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会战梵帝宫(1/2)

加入书签

  “这圣炎……”

  “莫非‘他’是……”

  “哼!”忽听秦朔冷哼一声,带着些火气,又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愤愤然道:“这小东西真是越来越坏了!骗敌人也就罢了,竟连我们也一块儿骗,不知道我们会担心吗!等这事情结束,我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她!”

  “这还不是秦朔老弟你惯出来的。”青夜笑看秦朔一眼,又说道:“而且这小家伙不是转身就让人过来通知我们了吗?以现在的情况,她若是出现,恐怕真的会引起纠纷,即使我们能打赢对方,需要本联盟议长亲自开启魔神坛祝福的通灵之&8226;怕也拿不到了,这样做是最稳妥的方式,说起来她也的确是机敏聪慧,秦朔老弟教子有方啊。”

  “什么机敏聪慧,青夜兄直接说我宠出来一个小狐狸不就得了。”秦朔闻言悻悻地摸了摸鼻子道,的确,傲风如今的胆大包天和他这个父亲一直在背后撑腰不无关系,不过他就喜欢宠溺自己的女儿,别人管得着吗!不管她错做什么,他都还是全力支持她!

  恋女成狂的秦朔大人很没有立场地再次倒向了宝贝女儿……

  事实就像青夜说的那样,台上那个光彩照人的“圣炎陛下”,正是傲风用欺诈项链加上螣蛇的气势伪装之术假扮的。

  傲风当然不会笨到直接以秦风的身份归来,主持祝福阵法的萨瓦多那厮和自己有仇,圣炎又被自己不知道踹到星海哪个角落里去了,到时候这小子没回去,光芒幻殿那些家伙还不立刻翻脸扑上来和她拼命啊!即使实力上不畏他们,恐怕也得不到通灵之心了。

  反正巧合之下得到了圣炎的号码牌,就要物尽其用不是?那小子知道自己将他推上了冠军之位,荣耀诸神,想必身在暴乱星空里也会瞑目了……

  既然知道了傲风的情况,双城的高层强者们也不再着急,倒是用另一种有趣的眼神瞧着欢呼庆祝的两大幻殿众人,心中暗暗为他们鞠了一把同情泪。

  笑吧笑吧,现在笑得越开心等会儿就会越想要吐血,倒要看看你们还能笑多久。

  凯隆司见双城这边突然哑火,一言不发,还以为他们已经放弃了希望,积压在心中多时的怒气在这一刻统统倾泻了出来,只觉得好像吃了灵丹仙药一样,全身上下轻松万分爽快无比,盯着双城不遗余力地奚落道:“看到没有,圣炎大人才是诸神第一天才!秦风陛下果然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就这样陨落在星海之中,实在是可悲可叹,秦朔陛下,还请节哀顺变啊!哈哈……”

  秦朔用一种看小丑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得胜的似乎并不是黑暗幻殿的参赛者吧,凯隆司长老如此兴奋是为了什么?就算我儿秦风真的陨落在星海之中,也比你们那只夺了区区几百分就凄惨而回的乐芙兰圣女好,你们黑暗幻殿这次大赛连前十都进不去,还好意思妄称诸神最强的两大势力?”

  “你!”兴奋的凯隆司一听这话,如同被当头泼下一盆冷水,面皮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乐芙兰此次的成绩的确非常不好,如果她没有和傲风合作,倒还能多弄到一些内丹,两人合作一周她却连个屁都没捞着,白白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这次的参赛者素质又都挺高,先后赶了上来。此时榜单上,她似乎只能排到十三四位的样子,如此低分,黑暗幻殿历史上海从未出现过,称得上奇耻大辱。

  凯隆司好容易压下脸上的血色,哼道:“老夫不和你争这些口舌之利,成绩如何不重要,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秦风的确是个天才,可天才又怎样?还不是落得陨落的下场!我们圣女好歹还活着,日后的成就可比她那个所谓天才高多了!”

  秦朔却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家小风儿就一定陨落了?我相信我儿福泽深厚,定会化险为夷,说不定她等会儿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吓你一跳呢!”

  凯隆司以为他是在消遣自己,气极反笑:“秦朔,你真是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我们走着瞧!”

  眼下圣炎已经回来,只等着大赛结束就可以向双城动手,凯隆司早已把对方当成了死人,言语上也没有了先前的顾忌,周围的气氛又开始肃杀起来。

  议论声渐渐小了下去,时间继续缓缓流过,终于,到了正午时分。

  魔神坛上的光辉一暗,完全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秦风果然没有回来!

  精英赛的结果再无异议,议长萨瓦多站到魔神坛前方,一脸欣慰地高声宣布:“谢谢各方势力的诸多支持,现在,本盟主宣布,本次联盟大会复赛兼精英赛圆满结束!恭喜前一百名的盟主进阶复赛,恭喜来自光芒幻殿的圣炎陛下夺得此次联盟大会精英赛冠军!”

  洪亮的掌声响彻梵帝宫内外,气氛又被推到了。

  掌声暂歇,只听萨瓦多又说道:“下面,按照历届大赛规定,就请圣炎陛下站到魔神坛中心,接受魔神祝福,并领取精英赛冠军奖励通灵之心!”

