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神秘公子(1/2)

加入书签

  翌日,伊水云三人天未亮便早早的辞行,昨夜玉倾宇便让洛涯知会了霍振伟,毕鸾宗的贺寿不容耽搁,故而会及早离去。因此,三人也未惊动霍家的下人。

  伊水云自以为能够摆脱眼前的困境,岂料她与玉倾宇方出府门,便看到晨光微洒之中,霍峥一袭淡紫长袍,牵着爱驹对她含笑而立。

  “我等行程匆忙,大少爷昨夜大喜之日,今日还扰了少爷的美梦,实属不应该,劳烦大少爷相送。”玉倾宇淡淡一笑,对霍峥抱拳道。

  伊水云知道,玉倾宇先发制人无非是堵了霍峥的口,霍峥这一番正装,谁不知他是要同行而非送行?

  然而玉倾宇的话只换来霍峥唇角一扬,对上玉倾宇他还是自持小辈身份,恭谦道:“长老,晚辈自知这几年荒唐,忽略了洛妹妹,如今晚辈幡然醒悟,也请长老看在两家长辈的份上,原谅一二,昨夜晚辈痛定思痛,得知长老今儿早便启程,故此相侯,并非送行,而是希望长老能带着晚辈一同上毕鸾宗,毕竟日后晚辈与洛妹妹的日子还长。”

  霍峥已经搬出了洛寰宗与霍家的情分,如果玉倾宇还不允,以霍峥的聪慧,伊水云担心霍峥会起疑,她知道霍峥是缠上了她,以霍峥的性子,就算此刻将他撇下,指不定会暗中相随,与其如此,不如允他同行。

  “哟呵~我道一早看不到訾湛的人影儿,原来是与佳人相约了。”这一把划破晨雾的清朗嗓门,除了莫笙莫三公子不做第二人想。

  只见莫笙从西侧门轻夹红枣马,快步散漫的近前来,唇边依然衔着一抹玩世不恭的浅笑,颇为打趣的目光在伊水云与霍峥之间一转。

  霍峥看着莫笙,浓密的剑眉轻轻一蹙:“你瞎参合什么?”

  莫笙脸上的笑容一僵,而后没好气的瞪了霍峥一眼,才对玉倾宇拱手:“洛长老,晚辈平州莫家莫笙,此番离家乃受家父之命上毕鸾宗为毕太长老贺寿,不知可否与前辈同行?”

  莫笙嘴上询问着,然而手上的动作却不停滞,一拍马臀,驱入伊水云的队伍,对着站在马车前的伊水云咧唇一笑:“洛姑娘,一路多多照顾。”

  莫笙既然言明是奉家族之命上毕鸾宗,那么伊水云怎么好拒绝?人家也要去,你也要去,同路而行,也不过是多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能力不俗之人,更没有理由拒之门外不是?

  “走吧。”虽然仅有一面之缘,然而伊水云却很清楚莫笙是个什么性子,加之自己的身子的确虚弱,故而无力一叹。

  言罢,已经踏上马车,掀帘而入。轻帘垂下间,伊水云已经端坐在马车内,瞌上了眼睛。

  就这般,伊水云破为无可奈何的与霍峥和莫笙二人同行。

  三日之后,晨光破开雾岚之时,伊水云三人已经站在了毕鸾宗。

  毕鸾宗的牧禾太长老——毕鄢对洛樱的疼爱显然是超乎了伊水云的想象,而这位太长老于医理的造诣也是非同一般,竟然一眼就看出伊水云身子孱弱不“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堪。要知道伊水云借着众生果的遮掩,是丝毫病态都看不出来,就连霍峥和莫笙一路相随都没有起疑,这突然被毕鄢看出,着实惊了伊水云一身冷汗。生怕毕鄢也看穿众生果。

  众生果的威力伊水云自然是万分相信,对上其他任何人,包括佛仙一水在内的天主她都丝毫怯意都不显,可是对上常年与医药打交道的毕鸾宗,对上一生与天下花草树木打交道的毕鄢,伊水云还是有那么一分担忧。

  当然,若是换做全盛时期的她也不会如此,然而此刻她的身子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万不能与毕鸾宗叫板。而且,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唤醒水明珠,恢复她的灵源。

  毕鄢派人将伊水云带到早已经备好的客服休息,亲自去请了毕鸾宗药灵太长老前来为她诊治。

  伊水云面色有些苍白的躺在床上,目光倦怠的隔着薄纱帐幔看着为她诊脉的药灵太长老——毕琦。

  “怪,怪,太奇怪……”毕琦收回手后,眉头紧锁的一连叹了三个怪。

  “师姐,这孩子到底如何?”毕鄢看着毕琦满脸的困惑不由得更加的担忧。

  “这丫头的灵源枯竭,我根本无法摸到她的脉搏。”毕琦摇着头脸色有些古怪,“按照常理而言,这丫头应当……”

