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谋定aizheli_而动(1/2)

加入书签

  举起一只手握紧拳头重重地锤在彼此的肩头,以佣兵特有的方式,表达出发自内心的喜悦,二人凝视着对方,眼里闪耀着晶莹的光泽。

  “傲风,你真是一点儿都没有变,还是那样的勇敢而强悍。”

  “融大哥,你也没有太大变化,依旧是那么稳重又可靠。”

  “我的肩膀,现在依然可以随时让你倚靠!”

  “我的心里,你们也依旧是我最重要的伙伴!”

  相互倾吐了两句胸中的话语,他们再度相视着笑起来,昔日的种种浮现在眼前,那种熟悉的亲切感在重聚的瞬间喷发出来,包围着两人,久久不能散去。

  有人说,时间是最大的武器,种种往事都会在天长日久中慢慢消磨殆尽。但有些感情,却是时间也不能磨去的,反而会在一次次的回忆之中越发的清晰。每逢寂寞之夜,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候,就会想起那至重的人,那暖人的情谊,然后慢慢地沉淀在下来,直至永远地镌刻在心底。

  不论是千年,还是十几年,都是一段很久的时光,其实这么多年不见,彼此都还是有些变化的,不过不论如何,他们之间的情谊不变,这就够了。在看到对方依旧活的那样精彩,依旧能够展露出明媚的笑容时,什么都是值得的。

  “好了好了,不就是再次重逢么,至于搞得那么深情?”秦傲天被气氛弄得眼眶发热,有点儿受不了地上前说道。

  秦朔大人翻了翻眼睛,很不给儿子面子地在旁边拆台:“你自己见到小风儿的时候比他更夸张,直接就扑下来抱着不肯放手了。”

  秦傲天汗颜了一下,暗暗对自己父亲的重女轻男表示无比的怨念。

  “这位想必就是如今名动大陆的‘霸君’秦朔陛下了,小子融洛,见过秦朔大人!”融洛则是肃正脸色,恭恭敬敬地弯腰对秦朔一礼。

  不要说对方的实力的确高过自己,就凭他是傲风和傲天的父亲,他都会以长辈之礼相待,前些日子得知七王城又多出这么一名大君王,他也是相当高兴的。

  秦朔看了一眼融洛,微微点了点头:“你这小子倒也重情重义,这么多年都没有忘记小风儿,是个不错的汉子,不过想要追我的女儿,还得再努力努力!”

  融洛暗暗擦了擦冷汗,心道不愧是傲风和傲天这两个变态家伙的父亲,貌似也不是省油的灯啊!自己这算是勉强过关了?不过听他最后的口气,这个“努力努力”的程度好像不是很靠谱。

  傲风惊奇地瞧着自家老爹,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秦朔对自己身边的异性不是那么排斥呢!果然性格爽朗的人之间比较容易惺惺相惜么?不过,也不排除秦朔大人是觉得这小子没有见到她就直接抱上来,所以才看他比较顺眼……

  一行人来到御剑城的地盘,又与融洛汇合到一起,也总算可以歇一口气了,从这里开始到七王城都属于双城势力范围,两城领土交接,他们完全可以通过内部途径回去,还是比较安全的。

  众人在融洛的带领下来到军团长的大帐之中休息,顺便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行动。

  在营帐中坐下,傲风便开口询问道:“融大哥,说说现在七王城的情况吧,我们从南方联盟赶回来,途中不敢暴露行踪出现在公众场地,所以一直不知道近期情势如何,我们双城开始备战了吗?蓝修老师他们有没有什么打算?”

  说起即将面对的大陆战争,每个人的神色都严肃了起来,帐内一片鸦雀无声。

  融洛也正了神色,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们的形势十分严峻,此次七王城面临四大联军围攻,对方出动了四大大君王,十五名议长,三十四路军团。而蓝修大人和步轻歌大人,到现在才调集了包括我们赤炼在内的十三路军团。整体兵力上,我们二者相差甚远。”

  “不过,高层强者上,我们比对方差不到哪里去。算上秦朔大人在内,我们也有四大大君王,还有傲风你这个能同大君王抗衡的异类。我们的议长级强者原本有九人,现在随风和飞云也拿到了议长祝福,就是十一人,但我们七王城七王可都是你这个幻神一手培养的,真正打起来我们运用御甲术铠化一挑二也没问题。”

  说到这里,融洛笑看了蓝随风二人一眼,这两个小家伙跟着傲风走了一趟倒是有福气,这么早就拿到了议长祝福,想当年他们可是浴血拼杀不知道多少次才凑齐七分祝福的。

  傲风此次在南方一口气干掉了四名议长,除了弗亚进了地狱之外,凯隆司,萨瓦多,瑟冬妮三名议长留下的的祝福之力就给蓝随风步飞云和青玄融合掉了。

  这次联盟大会他们虽然没有顺利得到祝福的认证,不过得到议长级祝福却比所谓的认证收获更大,只有众神之巅的魔神坛才能降下议长祝福,这可不是盟主级祝福,议长祝福稀少得可怜,整个大陆上的议长加起来半百都不到,每一份都是从真神手上抢来的。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个最大的底牌。”融洛语声一顿,略带笑意地看了傲风一眼,接着说下去:“那就是与你感情深厚的某位好朋友这次也来了,还带来了一些强大助力,在我们两方刚开始对峙不久的时候,他就给我们送上了第一份大礼。”

  这种调侃的眼神傲风实在太熟悉了,嘴角抽搐了一下,却忍不住心跳了起来:“你是说……轻鸿?”