  随着他的公布声,弗亚略有些紧张地看了对面那一方的双城众人一眼,见他们似乎并没有立刻暴动的现象,才稍稍松了口气,如果这个时候双城之人动起手来阻挠圣炎接受祝福也是一件麻烦事,他们的计划就是借着祝福之时让萨瓦多发动魔神大阵,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他们四大议长此时正被秦朔盯着,如果让萨瓦多直接发动阵法,说不定会引起秦朔的注意直接把他给灭了。

  眼见胜利在望,此时拼个两败俱伤最不合算,即使圣炎归来,弗亚也并不想现在就动手,虽然秦朔等人的反应似乎过于冷淡,有些诡异,他也没有时间多想了。

  双城那边都没意见,凯隆司只能撇撇嘴扭过头去不再多言,他心里也清楚,自己挡得了初一挡不了十五,就算此刻圣炎没有得到通灵之心,战事结束还是要得到的。

  在千万道目光的注视下,本届大会精英赛的冠军圣炎缓步踏入魔神坛的正中央,身形挺拔的银发男子就这样傲立在场中,向萨瓦多点了点头:“萨瓦多议长,可以开始了。”

  魔神坛中心的地面上有一个半径三米左右的圆形古纹,“圣炎”站入其中后,萨瓦多议长便微闭起眼睛,开始启动阵法。

  蓦地,天地骤然变色,祭坛中心的小圆圈突然发出一阵亮光,将“圣炎”整个人包裹在了里面,其中一片白光闪耀,再也看不清里面的人与物。而梵蒂宫的围墙外,也亮起了一道宏大的圆圈,将整个梵帝宫包裹在一个结界里,梵蒂城外的魔神大阵于此同时悍然启动。

  “英勇的战士,愿魔神的力量永远伴你左右。”一道仿佛来自天边的空灵呢喃声降临大地,所闻之人脑中都是一阵嗡鸣,好久才回过神来,可他们明明听见了声音,这会儿却又偏偏怎么也想不起那道声音究竟是怎样的了,就连青夜和秦朔这样的大君王也没有例外,不由心中一阵骇然。

  “这才是真正的神迹啊!”

  仿佛被这神迹震撼,广场内外一片安静。

  但很快,这静默就被一道大笑声给打破了。

  “哈哈哈,魔神大阵已经启动,你们这些双城的混蛋无路可逃了!秦朔,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黑光一闪,黑暗长老凯隆司一个箭步飞窜到了天际,指着下方猖狂地喝道。

  “光暗幻殿果然要动手!”

  广场周围又是一片惊呼,人潮迅速地散开,闲散的修练者们当场退出去几十丈远,这一仗打起来必定惊天动地,他们可不想被波及到,不过来到梵帝宫的门口,却被一堵红色的结界挡住了,这结界正是魔神大阵放出来的,十分稳固坚硬,连瞬移都瞬移不出去。

  “是魔神大阵的结界!”

  “这宫内的结界似乎比外城的结界还要坚硬啊,恐怕连大君王被困住也出不去的。”

  “该死的光暗幻殿,连我们毫不相干的人都拦在了里面!”

  “这些红光有古怪,我体内的能量怎么好像被禁锢了一样,激发不出全部的力量了。”

  吵杂的声音响成一片,惶恐奔走的人乱成一团,好一会儿才重新镇静下来,这时候魔神广场四周已经在没有其他修炼者了,只剩下了对峙的两方人马。

  双城这方的人各个面露警惕,拔出兵刃,他们来之前就做好了一战的准备,只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对方的目的竟然并不是傲风,而根本就是他们双城本身!

  被魔神大阵的光晕笼罩住,双城的两百君王整体实力下降了一截,对方原本的优势被无限放大,他们彻底处在了下风,心中顿时焦急起来。

  秦朔神情一凛,危险地眯起眼睛:“凯隆司,你们真想动手?”

  凯隆司狰狞一笑:“哼,难道你以为我们召集这么多人手,真的只是为了一个精英赛冠军不成?实话告诉你们,今天我们两大幻殿联合龙凤双谷,就是来清剿你们这些双城乱党的!”

  秦傲天和步掣对视一眼,心中一紧面色发寒,双双开口喝道:“凯隆司,弗亚,你们难道忘了大陆和平公约,想要挑起战争吗?”

  凯隆司冷笑两声,有恃无恐地说到:“不是我们想要动手,而是上面要我们向你们动手,你们被判定勾结灭神教的异教徒,此事就算拿到最高议会上也不可能有人为你们出头!诸神大陆强者为尊,所谓的大陆公约在我们两大幻殿的眼里也并不算什么!秦朔,你们秦家父子嚣张跋扈,七王城锋芒毕露,我们两大幻殿高层已经无法容忍你们的行径。不光是我们奉命前来,我们两大幻殿和龙凤双谷在众神联盟的本部也一致作出决定,已经联合兵发七王城,战争已然开始,只是众神联盟那边就不劳你们担心了!”

