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6(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四章人性

          太……太过分了!郭子纹忍不住肚子里的翻腾,继续哇的弯下腰来吐了一地,别说晚饭了,似乎自己的满月饭都吐了出来。吐得眼泪鼻涕都掉了下来,但还是有些愤慨的嘀咕着。

          过分吗?许平强定了心神让自己安稳一下,嘲讽一样的说你吐掉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却是活命的粮食,这样才是最过分的。

          人不是牲口,不能这样!郭子纹感觉自己的神经都有些受不了了,歇斯底里的喊叫了一下。

          在这种时候,人连牲口都不如!许平说着的时候,眼光不觉的一冷。有几个难民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两人,起了歹意拿着石头或者木棒默默的走了过来。郭子纹看着他们要吃人一样的贪楚眼神,心里就一阵的恶寒,本能的躲到了许平的身后。

          张虎虽然心情也是不好,但也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没等他们近身就脚步沉重的走了过去,眼里一阵愧意,面色一沉。刀一出鞘,在他们来不及惨叫的时候闪过几道寒光。

          看着眼前几个活生生的人满面痛苦的捂着喷血的脖子,软软的倒了下去。他们倒在地上似乎还在轻轻的抽搐着,郭子纹感觉到自己的神经都快崩溃了,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和自己从小到大的想法根本没相同之处。

          既然他们是那么可怜的人,为什么还要起歹意呢?

          惊讶吗?许平看她整个人都在颤着,白智的脸上尽是茫然和不解。走上去轻轻的搂住了她的肩膀,声音虽低却是有几分哀愁的说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解脱,知道吗?为了活命,他们想把我们杀了,抢了我们身上的衣服、银子,进到城里去就等于是饿不死了。而我们为了自保,就只能杀了他们。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郭子纹眼睛睡得很大,似乎已经有些癫狂了,自言自语的呢喃着,说话的时候小巧的嘴唇都在着颤。

          为什么不是呢!许平也不管她眼里开始冒着血丝,整个人近乎快疯的震惊。走了几步过去,将趴在一个难民身上啼哭,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的小男孩抱了过来,语气温柔的说这就是一个孤儿,他该庆幸的是他的父母不是饿死也不是病死的。

          难道你想?郭子纹以为许平要杀人灭口,连这样的小孩子也一起杀了,惊得喊说他才是个小孩子而已,你不能这样。

          确实,挺可爱的!许平温和的笑了笑,摸了摸小男孩的脸说我确实想过送他去和父母团聚,不过刚才的那些人可能并不是他的亲人,所以想想还是算了。

          呼!郭子纹这才松了一口气,听着孩子在许平的怀里饥饿的啼哭,感觉心里一阵阵的酸。

          孩子,你饿吗?许平一点都不在意他身上的污垢,将他的脸擦了一下后柔声的说要不要吃点东西。

          饿,饿!小男孩呀呀学语的哭喊着。

          等他答完以后,许平微微的一笑,抱着他来到树下,将他放在了刚才郭子纹吐的那个地方,指着那一摊还冒着热气的呕吐物,柔声的说吃吧!不要……郭子纹歇斯底里的喊叫起来,想冲过来阻止。许平马上一把将她的腰抱住,冷漠的说这就是你刚才过分的地方,自己看看吧!小男孩饿了许久,吃的都是一些树皮或者观音土。这时候竟然睁大了眼睛趴下脑袋疯狂的舔吃着泥土上的呕吐物,看起来还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

          郭子纹绝望的看着这一切,再一看刚才那口煮着人肉的锅子,已经有别的难民受不了香味而围了上去,为了生存开始喝着锅里的汤,甚至还为了争抢锅里的人肉而打了起来。

          看着一今年轻的难民,用石头将另一个人的脑袋打破,然后欣喜若狂的抢着那只煮熟的人手,跑到了另一个树边,把还冒着烟的肉递到了一个病怏怏的老人家嘴边,两人一起流眼泪的啃了起来。本来这尊老的一幕该是很温馨的,但现在他们吃的是人肉啊,郭子纹感觉自己已经疯了。

          沉寂的城外,这边的热闹显然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开始有难民围了过来,瞪着眼睛看着地上的几具尸体,虽然这样的人是少数的,但有的为了家人能活命,就算是吃人筋骨都在所不惜。