  毕琦的话点到即止,然而没有人听不明白,连杏林高手都摸不到脉搏,无疑只能是死人。

  在内间外等候的霍峥与莫笙听后脸色倏地变了,前者是担忧与疼惜,后者是目光猜疑与深思。

  “丫头,你是何时感到身子不适的?”毕琦细细的询问伊水云。

  伊水云苍白的唇角划过一个浅淡的弧度,笑的有些苦涩:“我也不知。”

  无疑伊水云的回答,让毕琦更加的迷惑。然而毕鄢关心的不是病因,而是能否医治:“师姐,你可有法子?”

  “灵源枯竭,自然是要补充灵源。”毕琦横了毕鄢一眼,而后沉吟道,“洛寰宗既然出了花之心,洛老头子仍然将这丫头送到了这儿,即便是告之我们花之心对于这丫头无用。”

  显然毕琦是误会了洛冀知道洛樱身子有问题,让洛樱上毕鸾宗,只是借着祝寿的名头,向毕鸾宗求助。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么?这孩子还这么小……”毕鄢一听毕琦的话,脸色立刻不好看了,眼中也染上了哀戚之色。

  “我是没有法子了。”毕琦幽幽一叹,“这般奇怪的事儿,老婆子这一辈子闻所未闻,想来除了……再无人能够医治。”

  “师姐说的是那位……”毕鄢的目光一亮。

  毕琦见此,再度深深一叹:“师妹,你别怪我不近人情,那位行踪飘忽,且他绝对不会出手救治宗门之人,他与我毕鸾宗还有联系,也不过是利益交换,你若贸然前去清扰他,惹恼了他,整个宗门都会怪罪于你。”

  毕琦的话让毕鄢面色一沉,看着躺在锦榻之上,颇有一点奄奄一息之色的伊水云,脸上闪过挣扎之色。

  伊水云将毕鄢眼中的犹豫与为难看在眼底,冲着毕鄢安慰的笑了笑:“师祖婆婆,听天由命,小樱活了这一世依然知足,若是天命如此,小樱也无可怨尤。”

  “说什么傻话。”毕鄢轻斥,不满的瞪了伊水云一眼,枯瘦的手抓起伊水云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安慰,“孩子,不要胡思乱想,师祖婆婆不会让你有事儿的。”

  “师妹……”毕琦听了毕鄢的话,就知道毕鄢的决定,不赞同的想要出声提醒,却被毕鄢绝然的目光截断,最后动了动唇,才无奈叹道:“罢了,罢了,你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管不了你,若是捅了什么篓子,可不要指望我会帮村你。”

  说完,毕琦就拂袖转身离开。

  毕鄢依然带着慈爱的笑,看着伊水云:“丫头,好好休息一会儿,等你醒了,师祖婆婆定然将能救治你的人带来。”

  毕鄢说完,也没有再给伊水云说话的机会,瞪着眼睛示意要她休息。伊水云心头一暖,也没有再挣扎,而后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毕鄢这才满意的离开,自然也不忘记将在外面等候的人统统带走。

  房间静了下来,感觉不到丝毫的气息后,伊水云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中无奈之色颇重。

  照如今的情形来看,毕鄢必然会时时刻刻的看着自己,这番举动无疑带给伊水云极多的不便。她的身子她自己清楚,如今越发虚弱,若再找不到方法,不出两日她小命休矣。

  可若是贸然行动,不说离不离得开毕鸾宗,就算是侥幸离开了,必然要大费周章,届时她如何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前往终雪山?且不说如此做必然引起毕鄢的怀疑,现如今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一个不慎行迹暴露,她依然是必死无疑。

  心情复杂,伊水云脑子发沉,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伊水云感觉脸色有些微痒,这种感觉她并不陌生,对方微冷的指尖传来的温度也清楚的让她知道,有人在轻抚她的脸颊,而且那一股清爽却刚阳的气息让她清楚是一个男人,一个气息陌生的男人。

  这个认知让伊水云猛然睁开了眼,冰冷含着杀气的目光冷冽的射向来人。水光潋滟的眼底倒影出一张俊逸的容颜。

  这个男人约莫双二年华,一条衔玉雪色缎带将两鬓的两束青丝随意的束在脑后,青丝如瀑自双肩铺散开来,两缕飘逸的垂在胸前,宽阔的额前尚有丝丝斜飘的碎发,恰好遮住那一对斜飞入鬓的剑眉,映衬着那一双幽暗如同沉入水潭深处般的眼眸,挺立的鼻梁,线条刚毅,薄厚适中的双唇,配上古铜色的肤色,让这个飘逸俊美的男子更加的阳刚,看到这个男子就好似看到了初出的太阳,让人温暖与安全。

  然而,伊水云来不及询问,一双大掌已经狠狠的掐住了她纤细白皙的脖子,清亮却危险的声音沉沉的响起:“你不是小樱,说,你是谁!”

