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御剑城外(1/2)

加入书签

  众神大陆,诸神大陆上最为中央的地域,也是五大联盟里最辽阔的联盟。

  诸神最高权力中心,最高议会就在众神联盟的众生之巅上,他们统治了诸神数十万年,主宰着这片广阔的天地。在这片大地上,强者多如天边繁星,修炼与冒险,挑战与决斗,力争上游气氛永远是那样的浓烈。

  众神大陆七分天下,盘踞着七大大君王势力。

  北方是统领诸神几十万年的光暗两大幻殿,西北方属黑暗,东北方属光芒;西大陆中部是素来高傲的掌握上古神龙血脉的势力,神龙谷;而毗邻神龙谷,占据整个大陆中心位置的,是同样为掌握上古凤凰血脉的势力凤凰谷;西南部是连接魔兽联盟和南部联盟的纽带,兽王岭;东南部,是以剑修高手闻名天下的御剑城;而东大陆中部,便是近两百年来突然崛起的新兴势力,七王城。

  至于和风岛,并不属于大陆范畴,而是暴乱星海中一个面积相当大浮空岛,似乎是上古魔神一时兴起开发出来当作度假之用的,由于他们与世隔绝,不参与任何大陆争端,可以说是一个世外桃源。

  而如今,七大势力在半个月前的那件事情的影响下,已经彻底动荡起来,所有的势力都在紧张地调集人手,拨动资源,包括完全不打算参加战争的兽王岭也派出大量援兵驻守在边境城市。

  人们知道,用不了多久,一场堪比两百年前那次浩劫的大型战争就要到来。

  凤凰谷,兽王岭与御剑城三方的领土交界之地,是一片茂密的山林,林中木系元素浓郁,内涵木系元素之眼,是许多游历的木系强者和冒险者向往的圣地。

  此时,在这片山林的一座低矮峰坡上,几名佣兵打扮的君王级强者正在急速地奔逃着,在他们后方的不远处,一大批人手持各种兵器的同阶强者紧紧地追在他们身后,不断地呼喊叫骂。

  “别让这些七王城的乱党们跑了!”

  “这些该死的混蛋,竟敢混入我们军中盗取机密,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巴特军团长大人已经收到我们的传讯赶来了,你们逃不掉的。”

  听到后方传来的呼喝声,那正在逃跑的几人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他们紧紧握着手中的武器,骨节隐隐突出。他们知道,那名巴特大人,是一位九星君王级的高手,并且他领悟的还是速度上的风系法则,一旦此人前来,那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逃脱的希望。

  其中一名面容冷峻的年轻人咬牙道:“队长,怎么办?要不我们分散逃吧?”

  中心的中年男子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坚决:“分散逃跑也没有用,对方的人手太多,一旦被他们包围等下一个都走不掉,实在不行那就准备自爆回去吧,为了七王城的明天,就算是死也要完成任务!不要忘了队长平时是怎么教我们的,我们是赤炼的佣兵!”

  “对,我们是赤练佣兵!”几人的眸中不约而同升起一丝悲壮,却各自重重地点了点头,神色中显出一丝骄傲,他们的实力或许并不强大,但继承于某个男人身上的信念,却是无数比他们实力还强的高手比不了的。

  忽然,一道凌厉的疾风划过前方的山地,“轰隆!”一声,一条长达数丈的深深沟壑就这样拦在了他们的前方。

  几名佣兵脸色猛的一白,在这股气势所慑下,全身都僵硬了起来。

  是巅峰君王级的强者!

  “太好了,巴特大人来了!”

  “臭小子们,看你们还怎么逃!”

  后面的那些人也纷纷欢呼起来。

  一名神情高傲的男子从前方的天空上缓缓落下,双眼冷冷盯在这几人身上,眼神就像是猫戏老鼠一般:“几个不知死活的小老鼠,竟敢在我凤凰谷的地盘上撒野,七王城的人果然都是些没用的废物,就凭你们这点儿本事,还想盗走我们的机密?”