          郭子纹感觉自己想哭都哭不出来了,似乎眼泪全哽在了心里,一阵阵的疼。许平轻搂着她的肩膀,咬牙切齿的说这就是民间,这就是饥饿。那些高高在上的老学究,只知道什么误国误民,哭闹上吊。为什么不用他们那养小妾的钱来救活这些人呢!不知道,不知道啊!郭子纹彻底的被击垮了,歇斯底里的尖叫了一声后,眼泪崩溃一样的流了下来,扑在许平的怀里哇哇的大哭起来,喊的时候声音尖锐得让人耳朵一阵的疼,明显就是一个少女该有的声音。

          许平也不多说,这一切别说是她了,自己都有些受不了。虽然听说过城外是一片人间地狱,但没想到竟然会凄凉到这样的地步,亲身所见和听闻给人的感觉到底是不一样的。现在自己心里也是感觉特别的酸,如果不是强忍着,都有种想和她一起哭的冲动。

          虽然是在晚上,但却可以看出脚下的土地根本没多少杂草了,而且连草根都被翻动了,一眼看过去,树林里能吃的树皮几乎都被他们啃光了。这样凄厉的一幕,即使许平想安慰她几声但却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张虎警惕的查看着四周似乎还在关注这边的难民,或许是因为他砍死了几个人,这时候倒是没人敢再上前。

          哭了许久,待到她无力再流泪的时候。许平和郭子纹无语的一起坐在了马车上,默默的注视着躺得满地都是的难民,直到天空已经开始挂起了鱼肚白,这才察觉竟然不知不觉的看着这荒凉的一幕整整一个晚上。

          来了!许平突然有些激动的说了一句。

          什么?郭子纹疑惑的看了一眼,从城门里浩浩荡荡的出来了一群斯文得体的读书人,一个个穿着鲜艳明亮,摇头晃脑的走到了难民的中间,正高声的喊着什么。

          他们要干什么?郭子纹疑惑的问道。

          许平看着这群老不死的一个个摆开架势,冷笑了一声后说他们想用自己的学问来拯救这些已经没了人性,只知道生存的难民。用他们的学问来让他们知道这样的生存方式是不对的。

          这也是许平的主意,临时让人去请礼部的学究们来这里开讲。这群老东西还真以为是许平终于觉悟了,一个个高兴得像是死了老婆一样。天刚亮就打扮一新,准备在储君的面前好好的卖弄一下自己的学识。

          郭子纹沉默了,经过昨晚的一幕幕,再也不可能相信这样天真的事情生。这些人需要的是食物,可以活命的食物,而不是这些大道理。

          果然,那些学究们一个个衣冠楚楚的知乎者也的开讲了。难民们本以为又是有哪个善心的人来布施,但一看是这样的一幕,一个个立刻就失望的离开了。人群潮水一样的围了上来,比潮水还快的散开了。

          那些学究们站在原地上看着难民们失望的走了,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似乎还在愤慨这些人真不知好歹,天真的以为他们来这教授是给这些蓬头垢面的难民们很大的恩惠,而他们的不领情是对自己绝对的侮辱。

          现在觉得正常吗?许平善意的问道。天一亮,仔细的看这个郭子纹,除去男子的打扮不说。玉面胜雪,水灵灵的黑眼睛,长长的睫毛,小巧而又精致的鼻子,樱桃小口瓜子脸,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尤物,看这年纪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浑身上下散着少女青春动人的气息。

          身高一米六左右,略显柔弱了一些。虽然感觉胸和屁股都不是太大,但比例也是不错,该育的地方也正在慢慢的长成。身上特有少女的青涩和体香也是十分的迷人。

          郭子纹丝毫没想自己在许平的怀里窝了一晚上,现在抬头迎上男人火热的眼光,脸一红娇羞的低下头去不再言语,心里像是翻江倒海一样,但却是没半点的挣扎。

          这时候,城门又出来了另一群浩浩荡荡的人。一辆辆马车运送着一袋袋的米面还有十几口足有两米多宽的大黑锅,领头的却是赵铃和张庆和,虽然看起来都有几分困意,但也可以看出他们一走出城门看到眼前情景时候上瞬间的沉重。