  男子的眼睛从她睁开时的柔情满溢到如今的杀气凌然,以及男子只是一眼就看穿她,让伊水云深刻的体会到这个男人与洛樱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

  普天之下,能够一眼就识破众生果,除了对被假扮的那人了解甚深的人之外,怕是屈指可数,就连一生与万物花草为伍的毕鄢都不曾看穿,可见众生果的神奇,而当初在九峰山,她与容夙之所以能够看穿,不也是凭着那一份比对方更加了解彼此的深情?

  显然,眼前这个男子亦然。

  “放……开!”伊水云伸手紧紧扣住男子的手腕,指尖抵住他的脉门。

  男子自然没有这样轻易的松手,掐住伊水云脖子的双手缓缓的收紧,与此同时伊水云修剪平整的指尖也划破了那紧韧的肌肤。随着伊水云苍白的脸色涨红的同时,一串血珠从男子的手腕溢出,沿着粗壮的手臂流淌……

  男子眼中的厉色更甚,然而对上伊水云毫不示弱的冷沉目光,眼眸闪了闪,最后还是选择松了手。

  “咳咳咳……”男子松了手,伊水云呼吸舒畅,身子一软,跌倒在床沿,大口大口的吸气。

  “你到底是谁?”男子满目阴蛰的看着伊水云,也没有去处理手腕上的伤,垂下手,仍由那艳红浓稠的血一滴滴的顺着指尖滴落。

  伊水云平复了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忍着喉头火辣辣的刺痛,目光冰冷的看着男子,声音嘶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被洛涯与洛南护送而来。”

  伊水云的话无疑是告诉男子,洛寰宗知道她的身份,而且她所做的一切是洛寰宗配合的。

  男子目光沉了沉,而后才看着伊水云道:“不管你是谁,不要牵连洛寰宗,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男子说完,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伊水云看着那好似轻烟一般瞬间消失的男子,水荡一般的眼眸微眯。

  这个男子只凭她的一句话,就猜出了她的身份,给她警告,其心思不可谓不深,能够在毕鸾宗来去自如,其能力不可谓不高。然而,伊水云却看不出他来自于何门何派,不过转念一“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想,这家伙对洛樱的一番心思倒是难得,既然如此,与她即便非友也必然不会为敌。

  心里松了一口气,伊水云又闭目休息了一会儿,正要起身去倒杯茶润润喉,岂料她的双脚刚刚落地,外面就传来了轻轻的敲门之声。

  “小樱……”这低磁的声音,伊水云一听就知道是霍峥,“我给你送了晚膳来。”

  伊水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而后扬声道:“霍公子请进。”

  门应声而开,霍峥修长的双腿迈过门槛。沉稳的脚步声从外室慢慢靠近,至极内室,伊水云抬头,目光透过屏风,隔着微风之中晃动的珠帘,看到那一抹颀长的身影。

  霍峥是极收礼的人,并没有撩开珠帘,而是将提来的食盒打开,取出一碟碟精致的菜肴。伊水云也在同时,穿上了外袍,缓缓的朝着外面走出来。

  霍峥刚刚摆好,伊水云便撩了珠帘走出来,抬头看着伊水云不由的温柔一笑:“小樱,你休息了一整日,定是饿坏了吧,快来用膳吧。”

  伊水云并不感觉到饥饿,因为身子不适,胃口欠佳,然而看着霍峥一番心意,也不想过多的纠缠,伊水云温顺的点了点头,而后走到桌前落座。

  霍峥很贴心的先为她盛了一碗汤:“先暖暖胃。”

  伊水云看着递到眼前的这一碗香气浓郁的汤,抬眼看了看霍峥,动了动唇,最后还是把要说的话吞了下去,伸手接过:“多谢。”

  言罢,伊水云便埋头用汤。自然没有看到霍峥因为那一声疏离而又客气的致谢目光顿时一暗。

  食不言,寝不语。

  接下来伊水云自然没有再说话,霍峥也没有再主动开口,而是细心的为伊水云布菜,细致入微的照顾着伊水云用膳。对于霍峥的照顾,伊水云并没有拒绝,因为她虽然只见过霍峥几面,相处几日,却极其了解霍峥这样的人的性格,越是拒绝,只会越是纠缠。

  伊水云吃得不多,很快就放了竹筷,霍峥见此剑眉蹙了蹙,才怜惜的劝道:“再用些可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