

  再接着,便是随同而来的四方势力的君王们,作为大君王势力,他们此次前来南方也带来了许多随行的强者,上回城外几名议长大战时没有派人上去比斗,但人手实际上并不少,四方汇聚到一起,竟也有两百人之多。

  四方大君王势力联袂而来,声势浩大,让许多人又大吃了一惊。

  对面躲在人堆后面主掌大局的凯隆司和弗亚更是目光一凛,惊疑地对视一眼,面色骤然难看了几分。

  七王城和御剑城两百年前便结下了生死同盟关系,一起行动倒不意外,可这一次,竟连兽王岭与和风岛也同他们走在一起,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和忌惮了,以和风岛的影响力和兽王岭在西部魔兽联盟的话语权,如果这四方真的联合起来,那势力也是很吓人的。

  “嗯?”一进入此地,这一行人便也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异样,纷纷停下了脚步,站在魔神坛广场的入口处,面露警惕之色地与对面那数百人对峙起来。

  举目扫视了魔神广场一圈,秦傲天眼露危险的光芒,低低轻哼一声道:“真如随风所料,光暗幻殿的确不买小风的账,想要用强硬的手段呢,数百巅峰君王,好大的阵仗!”

  步掣冷冷一笑:“光暗幻殿一向如此,傲天兄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为了维护他们诸神最大势力的地位,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当年家父也是因为修习血魔剑到了极高境界,有可能突破那道屏障,让光暗大君王感到了威胁,才被他们勾结内应下毒害死。这群道貌岸然的家伙,打着神明的称号装得身份高贵,背地里的手段却是下作无比。幸好这次随风机警过人,及时提醒我们,让我们也有了准备,否则恐怕还真要被他们得逞了。”

  穆殇老头四下里看看,微微皱起眉头:“话虽如此,现在的情形似乎也不容乐观啊,光暗幻殿毕竟雄霸诸神多年势力广布天下,人手比我们多出不少不说,可能还有什么底牌。”

  姬咏倒是挑眉一笑,一如既往的豪气干云:“管他什么底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了他们不成?”

  原来这两天里,有所动作的不止是光暗幻殿,双城之人也为了今日提前做了准备。

  连龙挲和凤鸾都能想到傲风的实力会让光暗幻殿心生忌惮,聪慧如蓝随风又怎会猜测不到?

  当日蓝随风几人与傲风分手后,仔细一考虑便觉事情不妙,那种情况下,乐芙兰和傲风翻脸几乎是肯定的了,而一旦二人翻脸,想要她和龙挲凤鸾替傲风保守秘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他们自知冠军无望,多半会离开星海另想办法报复,而只要将傲风拥有大君王实力的消息汇报给光暗幻殿,她的处境就危险了!光暗幻殿不是没做过截杀其他势力潜力强大的天才之事,事实上只要是有成就至高境界可能的,他们都会全力打压,甚至不择手段的杀死,双城本身就经历过这些事情,对此更是感受深刻。

  蓝随风几人感觉到危机,也没心思再在星海狩猎下去,通过裂缝离开战场之后,便立刻回到了梵蒂城。他们将成绩确定下来后便匆匆离开向秦朔等人报信去了,行动比乐芙兰那一行还要快上一步,当时无人知晓星海内的情形,自然没有人为难他们。

  几人一回住处,和七王城交好势力的高层人士们都立刻赶来询问情况,听蓝随风诉说了一番星海中的遭遇,感慨傲风的实力变态足智多谋的同时也纷纷为她担心起来。以光暗幻殿的行事风格,得知星海内的情况,绝不会坐视傲风拿下精英赛冠军,得到通灵之心的。

  众人合计了一下,为了避免今日出什么意外,便也开始着手准备。

  秦傲天和步掣迅速地将七王城御剑城的人手召集起来,兽王岭的姬咏本身就与傲风有契约,自然不会看着主人涉险。至于和风岛的穆殇,受了傲风炼器指导的恩情,本身又十分尊敬炼器术高明之人,无法看着这样一位炼器大师被两大幻殿抹杀,也临时加入了这个小联盟,四方势力整合到一起,带来了两百多名君王级的强者,不可谓不强。

  只是,他们没有见到傲风与圣炎真正交锋时轰塌了一座浮空岛的壮举,所以仍是低估了光暗幻殿对傲风的重视,对方竟然一次性出动了四五百名君王,整个南方的势力倾巢而出,高手数量超过他们这方足足一倍,但好在有秦朔坐镇,虽是处于劣势也不至于差的太远。