          我们过去看看!许平温柔的拉着她的手,轻轻的随着涌动的难民走了过去。

          家丁们俐落的支起大锅,指使着难民们去拾柴火。难民们一哄而散,没一会就搬来小山一样的枯枝,熟练的将一个个锅里的水煮开以后,大米、小米还有其他的杂粮往锅里一下,四散的粮香顿时就让众人的眼睛都放出了亮光。

          站在前面的小孩站已经忍不住流起了口水。

          赵铃看见了人群里穿着鲜艳,特别显眼的两人,脸上甜甜的一笑,刚想打招呼的时候被许平一个眼神给阻止了,张庆和也是明白了许平的意思,所以两人都心照不宣的当没看到,继续指挥着下人们支锅熬粥。

          十几口大锅排成一列,随着水的沸腾一起冒着香味,如果不是有天都府的捕快们在旁边虎视眈眈的守着,只怕这一会早被饥肠耱辅的难民们抢光了。

          赵铃款款的走上前来,仪态得体的朝人山人海一样的难民道了一福,本有些骚动的人群立刻就安静下来。

          诸位乡亲,今天奉太子殿下的话,开始在这布施。闻听各位的难处,太子殿下也是急得寝食难安。虽不宽裕,但也想尽点绵薄之力帮各位乡亲渡过难关,还望各位能守一下秩序,先让我们的孩子们填饱了肚子好吗?温柔的话语虽然小声,但面对鸦雀无声的人群却是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这时候的赵铃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女神了,每一口粗重的锅里,都承载着他们活命的希望。

          难民们并没有欢呼太子万岁之类的话,也没几人激动的喧闹起来。反而是大人们一个个老实的退后,像排山倒海一样的散开了一大圈,一个个饥饿的小孩从大人的腿间跑了出来,有的孩童还不会走路,就由亲人抱着走上前来。

          虽然一个个都是蓬头垢面,衣不遮体,但却从他们单纯的馋相里看到了最纯真的渴望!

          赵铃手一挥,家丁们立刻给一个个孩子盛着粥,还一个劲的嘱咐他们小心烫。孩子们立刻就睁大了眼睛吃了起来,大人们虽然在后边默默的看着,但很多人的喉咙却是一动一动的吓着口水。一切似乎和昨晚没半点的牵扯,看起来是那么的井井有序。

          郭子纹目光温和的看着这一切,大人们主动把吃的先让给孩子,有的甚至口水都滴到了地上但还是没有前进一步;而孩子们喝着粥的时候,眼光还惦记的寻找着人群中自己的父母,浓浓的情感从小小的动作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这才是真正的人性啊!

          让开让开!人群之中突然一阵的喧闹,原来是礼部的学究们一看商部和太子府的人来了,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被戏耍了,一个个顿时恼羞成怒的跑了过来。

          没等他们走进前来,张庆和立刻档在了赵铃的面前,冷着脸问:诸位大人有什么事吗?我问你!为的白胡子老人特别的愤慨,直接就指着张庆和的鼻子说你这满身铜臭的家伙,竟然胆敢借太子殿下的名义在这设粥场,是谁允许的?你管不着!张庆和得了御扇以后底气也足,将他的手拍开后有些火气的说我本来就是殿下钦点的商部尚书,论官职恐怕比你还高吧,轮不到你来这里指指点点的。

          你……这段时间张庆和一直忍气吞声,学究们似乎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的强硬,不觉得有些错愕。但马上有机灵的反应了过来,恶声恶气的说商部并非朝廷六部之一,你这小小的商人还自称什么官员。

          就是,我们都是科考出身的。

          恐怕你连笔都不会拿吧!张庆和对于他们的冷嘲热讽忍耐了好一会,也不去理睬他们。而是眼里精光一闪,走过去装作一副无奈的样子,朝已经把注意力集中到这边的难民鞠了一躬,唉声叹气的说诸位乡亲,今天万望各位为张某讨一公道。

          对于这些当官的在干什么,难民们心里还是犯着嘀咕,所以没几个说话的。

          学究们一时间也找不出什么话来说,只不过是因为被戏弄而恼怒,现在张庆和的态度更是激起了他们的怒火。马上就喝骂起来你们就是在误储君,什么商部,什么天工部全是游戏之物,害得当今太子整日沉迷奇技淫巧,要是误了天下之道,你们就是千古罪人。