  “就是他!”融洛点点头肯定道:“你们或许还不知道,最近除了我们的事情,灭神教重出大陆也闹得沸沸扬扬。那个人带着一帮手下在北方黑暗幻殿的地盘上放了几把火,踹掉了黑暗幻殿好几个和我们七王城交界的据点,给我们边境减轻了不少压力。他原本是要直接取道前来七王城聚集地的,听说你的消息后就打算分散光暗幻殿的注意力,免得他们把视线集中到你身上。前两天他绕道辗转到光芒幻殿境内,又去偷袭了两个落单的军团,那两个军团几乎全军覆没,搞得两大幻殿鸡飞狗跳,行军集结都慢了不少……”

  “这么牛!”大帐中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个大型军团的人数和其中的高手数量他们是知道的,就算是落单的军团也有十万大军!居然能将十万人全部斩杀殆尽,这也太恐怖了!

  傲风也是一阵目瞪口呆:“那小子到底带来了多少人?”

  “呃,九个,算上他自己十个。”融洛笑了笑,语声却忽然加重:“十个大君王!”

  “嘶……”听到这个消息,众人又一次被震住了。

  十名大君王是什么概念!整个诸神知名的貌似也就八位大君王,就算这千年又冒出来几个,也不会超过十人太多,这家伙居然这么疯狂,一下子又搞出来十个?就算是两百年前那场大战,灭神教出动的大君王也远没有这么多!

  “他不是把地狱里的大君王全都拉出来溜风了吧?”傲风深呼吸两下,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却怎么也无法平复心情。

  融洛正色道:“我看就是!地狱到底有多大我不知道,可总不会比诸神大太多的,而且实力强大的人想要通过地狱传送阵前往诸神也肯定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否则以他在地狱的势力早就可以正面和那一位叫板。如今他为了你,连老本都了砸出来,为了保住你所在意的东西,他会不惜一切,我们也一样,所以七王城这一仗,我们绝对不能输,他们有三十四路军团,我们也有十名大君王的后援,我们是有这个实力能与他们对抗的。”

  “嗯,我们绝对不会输的!”暗暗握紧了拳头,傲风的眼神也坚定起来。

  知道了云轻鸿的准确消息,她心中的感动无法用言语形容,那个人已经在离她如此近的地方为她努力着,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理由轻松懈怠!

  深吸一口气,傲风略略平静了一下,将吉尔汇报的消息和交给她的物件一并拿了出来:“融大哥,你看看这个,这是你麾下吉尔小队长在凤凰谷的大营中窃取到的重要情报,远古魔晶大炮的运输线路,我想我们应该做点什么,不能让这威力惊人的火炮真的送到凤飞城去。”

  “远古魔晶大炮?他们还准备了这种东西!”融洛惊讶起来,连忙站起身走过来。

  傲风将一张长两米宽一米的军事地图在帐中铺开,上面横七竖八地画着许多圆圈线条和箭头,大部分线条是黑色的,只有三条线是红色的,这三条先的起始点分别是凤凰谷,光芒幻殿和黑暗幻殿三大势力的总部,明显正是魔晶大炮的运输路线。

  至于其他的圆圈和小线条,应该是他们联军集结的路线。

  这份地图的情报的确很详尽,运用得好的话,能够起到很大作用。

  见到地图上的讯息,融洛脸色变了变:“嘶,三尊魔晶炮!这太可怕了,一旦出现这三尊大炮,只要有源源不断的魔兽内丹,就能影响到整个战场的形势,你说的对,我们绝不能让他们把物资运送到位!”

  秦傲天摇头轻叹:“可他们也不是傻子,一样知道魔晶炮的重要性,所以他们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护送远古魔晶炮。其他两殿我们不知道,光是凤凰谷我们所知的,就有一名大君王,两名议长,四大军团护送,想要从他们口中虎口夺食,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傲风皱了皱眉头:“我们难道就不能出动军团在他们半路上劫道吗?”

