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八字不合,谁能得利(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顾凛川吧,方在沈灵均这里斗完心眼,转头去领妻女,又被沈端言的话给惊着,想着自己是不是天生和姓沈的八字不合。klxsw再一想,也不全这样,他跟姓沈的八字不合,姓沈的跟他只有更加不合,怎么说到底受伤的是沈端言。

          不论后边是谁,顾凛川都欲速战速决,只有这样他才能尽快投入到鳌州一应事务中来,龙山寨的事年前要办,那下药的人,月前就得办好,否则龙山寨那边只怕要来不及。皇帝陛下把他投放到鳌州来,他不说做出多大政绩,总要能先无风无浪,有点小花腔的把这年过好,待到来年,咱们再来上牌桌,自然有重新开牌的时候。

          把鳌州的事务暂时交属官代办,只说家中妻女不适,沈观潮这么名垂天下,他的女儿外孙女身体不好,也广为人知,所以倒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人人都觉得,有这么位太太,虽捧着累一些,不过明显不止少奋斗三十年嘛。

          “这几日安排的饮食,我找几个人来暗中盯着,你放心,必是可靠的人。”顾凛川向沈端言打保票后,立马就差人去向鳌州书院借几个人整顿内务,说的是妻女不适,无人打理前衙后院。鳌州书院虽未设女学,但书院先生们的女眷多通诗书晓音律,多才多艺。比如周夫子就有两个十分擅长女医的闺女,嫁的就是鳌州书院的学子,如今都是二十来岁,与沈端言暂作一段时间伴也十分得宜。

          周夫子的大女儿名作周沁芳,小女儿作周郁芳,两位芳娘一来,立马园子里就春意盈盈起来。这两位好鲜亮的颜色,仿若花儿一般,偏不让人觉得俗艳扎眼,只如春风吹开满山坡的花朵,生趣盎然。明而不媚。

          沈端言也高兴能有个伴,周沁芳和周郁芳两人,一个帮忙帮着安排后院事宜时,总会留另一个在沈端言身边陪着说话聊天。看着不显眼。但其实留下的那个,但凡沈端言吃什么,都要先过她的眼。而另一个去安排后院事宜时,也迅速将后院一应人事拢在手中了若指掌:“有二位姐姐在,我也总算可以安心些,只也不知是什么人,为何事而起,可是我平时行事有差池才招至如此。”

          这事儿里吧,不论沈端言还是顾凛川换掉一个,只怕都不会到这样。一时。沈端言还真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人有问题,可再有问题,也不至于想弄死她吧,弄死她谁能得着好呀,谁能得利啊!

          好歹她是个注册分析师。擅长分析利弊,这事却想来想去,因找不到既得利益者,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点子上:“要说我也细细想过,我若不好谁能好,思来想去,真没谁会从我不好这事中收到益处。难道这事上还真有损人不利己的。只要别人不好,就觉得心里会舒坦的?”

          现在这时刻,在沈端言身边陪着的是周郁芳,惯是个嘴毒的,都说嘴毒的人话少,但字字刺人心。偏这位嘴毒吧,话还多,只是又说得让人忍不住想听下去。听完还得想,想完才发现自己怎么听这么多虚白话,还认真把虚白话都给琢磨透。多半要怀疑自己最近闲得慌:“世上什么人也都有,要说损人不利己,远的不说,近的就不少。这种事,妻与妾之间,婆与媳之间,再到妯娌兄弟,甚至父母子女之间都难说不会有损对方,自己什么好得不着的时候。再者说,有时候越是在身边天天晃悠的人,不喜起来便越招烦,多看几眼都在心中巴不得他什么时候倒点霉才好。”

          “未必是非得倒什么血霉,遭什么生死劫难,只是想让你不痛快一下。自然,你这算不上,你这都要命了,到这里就多半不是血亲。有这么几种可能,或是你碍了人眼,又或是你挡了人道,再来还有坏人前程、坏人财路、碍人升擢之类。你且仔细想想,是否曾有这样的人在你身边出现,又或是你到这里之后,可有什么人言行举止有些许不同于旁人。这样的时候,就得从小处看,大处往往看不出什么来。”周郁芳说到这,才算把沈端言这个小小的问题答完。

          要搁沈端言,一句话就能答完了:“对,姑娘你没错,这世上就有这么蛇精病的人,属于知道别人过得不好也就开心的典型品种。”

          不过沈端言还总结出点其他东西来,比如:“你的意思是,我要么碍眼,要么碍手,反正就没有不碍着的时候。诶,我这般纯洁善良之人,怎么也有人要来害呢,小红才这么点儿,要害了我,小红日后要么是白雪姑娘,要么是灰姑娘,哪个似乎都不太美妙似的。”