          张庆和也不答理他们,而是眼睛一红,声泪俱下的说乡亲们,张某虽一介布商,但自问未曾作奸犯科,鱼肉百姓。因此也得太子殿下青睐,于其麾下尽一绵薄之力。即使是善意散财,却遭这伙人百般阻挠。

          众人有点摸不清张庆和把他们的恩怨搬出来干什么,赵铃这时候马上适时的走了出来,接着泣不成声的张庆和的话说乡亲们,太子府余粮已尽数布施,太子殿下仁德,想遍开粥场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一袋袋的粮食都是张大人捐赠的。

          顿了顿,见众人又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赵铃这才转过头来,冷冷的瞪着老学究们,一字一句的说可是有人自命清高,认为铜臭之银不可活命。即使张大人倾其家产买粮布施,却也是落得一个误君之名。

          我……我们没有!老学究们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这是一唱一和的想算计他们,从头到尾他们也不敢把布施难民拿来说事啊。刚想辩解,声音已经被难民们的议论声给覆盖了。

          开粥场有什么不对啊?比起我们老家那些地主老爷,张大人是个好人啊!对啊,太子殿下布施咱们,似乎也碍不到他治国的事。

          等到人群讨论的情绪有些激动时,张庆和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念叨着为人与善,却反而落得恶名,我这图的是什么啊?声音虽小,但也是很多人听见。一个掌柜模样,看起来应该是张庆和家人的中年男人这时候也明白过来,眼珠子一转后走上前一把扶住了张庆和,恶狠狠的瞪着老学究者们,故意大声的吼道老爷莫伤心了,竟然如此我们还做什么善事啊!救济灾民反而落得个恶名,无亲无故的老爷散财救济已经仁至义尽了,既然咱们做的不对,这事交给他们礼部去办。

          张庆和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摇着头在他的搀扶下,一副气坏的样子回到板车上闭眼喘着大气。

          许平不禁偷笑了一下,这张庆和会做生意也会演戏啊!要这点小事就能把他气成这样,估计早被礼部的这些老东西给气死了,哪还有命在这上演什么百姓救星的大戏。

          赵铃虽没落泪,但也是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轻启朱唇说既然如此,我们也不便再开粥场了。非太子府不仁,请各位乡亲见谅。

          说完也是落寞的退了回去。

          这下,老学究们冷汗都下来了。好几万的难民啊,一个个都目露凶光的朝自己看来,这两人一唱一和间竟然就把自己这些人深深的给陷了进去。摆着手想解释,但被难民们越狠毒的目光吓得说不出话来。

          粥依然在给小孩们,有的小孩一边吃着,还一边跑回亲人的身边哭问是不是以后没得吃了。赵铃和张庆和都一副伤心的样子坐在城墙边,悄悄的相视一下,彼此都偷笑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摆出一副失落的样子。

          毕竟这年头当官的确实吓人,而且等级制度很是严厉的。起先难民们是敢怒不敢言,但看看粥的人一个个脸色都冷了下来,摇头叹息的样子。难民们中有脾气不好的终于忍不住了,抓起地上的石头朝老学究们丢了过去。

          人群中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走了出来,手里竟然抱着一个小孩子的尸体,饿得都只剩皮包骨了,原本应该天真的笑脸这时候却显得特别的痛苦。年轻人默默流着泪,眼神阴狠的看着他们,咬着牙哽咽说:难道我们就不该活命吗?话音虽低,但一字一句却像铁锤一样敲打着每个人的心脏。

          一个小男孩突然走上前来,仰头看着这些白苍苍但却面色红润的老学究,头一扬,一团不知道是泥巴还是大便的黄东西朝他们丢了过去。

          人群这时候压抑不住了,群情愤怒的朝他们围了上去,一个个丢着石头之类的东西,一边叫骂道商部没错,他们给我们饭吃。

          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你们最该死。

          要不是你们贪污赈灾银,我爹不会饿死了。

          或许是为了泄失去亲人的痛苦,所有人把矛头都指向了他们,一个个挥泪的喊叫着,石头和树枝像下雨一样的朝他们丢了过去。老学究们的辩解和慌忙的惨叫声都被人潮淹没了。

          场面一时间有点混乱,不过却没人去碰到粥场的任何一人。许平牵着郭子纹的手,在远处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不用说,他们肯定会被这些压抑了许久的难民们打死。

