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宝贝,我想亲亲它(1/2)

加入书签

  ?122 宝贝,我想亲亲它

  小冬点头如捣蒜,“像,像,像。《》”哎呦喂,手链的小细钻石太闪了,闪得她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她无比崇拜地看着叶柯,皱着眉头说,“那……那我又欠你好多钱了……”

  叶柯用手指在她脑门上一弹:“又说鬼话,你老爱说鬼话,谁要你还了。”

  “可是总有一天我要还给你的啊。”或许是我毕业之后,或许是我工作之后,或许是……总之会有那么一天,我都计划着的。

  叶柯吐出一口气,不想跟她理论了,今天跟她说的话恐怕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好困,睡觉去了。”说着,他托着小冬的屁股站起来,“要不要先洗澡?”

  小冬凑近他的脖子里闻了闻,“洗吧,有汗臭味。”

  “那是被你闹的。”

  “哪是,明明是你闹的,是你是你就是你。”

  “……”叶柯说不过她,只好无奈地承认,“好,是我……”

  有时候,把小丫头当小孩子养着宠着并没有什么不好,她没有多少心机,也没有多少脾气,她生气绝对不会气很久,只要他有心,她就会回来。叶柯觉得自己赚到了,他以为像他这种脾气古怪又有感情洁癖的人,很难找到相伴一生的人,他以为他会孤单一生。有时候想想,真应该感谢杰森的下药,真应该感谢父亲的逼婚,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第二天,明媚的太阳光都照进窗户了,叶柯和小冬还窝在被窝里睡觉,若是以前,早都晨跑回来了。

  叶柯有早起的习惯,生物钟准得很,不管昨晚睡得多晚,第二天都会准时醒来。他醒了,胳膊上有小丫头枕着,他不想动,更不想起床,用另一只手揉了揉沉重的眼皮,他答应她今天可以睡懒觉的。

  人啊,惰性就是这么养成的。

  看着窗外的明媚,他忽然想到了蒲公英,脑海里有个画面在播放,风一吹,蔚蓝的天空中飘着许多蒲公英,一把把白色的降落伞,带走了一片片希望。

  那么,小冬的希望是什么呢?优异的学业,良好的工作,亦或是……美满的家庭?

  叶柯小心翼翼地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拍照功能对着小丫头的睡颜拍,丫头睡着的时候也是这么的可爱。

  “妈妈……”忽然,小冬轻吟了一声,动了动身体往他的胳肢窝里钻。

  叶柯伸手抚摸着她的睡颜,轻轻地将她脸颊上的乱捋到耳后,他经常听到小冬在夜里呼唤妈妈,叫人听得心疼,他想,小丫头一定是想妈妈了,小丫头的希望,是跟她妈妈团聚吗?

  其实,蒲公英除了代表希望,还有另一个花语,那就是思念。

  关于xx财务公司,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被警方抄了窝,关于林达,不知所踪,警方正在全力通缉,关于那五百万,也早已经拿回来。叶柯说他年后处理,是真的处理了,绝非虚言。但是,关于朱巧珍,他并没有做什么,因为小冬从来不会在他面前提起,只知道她还在昆山老家躲债。

  他知道小冬也有高傲的一面,谁都有自己的秘密和底限,他不愿去戳破,他希望有一天小冬能够自己告诉他。有那样的母亲并没有什么,选她当妻子的那天起,他就知道小冬的身世,他并不在意。

  小冬微微皱着眉头,嘴唇一直在动,但没有说话,不晓得是在做梦还是干嘛,总之睡得并不安稳。叶柯低头,轻轻吻着她的额头,她的眉角,她的鼻子,以及她的嘴唇。

  忽然,小冬毫不客气地抬起脚,直接架在了叶柯的腰上,要有多舒服就有多舒服。叶柯一笑,他的小丫头连睡觉都不安耽。

  “老公,你吵醒我了。”小冬依然闭着眼睛,嘴里轻声抱怨着。

  叶柯捏了一下她的脸,“那你是想继续睡呢,还是想去游乐场玩?”

  小冬倏地睁开眼睛,“游乐场?”

  “嗯哼,天气不错,带你去玩玩。”

  “好耶!”小冬激动得跳起来,她一条腿已经在叶柯的腰上,这一跳,干脆整个人直接趴到了叶柯的身上,“太好了,我早就想去了。”

  叶柯看着她,眼光不自觉地往下移到了她的领口,睡衣的领子很大,她一对小白兔呼之欲出,还与他的胸膛摩擦着,看得他立刻有了反应,男人早晨的欲望是很强大的好吗。

  叶柯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对小白兔,说:“宝贝,我想亲亲它。”

  小冬羞涩地笑了笑,“你是讨厌鬼。”

  “嗯,我就是讨厌鬼。”说完,叶柯抬起头吻了上去,他紧紧抱着她一个翻身,直接将她压在身下,然后不断地亲着她的脖子和锁骨,一只手伸进睡衣里面握住一个,另一只手撩起睡衣的下摆,直接给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