  “不准你侮辱我们七王城的人!”原本的恐惧之色变成愤怒,几名佣兵脸色涨红地怒吼起来:“你们还不是仗着有光暗幻殿撑腰才敢如此放肆,单凭你们凤凰谷,根本不是我们蓝修大人和城中七王的对手!”

  巴特不屑地哼道:“蓝修?区区一个晋升大君王才两百年的家伙,也敢和我们的凤凰之王凤丹尘相比?至于你们城中七王,再厉害,又能敌得过我凤凰谷万年基业堆出的无数高手么!暴发户就是暴发户,连思想也这么幼稚!”

  “是吗?”中年男子也冷冷地嘿嘿一笑:“那你们四大势力在南部联盟的人马,被我们七王城的秦傲风大人一锅端了,又作何解释?你们人多,高手也多,可还不是败得凄凄惨惨可笑之极!告诉你们,我们都是跟着团长和秦傲风大人一起从光芒大陆上一步步过来的,我们相信只要有秦傲风大人在,七王城就绝对不会输!”

  对面的一众人脸色一僵,皆是一阵难堪,这件事情的确是四大势力千年以来最大的耻辱,早就成了所有四大势力众人不准谈论的禁区,被人这样揭了疮疤,那帮人面上的神情也愈发狰狞起来。

  “巴特大人,和他们废话做什么,直接做了这几个小子!”队伍中的几人忍不住叫道。

  “对!杀死他们!”

  巴特冷声一笑,抬起右手,指尖一道青色的风系能量缓缓升起:“不错,那秦傲风再厉害,也救不了你们这几个小老鼠!而她,迟早也会像你们一样被四大联军碎尸万段!”

  “嗡!”青色的疾风汇聚成一面弯月形的利刃,发出刺耳的嗡鸣,眼看着就要落下!

  中年大汉知道在劫难逃,脸色通红地爆吼一声:“准备……”

  他刚要说自爆,密林深处,忽有一道更加炫目的光芒爆射出来,“砰!”地一下击在那人手中凝聚起的疾风刀刃上。

  那凝聚成型的风系攻击法则,竟在这一刻霎时湮灭,被完全击溃!

  那帮追击之人顿时吃了一惊,纷纷警惕地环顾四周,空中的巴特更是脸色一沉,冷喝出声:“什么人?竟敢和我们凤凰谷作对?”

  “啧啧,凤凰谷的人,好威风啊!你们除了会仗着人多欺负人少,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本事,我就是要和你们作对又如何?”对面的密林里,钻出一道修长的人影,那人披着黑色的斗篷,看不清楚面貌,但从声音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年轻男子。

  黑袍下,一双略带笑意的眼睛淡淡盯住这些人。

  看到对方只有一个人,巴特略略一怔之后,神情立刻恢复了傲然,虽然来人的实力让他有些忌惮,可自己这一方的人数却是远超过对方的,即使是与自己同级的高手,也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何况他已经是一名领悟了三种元素特性形成法则的强者,这周围几城之内,还没有几个能与自己一较高下的人。

  不过有这么个人在,却是是个不安因素,万一到手的军功被放跑那就太不值得了,巴特也只能按捺住性子,向对方冷哼道:“不知死活的小子,我劝你还是少在这里多管闲事,小心引火烧身!我巴特可是四大联军这次讨伐七王城叛党的第三十四路军团长,如果你不是活腻了,那就现在离开,我们正在捕捉七王城的乱党,没空和你一般见识!”

  黑袍年轻人一愣,随即更加愉快地轻笑起来:“第三十四路军团长?还真是个人物啊!看来我的运气很不错,荒山野岭之地竟也有人专程送上门来!你的脑袋我笑纳了,就当我给老朋友们带去的第一份见面礼吧!”

  “你!”巴特脸上怒气升腾,露出一丝狠戾之色,暴喝一声:“我看你是在找死!”