  双方人员的数量都让彼此吃了一惊,展现出的实力都让对方有些忌惮,谁也不敢率先动手,光暗幻殿也不得不放弃了先前的念头。

  梵帝宫内一时陷入了冷场。

  魔神坛内侧,弗亚等人也低声讨论起来。

  “该死的,双城那边怎么会也有了准备?是谁走漏了消息?”黑暗议长凯隆司一脸阴沉,冷冷扫过身边的其他三人。

  离他身边最近的一名神情冷漠的女子开口道:“在这里的都与那秦风有着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岂会泄露消息出去?归来的乐芙兰圣女可是你们黑暗幻殿的人,凯隆司长老自己守不住消息,难道还要怪我们不成?”

  他们这方也有四名议长,除了凯隆司自己外,还有白色长袍的弗亚,面容僵硬的萨瓦多,以及冷漠女子,这女子便是萨瓦多的妹妹冰晶凤凰瑟冬妮。神龙谷凤凰谷的议长都已陨落,双谷那边便发来命令要他二人作为代表参加这次围剿行动,他们与凤凰谷颇有渊源,又与傲风之间有着大仇,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

  原本他们以为拥有四名议长,绝对可以轻松剿灭七王城那些叛党,凯隆司和弗亚联手对付秦朔,瑟冬妮和萨瓦多牵制住秦傲天和步掣,再加上数百巅峰君王,用人堆也能把对方给堆死。方才他们都已经说好等到七王城的队伍一进来就杀得他们狗血淋头,好好出一口这些日子来被压制的恶气,可没想到竟突然又多出了两方势力和两名议长,弗亚等人的心情就好像开开心心喝肉汤的时候却吃到了一只苍蝇一样,说话时候也都多了几分火气。

  萨瓦多僵着一张脸,难得冷静了一回,喝住妹妹:“好了冬妮,我相信没有人会主动泄露消息,但不管消息是如何走漏,都已经没有必要追究了,关键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弗亚也皱着眉头道:“如今双城联合了和风岛和兽王岭,他们又多出了两名议长,别说秦朔了,那四位议长我们也很难啃下来,真正动起手来定会两败俱伤,倘若途中被那秦风趁乱逃走就更糟了。今日之事连从不出世的供奉大人们都惊动了,他们要我们无论如何必须杀掉那秦风,倘若让她跑了,我们很难向上面交代。依我看,不如暂时放弃原定计划,先不要动手,待到秦风他们全都出来,精英赛复赛完全结束了再说。”

  “等着精英赛完全结束?弗亚长老的意思是,魔神大阵?”萨瓦多眼睛一亮,其余两人也纷纷露出恍悟之色。

  主城的魔神坛大阵,有着相当惊人的效果,为了防止敌人来犯,在魔神坛周围还能发动一种联盟议长才能发动的阵法,可以锁定敌人,削弱他们的实力。只要在主城之中,来犯之人的实力会被削弱两到三成,不要小看这两三成,这会直接影响到灵魂之力的输出和元素调度,有了阵法的帮助,就算秦傲天这样的巅峰君王实力恐怕额也要下滑到和萨瓦多差不多了,即使双城带了数百人来,在这大阵之中,他们也绝对能立于不败之地。

  不过现在联盟大会正在进行之中,魔神坛还联系着各个参赛者的号码牌,正在使用之中,此时使用魔神坛就会失去和那些参赛者的联系,许多势力的参赛者还在星海之中,他们可不敢冒着犯众怒的危险发动阵法,毕竟在这里的其他势力也有许多强者,一拥而上便连他们也是吃不消的。

  凯隆司想了想,黑斗篷下眼神闪烁,沉吟道:“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可乐芙兰已经说过,那秦风手上有着他们联合狩猎的所有内丹,数量远胜他人,圣炎陛下短时间内只怕赶不上她,难道我们还真眼看着她夺得这次联盟大会的冠军不成?”

