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O特别篇你们的男神私下很欢脱呢上(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众所周知,豪华如宫殿般的apo别墅是个神秘而迷人的地方,住在那里的十二个男生更是给众多少男少女产生了无数美好的联想,那些无论怎么看起来都百分百完美的人在私下究竟是怎样一副模样,也是那么严谨认真么,事实估计……嗯,估计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

          朴存熙正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裹着单薄的浴袍站在众人面前,正用浴巾擦着头发,不经意间露出了左胸口的那枚罕见的红色胎记。

          正喝着菊花茶的欧阳莫凑过去凝视半天,突然说道:“存,你知道世人对于身上有红色心形胎记的解释吗,这表示前世有个人遗留了自己的心在你身上。”

          “我喜欢这个解释。”朴存熙惬意地眨眨眼。

          “哈?居然还有这种说法,”从杜子桐手里轻松抢来薯片的尹赫在也凑了过来,好奇地问,“那么那个人是谁啊?”

          “哼,肯定是白羽啦,上辈子把心给熙大了这辈子就没心了,难怪那么薄情寡义。”杜子桐撅着嘴很不满,又把薯片抢回来。

          “存,你和白羽这种‘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在常人眼中,真的很难用平常的眼光去看,我一直很想问你一个问题,”欧阳莫环视客厅中同样带着疑问的众人,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们之间的阻碍是因为性别的原因吗?”

          “其实,我和白羽不能在一起的真正原因是——”朴存熙拖着长音。

          既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那不管某些人露出多么不屑的表情,但其实早就暗自竖起耳朵听了。

          “白羽他不能生孩子啊。”朴存熙遗憾地摇摇头。

          ……

          一瞬间,客厅里寂静到仿佛连呼吸声都听得见。

          “他不能生,你能生啊。”韩夜弦嘲笑着悠悠冒出一句。

          “放心,社长大人虽坐拥后宫三千,但永远当以夜妃为首。”朴存熙笑着凑过去,用指尖暧-昧地滑过韩夜弦的侧脸,然后被韩夜弦万分嫌弃地甩开。

          “夜子已经被存调-戏得体无完肤了,难怪我越看他越有种苦大仇深的感觉。”韩圣一啧啧地感叹道,他肩上那只毛茸茸的波斯猫cotton正用小舌头舔着爪子。

          “唉——”尹赫在抱胸叹气。

          “你叹什么气,反正你也不可能排在第一。”韩圣一鄙视地瞪过去。

          “你不觉得吗,刚才那些对话槽点太多,反而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好了。”尹赫在摊手。

          “熙大,我排第几?”杜子桐眨着大眼睛对手指,忍了好久,这个问题早就想问了。

          “你?”尹赫在一掌把他打开,“个小屁孩儿,再去长高个五公分吧。”

          “尹炸毛你讨不讨厌啊老是提我的身高,我会长高的!再说这跟身高有什么关系?!”杜子桐恼羞成怒地跳到尹赫在身上去泰山压顶。

          杜子桐的攻击对于尹赫在来说跟挠痒痒差不多,实在看不下去的栩哲宇只好把杜子桐抱到一边。

          “哲哥哥——尹炸毛他欺负我!”杜子桐撅着嘴拼命挤出眼泪。

          “可是十二,是你先动手的啊。”栩哲宇温柔地摸摸头。

          杜子桐吸了吸鼻子,没话了,躲到一边去往嘴里发泄般地塞了一大把薯片。

          “诶,怎么感觉你跟灿的气场有点奇怪,”尹赫在用手肘顶了顶旁边的韩圣一,“我听欧阳说你们最近在闹不和,不是吧,都穿一条裤子十几年了的竹马竹马也能吵起来,难不成是因为女人?”

          “你能不能小声点,别让子君听见,”韩圣一不满地又瞪过去,“再说我们根本就没有因为什么女人吵架。”

          “听见就听见嘛,我说你能不能别老‘子君子君’的叫,听着别扭。”

          “不能,我改不了口喜欢这么叫,你们才是别老‘灿啊灿啊’的叫,我听着更别扭。”

          “我就别扭死你,灿!灿!灿!灿——!我靠把这只死猫给我弄远点!”

          “子君!子君!子君!子君——!cotton挠死他!”

          刚进门的朴君灿鼻子通红,此时满屋子都是自己的名字,难怪刚才进门前打了好几个喷嚏。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