  随着他的喝声,一股狂暴的疾风蓦地从四周卷来,形成一道小型的龙卷风柱,这次,巴特可一点儿也不打算留手,他要直接灭了眼前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

  可前一秒还在风起云涌,后一秒周围兴起的风系元素就忽然再次湮灭了下去,任凭他怎么运用法则,也无法调度任何一丝空气中的风系元素了。

  然后,他就看到,一道更为猛烈的疾风在那黑袍年轻人的身边围绕着刮起!

  “元素压制?”巴特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怎么也无法相信,他可是一个领悟了三种元素特性的风系强者,对方的元素之力对他有压制,那岂不是说这个小子的元素特性至少领悟到了第四种?这个级别的高手,大陆上屈指可数,和光暗幻殿弗亚凯隆司以及七王城秦傲天是一个层面的人物,可为什么他从没有听说过!

  遇到如此强者,巴特只觉得喉头一阵干涩,却还没忘记自己的处境,脸色凝重拔出身后的大刀下令道:“大家一起上!”

  一名巅峰君王,带着几十名君王扑上前去,手中的兵刃凌乱挥舞,带着凶猛至极的力道,一齐向着那黑袍年轻人劈了下去!势要将之撕成碎片!

  “虽说某位哥们曾告诉过我一句至理名言,叫做兽多欺负兽少,不过那也得是同一个级别的才行,有时候人多也不见得就能够欺负人少的。”黑袍年轻人淡淡看着他们扑来,却是稳如泰山巍然不动,唇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眼中寒芒一闪而过。

  “嗖!”就在那些人兵刃即将砍到她身上的一瞬间,那道人影却忽然不见了!

  正当他们惊愕不已的时候,周围狂风骤起!

  “八千风影!”一时间,四面八方突然全都充满了黑袍人的身影,好像她突然化出了无数个分身,肆意地游走在虚空之中。

  这幻影来得快也去得快,转瞬之间就收了回去,黑袍年轻人此时已经来到了他们身后。

  “呃……”喉头动了几动,那群人的身躯定格在原地,连同那巴特军团长在内,没有一个再能移动一步。

  他们的眼睛瞪得滚圆,神色间充满了难以置信,缓缓地低头望去,只瞧见自己的丹田不知何时居然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口子,汩汩的鲜血从中流出,其中隐隐有一丝七彩斑斓的光芒闪耀,而他们的第二元神,竟已在那瞬间被完全打散!

  “这……这是……”脑中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巴特眼神黯淡了下去,“砰!”“砰!”“砰!”与其他一干人等一起摔倒在地上。

  他们第二元神被毁,已经彻底地死透了!

  拍了拍手,黑袍年轻人轻轻吐出一口气,这招创立出来一直很少用到,就是因为能够调度的七色风元素太少了,不过如今元素特性的领悟增强,对七色风的掌控能力也提高了不少,终于能心随意动地用出来了,只是消耗依旧很大,不能连着用。

  念头转过,她一抬眼,看向那几个愣愣站在那儿的七王城的君王。

  这几个人此时已经傻眼了!

  从黑袍年轻人出现开始,他们就一直持续在惊悚和崩溃的边缘。

  看看这个年轻人都做了什么!她居然独自一人就挑掉了包括巴特在内的几十个君王!那可是在凤凰谷高层里也排的上号的高手啊,到了她的手里,竟连一招也撑不过去,就算是个领悟了四种元素特性的强者,也不可胜得如此轻松吧?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凶残,如此变态的家伙!

  眼见傲风望过来,几人顿时颤抖了一下,其中一名青年哆哆嗦嗦地叫道:“你你你……你要干什么!你你你……你不要过来!”

  黑袍年轻人愕然地停住步子,默默地汗颜了,难道自己就这么可怕,不但十分有凶兽潜质,还十分有采花大盗强奸犯的气质?

  “韦拉,不得无礼!”倒是那中年男子反应了过来,连忙喝止住那个吓得昏天黑地的小青年,对黑袍年轻人行了一礼:“多谢这位大人出手相救,不知您……”

  话未说完,天空中又飞来几道流光,接二连三地落定到黑袍人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