  弗亚一瞥眼睛道:“那倒未必,乐芙兰陛下也说了,圣炎大人和那秦风最后是一追一逃而去,追的是圣炎大人,那秦风只能落荒而逃,显然她的实力不如圣炎大人。圣炎大人的太虚圣龙也比那螣蛇等阶高,轻易不会被她甩掉,只要追上她,以圣炎大人的手段,她恐怕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冠军肯定是我们圣炎大人的,一旦他出来,还能帮我们分担掉秦朔的火力,到时候还请萨瓦多陛下先为我家圣炎大人赐福通灵之心,这样我们的人物就更有把握了。”

  凯隆司对圣炎无甚好感,心中非常不愿意他得到通灵之心,有些不买账地哼道:“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圣炎陛下是厉害不错,可也未必没有失手的时候,秦风万一有什么逃命秘术逃掉了呢,到时候她以冠军身份要求萨瓦多议长给她赐福通灵之心,那不是糟蹋了这好东西?萨瓦多议长若不应,岂不是违背了魔神规则要堕入地狱?”

  萨瓦多闻言也不禁眉毛一跳。

  弗亚却嘿嘿一笑:“那也简单,就算那秦风出来,精英赛也结束了,到时候魔神坛就可以使用,我们按计划宣布她是灭神教的异教徒,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带那双城之人一起清剿了便是,只要动手杀她的不是萨瓦多议长,这誓言也就烟消云散了,至于通灵之心,当然是顺位下移。”

  所谓顺位下移,到谁身上也就不必说了,凯隆司暗中翻了个白眼,心知没办法阻止这件事情,也不再多言。

  萨瓦多见众人没有其他意见,便点头道:“那就按照弗亚长老所言行动吧,我们先出去稳住双城那些人。”

  此时梵帝宫门口的两方已经僵持了好一会儿了。

  蓦地,守军之中忽然分开一条小道,弗亚等四名议长,也缓缓从人群里一齐走了出来。四人虽同样是议长级的强者,不过他们前面少了秦朔这样的大君王领路,感觉上凭空就比对方矮了一截。

  双方高层强者巨头会晤,终于打了个照面。

  弗亚一向比凯隆司更加能说会道,这时候便由他出面,此刻他一身肃杀之气早就收敛得干干净净,上前一步,露出一脸假惺惺的笑容:“原来是秦朔大人与四方大君王势力的朋友到了,我等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这厢的主事之人自然是秦朔,高大的红衣男子也踏前一步,冷撇他一眼,沉声道:“远迎就不必了,贵方这样大的阵仗,我们可消受不起,光是进这梵帝宫都吓人一跳,真到外面去还得了?也亏得凯隆司长老和弗亚长老短时间内能聚集起这么多的高手!不过你们在放榜之日召集人手包围梵帝宫,想要做什么?莫不是想强行判决这场比试的胜负吗?”

  大君王一开口,自有一股强大的威严,秦朔淡淡眯起眼睛,目光所及之处,人人遍体生寒,想到那日他一拳轰死了黑暗幻殿数十个巅峰君王的事情,一个个顿时缩头缩脑,露出畏惧之色。

  眼见尚未开战,己方的气势上就被人压了一筹,弗亚真是郁扈万分,他一面心中诅咒秦朔这个嚣张跋扈的混蛋,一面又不得不与之周旋。

  稍稍一顿,弗亚便一脸大义地开口说道:“秦朔陛下误会了,我光暗幻殿何等身份,怎会作出这样的事情?联盟大赛是远古魔神时代便流传下来,由最高议会公证,主持大比的联盟议长全都立下过誓言,不可能违背规则,就算我们想改变结果也改变不了啊!我们之所以聚集这么多人手,是接受了我神的清剿命令,听说此次大比之中有几个灭神教的异教徒混在了里面,这些异教徒实力强大,而且心思邪恶手段狠辣,说不定就会给参赛者们带来伤害,万一也伤及了秦风陛下,那岂不是大大的不妙?今日我们就要肃清这些乱臣贼子,让他们知道行凶作恶的下场!”

  他说得口沫横飞,神采飞扬,秦朔却是嗤之以鼻:“心思邪恶,手段狠辣?要说这些,还有比黑暗幻殿更加阴险狠毒的么?怎么也不见你抵制凯隆司长老,反而还和这样的邪恶之徒走在一起?你们要肃清异教徒我们不管,但你们的眼睛却最好放亮一点,不要认错了对象,否则是清剿别人还是被人清剿那可就说不定了!”

  透着强烈言外之音的话,让对面四人的脸色十分难看,秦朔可不傻,他很清楚这些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如果不是今天他们带了这么多高手前来,光暗幻殿恐怕早就在他们一进门的时候便动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