          “白雪姑娘?灰姑娘?”周郁芳对沈端言时不时冒出来的辞儿有点不适应,不过,就当是某个故事里的角色名吧,应该是死了亲娘,有后妈的?不管怎么样吧,反正接着说这个事:“你别说这些,就照着想下去,看是否有人自己不得利也要损你性命的。”

          沈端言:……

          姐姐,我真想不起我生命里还遇上过这样的人。

          从到夏朝起,沈端言就十分注意,虽不爱与他人亲近,太出门交际,但每当与生人在一起,她都尽量拿出职业精神来。不说八面玲珑,至少也不应该有人嫌她嫌得想要把她从人生这条路上直接像块残砖破瓦踹到路边去当渣子:“委实想不起,若能想得起,何必要劳烦夫君为我出面去查这件事。”

          “这话在理,顾大人乃朝廷大员,不过爱妻爱女也是应当,倒不算劳烦。”周郁芳问半天,想着从沈端言这里大概什么名堂也问不出来,倒不如把那个叫花茶的小姑娘喊来,问问她是不是能记得点什么。

          花茶因是沈端言从小一直在身边的,且又是亲戚家的女儿,自然,花茶不会有什么。只是周郁芳担心的是,有时候小姑娘可能什么也都看到,可能她自己不注意就把这事放下,然后现在再提,她就什么也都模糊掉,要她说能指证的事,只怕十分不易。

          花茶天必活泼,很多事都不挂心,所以周郁芳想的十分有道理。问完花茶,周郁芳耷拉着脑袋决定,以后不再跟小姑娘交谈了,因为压根没法愉快地说话啊!

          问花茶:“你自来后,可有见过什么行事不轨之人,不在别的地方,就在这后衙。”

          花茶:“没有啊,大家都很好啊,有什么好吃的都记得我,有什么好玩的都会叫我,我觉得这里的人都很好很好呢。不过……不过还是比不过青茶姐她们,我还是更想……”

          周郁芳:我总算找到比我还话唠的人了,长安城里的小姐妹对她好,她能念几十句不重样的,到鳌州府后,后衙里的人对她一点点好,她也能念叨上好些时日。

          念叨归念叨,花茶这样念旧念好的人,是十分招人喜欢的。不过,于事无补啊,对这事来说,真是一点用处也没有。周郁芳做事仔细,揪出人这件事,主力军就是她——从小就是个破案谜。这事本来一个人来就行,结果周郁芳非要邀着姐姐一起来,这样她可以把重心放在“破案”上。

          多方问询无果后,周郁芳决定,跟她姐姐商量着把后衙的“热度”降低一点,然后又放出话去,只说沈端言身体有好转,再下几服药就会好起来。然后姐俩只围着沈端言转,明显的后衙又处于“无政|府”状态,想做点什么小动作不要太方便。

          果然,这事一松,话一放出去,很快就有了反应。周郁芳接到线索时,赶紧跑到现场,有道是“捉贼拿赃”,如果能捉个现场,简直不要太完美,周郁芳就期待她笫一次“破案”能打个完美的标签。

          嗯,人家跟名捕相公别着苗头呢。

          “咦,怎么是这小姑娘。”来的居然是花茶,可花茶这懵懵懂懂的样子,看着怎么也不像。周郁芳皱眉没出现,说会有人来接头,那就肯定一个人不成。

          结果……花茶神游物外一般飘开去!

          周郁芳:果然,花茶这样的小姑娘卖卖痴就好,不适合这样的阴谋呐。

          不过,这事不简单,因为花茶来过后,再没其他人来。这是要让她怀疑花茶小姑娘的节奏咩,摔,老娘的相公是闻名六道的名捕,就这么点假象也想骗过我去,当名捕是嫁着玩的么。不要污辱我的智商好不好,就算要污辱我的智商,也不要污辱我相公的智商。

          我相公,可是已经成为名捕头的男人!

          于是,某名捕夫人,行走在成为名侦探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我妈居然有自恋属性,这技能有前途#

          #名侦探不是柯南么#

          #名铺不是展林人么#

          #话唠不用吃药,因为会一直萌萌哒,前提是,别跟我唠#

          #好茶好水好听众,鳌州府后衙欢迎您来唠嗑#

          ps:

          明天早上那张可能还是要迟一点,因为已经撑不住了,睡觉睡觉睡觉,现在完全没法熬夜,困得一塌糊涂。可能有没修改好的句子,如果看到欢迎提醒我哒~

          佳佞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