          张庆和心里一阵舒服,被这帮老东西闹了那么久,现在算是报了一箭之仇。如果不是要把戏演到底的话,真想摆一桌酒菜好好的爽一下。借刀杀人真是爽,看着眼前的一幕张庆和乐得差点就想跳起来。

          赵铃也是在天工部的事上没少受他们的气,隐隐觉得这样诬陷是不是有点不好。不过一想到自己的爱郎一直被他们烦得吃饭都在叹气,也就把这一点的同情也抛去了。

          人潮推来推去好一会,等人们纷纷散开来的时候,几个老学究已经倒在了地上,浑身不是泥巴就是血水,一个个看起来是没救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死的是朝廷命官,一个个顿时就愣住了。难民刚聚集京城的时候难免会有躁动的,也有一些人试图想混进城里去??。但在天都府和禁军几次血腥的镇压以后谁都不敢有这想法,眼下死了几个朝廷命官,那朝廷一难还不得把这些人全杀了。

          场面又是鸦雀无声了,原来骚动的人潮一时间笼罩上了一阵的愁云,一个个沉默着,看起来都是愁眉苦脸,惊慌失措。

          张庆和知道是自己该出场的时候,一副慌张的样子拨开人群。看着地上已经被打得和乞丐没什么区别的老学究们,有些不放心的伸手试探了一下,确定他们全都没气了,心里暗爽得真想笑出来,不过脸上却是一副吓呆的样子。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张庆和故作惶恐,两眼无神的念叨着完了,完了。他们可是朝廷命官啊!难民们也是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也知道自己闯下了多大的祸,这时候看着张庆和颓废的样子一个个心里一阵的酸楚,却也是隐隐的害怕起来。

          大人,人是我杀的!这时候那个抱着孩子尸体,最早难的年轻人走了出来,跪在了张庆和的面前,泪流满面的说我认罪伏法,杀人偿命。

          不!不!张庆和慌忙的摆着手,一副惊慌得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

          年轻人却是一脸的决绝,语气决然的说草民已经无家可归了,犯下罪事不可连累大人。此事系我所为,与大人无关。

          说着,看了看怀里的孩子,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一边磕头一边哭泣着恳求说草民别无他求,但求大人赐一口薄棺将小儿入殓,小人妻儿已死,留一人苟活于世也无用处,草民来生做牛做马都会报答大人的大恩大德。

          或许是被他给感染了,人群里一些孤独伶仃的人也走了出来,什么都没说,一个个满面决然的跪在了他的旁边。

          许平赞许的看着这一切,到底还是有情义的人多。昨晚的一切也只是为了生存而已,现在总算看见了他们善良的一面了。礼部的人虽然死的是活该,但他们能在这样封建的思想下毅然的出来顶罪可真是不容易的事。

          张庆和呆了好一会,有些无神的嘱咐家丁将几位学究的尸身收殓送入城里。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身来,叹了口气,满面严肃的抱拳说死几位礼部官员可不是简单的事,此事别说张某了,或许连太子殿下还会受到牵连的。即使你们顶罪,但张某估计还是难逃一劫啊!大人!难民们山呼海啸一样的跪了下去,有的孩童虽然不懂事,却是随着父母一起掉着眼泪。

          罢了!张庆和爽朗的笑了起来,说你们认罪也于事无补,还是好好的活下去。此次回去,要杀要剐张某随便他们就是了。

          大人!人群里激动的一声喊叫,一个个声泪俱下,就连一些不懂事的孩童都被父母拉着一起跪下。

          许平对他再一次另眼相看,这做大生意的到底是会收买人心。虽然这事处理起来会有点头疼,不过难度应该也不会很大,要是能借这个事提高一下商部的名声也是不错的。

          无须多言!张庆和大声的让家丁继续粥,一边满面严色的让下人将自己绑上。

          张某自请罪责,诸位乡亲能做的事就是好好活下去,知道吗!勿负了张某和太子殿下的好意,张某还会继续开粥场的。为了孩子们,你们都要活着啊!张庆和说话的时候眼泪掉了下来,大喊了几声后,一转头,脚步坚毅的上了马车。

          难民们感动得一个个长跪不起,目送着他的身影回到了城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