  又是一则惊天的消息!想不到不止是这南方联盟,七王城在众神联盟的本部竟也即将遭到四方联军的袭击,看来他们是铁了心要铲除掉七王城!

  “什么!”双城中人齐齐变色。

  他们很清楚战争一旦开始意味着什么,七王城毕竟只是个刚兴起了两百年的势力,和底蕴深厚的两大幻殿正面对上,他们根本不会有任何胜算,更何况还有龙凤双谷!众神本部的龙凤双谷和这里的可不一样,双谷的两位大君王联手,实力也是不下于高星大君王的。

  不管是势力还是顶层的武力,此刻的两大幻殿联盟都远胜于双城,如果真的兵临城下,那他们的处境就岌岌可危了。

  就在双城这方为此消息陷入震惊之际,弗亚也飞到了空中,凯隆司如此急不可耐地宣战,让他流露出一些不满。

  “凯隆司长老,你也太性急了吧,此刻我们圣炎大人还在接受祝福,你难道不能等到他祝福完毕再动手么?”弗亚来到他旁边愠怒地道。

  凯隆司眉毛一挑:“魔神大阵已经开启,哪还有必要再等下去?魔神坛的祝福结界从外到内一层比一层牢固,连魔神宫外面的那层都能困住大君王,更不要说里面这层了,弗亚长老大可放心。我忍这秦朔已经忍了太久,不想再忍下去了,现在我就要将他碎尸万段!”

  “老东西,分明就是贪图秦家父子身上的高阶幻器,迟早死在贪婪上!”弗亚心中暗自嘀咕,他哪会不知道对方的心思,若是圣炎出来对阵秦朔,他身上的幻器肯定作为战利品被光芒幻殿收缴了,而此时他却还有希望抢到一两件。

  那可是十二星炼器师的父亲,若说身上没什么好东西谁也不会信的。

  不过此时的确也是大局已定,魔神大阵开启,圣炎即使不出面他们也能摆平对手了,凯隆司既已把话挑明,那他也不会再装模作样,只是转眼盯住姬咏和穆殇道:“两位议长,你们也都听到了,双城中人勾结灭神教徒,你们先前并不知情,我们也不想同你们动手,还请你们暂时退开如何?想必你们两方势力也不愿卷入这场大陆战争吧?”

  以和风岛和兽王岭的影响力,弗亚并不想得罪他们,而且也能瓦解掉对方一半的战斗力,故而有此一问。

  “弗亚,你少说废话,我们兽王岭的人可从没有出卖朋友的习惯!”姬咏一翻眼睛,瓮声瓮气地哼道:“我最看不惯你这个虚伪做作的小白脸,明明是故意栽赃人家罪名,却还好意思说得冠冕堂皇,有本事你就直接把我们打出去,否则今天这桩事情我姬咏管定了!此事是我姬咏以个人名义帮助朋友,和我兽王岭无关,你们休要混为一谈。”

  穆殇老头也抬头说道:“我和风岛一向不参与大陆战争,不过此次关系到秦风陛下,老头子我也不得不管,昨日我收到岛主讯息,岛主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将同为十二星炼器师的秦风陛下请到和风岛去,你们若是把她杀了,我怎么交差?说不得,今日之事也要插上一手了!”

  听两人如此说,秦傲天等人都感激地看了他们一眼,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眼下傲风尚在祭坛中没有出来,此时正是他们战斗力最薄弱的时候,面对强大的敌人,不落井下石已经不错了,还能站在同一阵线,就说明他们的确是值得一交的盟友。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明白此刻在祭坛中央的人是傲风,如果回来的人真的是圣炎,只怕在绝对兵力差距的情况下他们也不会贸然相助。

  “既然你们如此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弗亚接连碰了两个硬钉子,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冷哼一声,与凯隆司双双一挥手,厉喝道:“杀掉这些该死的叛党!”

  命令一下,整个魔神坛广场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天的能量波动!

  数百名君王级强者爆发出的元素光晕晃花了人眼,许多人更是纷纷大喝一声“铠化!”,显露出幻师强者特有的战斗铠甲!

  双方的实力此刻完全显现了出来,八大大君王势力不愧是诸神最顶尖的势力,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号称同阶之中战斗力最强的幻师,即便不是幻师,也是步掣那样的可怕御剑士。

  战斗的号角已然吹响!

  双方的高层强者纷纷跃上天空,与对方交起手来,不过双城这边人数明显少于对方,又在魔神大阵中实力被削弱了一部分,姬咏和穆殇不得不加入普通战团照顾己方的君王们,否则撑不到傲风出来他们就要变成光杆司令了。

  而秦傲天,步掣,以及秦朔则是对上了对面的四大议长。

  “弗亚长老,我们就一起先将这秦朔拿下!”凯隆司最恨秦朔,厮杀刚开始就盯了上来:“另外两人就先交给萨瓦多议长和瑟冬妮夫人了。”

  萨瓦多看了一眼秦傲天,目中也露出仇恨之色,大喝一声飞扑上去,瑟冬妮化出一杆冰枪截住步掣,若在外面,他们肯定不是秦傲天二人的对手,但此刻借着大阵之力却还能周旋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