  “这是很难做到的,因为对方的行军路线都是在凤凰谷自己地盘里面,我们无法深入进去。”融洛解释道:“战争时期,各方对自己地盘内的传送阵管理都十分严格,虽然还不会禁止通行,但是每天通过传送阵的人流量都会有监控与汇报,一个地方的传送阵人数波动太大,马上就会被人发觉,而诸神地广,不可能就靠两条腿去赶路的。一旦我们有所行动,行军途中走漏了行踪,就不是我们去截道而是人家纠集起几大军团过来围剿我们了,所以不管是他们还是我们,在这段时间集合兵力的时候都没有妄想着去对方阵地中偷袭,除非我们像云教主大人他们一样只有几个人,那样别人想抓也抓不到。”

  “传送阵?行军?”傲风眼神蓦地一闪,略一沉思,心中一个念头已经形成:“如果是这个问题,那好办,我有办法将大军随身带着但却不让人察觉!”

  “什么!你不是在说笑吧!”融洛险些惊得从椅子上蹦起来。

  不怪他如此大惊小怪,毕竟诸神的世界里还没有任何人听说过这种能力,这是连大君王,甚至“那一位”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不,小风儿不是在说笑,她的确能做到这一点!”秦朔轻轻一扬英挺的浓眉,带着与有荣焉的笑意看了傲风一眼,肯定地道。

  秦傲天等人也瞬间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睛一亮,相互惊喜地对望了几眼。

  “小风,你是说,你那个奇异的空间?”

  “那个空间,连数十万大军都能装的进去?”

  “不是说那个空间时间流和外界不一样?倘若时间流相差太远,即使将人送进去,时间久了也会消磨掉大家的斗志和气势的。”

  傲风却是自信一笑道:“放心,这些都不是问题!”

  风云空间的存在,傲风并没有隐瞒身边的朋友,但是众人对风云空间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所以他们都严重低估了风云空间的作用。

  如今的风云空间,地域越发的广阔,一直在持续稳定地成长中。

  前阵子在南方,傲风将众人带来的人送入空间内转移到北境的时候,曾经用精神力探查过这片土地,她惊骇地发现这片空间的领土已经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甚至不亚于诸神东南西北四大联盟的土地了。这应该是和她的实力成长有关,而与空间相辅相成所产生的能量也从极细微的地步到了可以清晰瞧见的一点细流,即使在浩瀚的精神海洋里只有这么一点点,傲风还是可以肯定,这是纯正的黑色!

  黑色能量,君临者的力量!

  傲风相信自己正在走的,正是秦非雨口中的君临者创世之路,继续这样下去,等自己成为大君王的那一天,风云空间就会发生真正的蜕变,里面的时间流也会发生改变。

  即使现在,她的精神力便足以延展到风云府的传送门之外,也就是说,她完全能跳过风云空间直接将人送到北境里。虽然这样要耗费掉很多的精神力而且没有直接收入风云空间本身方便,但也能避免大军一个个从北境传送门初入浪费时间,以及与诸神时间流不同的问题,某种程度上,这已经是跨位面的空间跳跃了,或许再过不久她就能真正掌握这个特殊的能力。

  见傲风如此信誓旦旦,众人的心思也活络了起来,他们知道,没有把握的事情傲风是绝不会说的,但若果真如此,那就可以利用这个便利做很多的事情了!

  这简直就是诸神大陆战争中的至尊宝器啊!

  融洛兴奋地说道:“看来我们不止可以去抢魔晶炮,还能为前线的战争分担掉更多压力了,有了这个空间,我们完全可以像灭神教徒们那样偷袭他们落单的军团,如果能先在他们会师之前干掉他们几路强兵,到了决战的时候就轻松多了。”

  傲风微微点头道:“不错,但夺得魔晶炮才是目前最为重要的,我们要先将这个弄到手才行。”

  “这恐怕不容易,从他们的行军路线来看,短期之内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出手。”一直在旁边插不上话的蓝随风忽然出声,指了指地图上的箭头:“大哥你看,凤凰谷那护送魔晶炮的四大军团,从凤凰谷的中心地带出发,所走的几乎都是凤凰谷最中间的道路,这些路上极少有不能构建传送阵的险地。远古魔晶大炮虽然不能用精神力锁定放入空间戒指等物品中,但却能够通过传送阵,他们在城内控制魔神坛,那四大军团实力又非常强,我们想在城中虎口夺食这不现实。而且如果离着我们七王城和御剑城的地盘太远,我们即使抢到了魔晶大炮运输也是个问题,抢到火炮之后我们也必须护送它出来,这段时间是最危险的,若是深入凤凰谷腹地,只怕附近其他的军团接到风声后随时会围追堵截过来。”

  说到这里,他语声略略停顿,然后白皙的手指又点了点另外一处地方:“以我看来,这里才是我们最好的夺取魔晶炮的地方。”

  傲风仔细看过去,却是地图的右侧部分,靠近凤飞城的地方。

  蓝随风神情专注,俊美的少年身上此时有一种异样的风采,侃侃而谈道:“这里已然接近了四大联军的汇合之所,但同样的与七王城和御剑城也很接近,这里有一处险地万岩山,地形复杂最适合伏击,只要我们在这里得手,进入下一个城市青林城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城池拿下,然后只要经过三次传送,就能抵达七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