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发飙的小丫头(1/2)

加入书签

  ?166 飙的小丫头

  叶柯没有追去,而是认真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脸上……写着什么?

  叶柯越看越觉得自己龌蹉,两个背叛很明显地写在身上,他翻开蹭着口红印的衬衫领子,领子下面是一个鲜红色的吻痕,很明显是才印下不久的。《》

  小丫头今天心情不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抱着他的时候又看到了这些东西,可混蛋的他确实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叶柯啊叶柯,你是不是疯了!

  当唐佳卉冰凉柔软的双唇吻来,他承认他是不想推开的,思念了这么多年的恋人,因为他的父亲而迫不得以与他分道扬镳,她在外面一定受了很多苦,不过她从来没有指责他的父亲一点不是。

  他曾经对她承诺过一生一世,她是他唯一正儿八经地承诺过的女人,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曾经年少不羁的岁月,有这么一个女孩,与他一起笑过哭过爱过痛过。

  就当是为七年空窗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也好,他最终接受了这个吻,绵长而熟悉的热吻,那是久违的感觉,也夹杂着太多的无奈和不堪。

  “叶柯,我应该早点回来的,对不对?”

  叶柯脑海里回想起这句话,这是唐佳卉最后在他耳边说的话,当时他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唐佳卉从来都是咬紧牙关说着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可是今天,她一反常态,他知道她心里还有他的。

  叶柯摇摇头甩去唐佳卉的身影,他有轻微的洁癖,对感情更是如此,如果他从来都没有对小冬动过心,那么,他今天大可以毫无顾忌地把唐佳卉追回来,可是,他知道小冬已经深深地走进了他的心里,他喜欢这个爱笑爱哭的小丫头,他喜欢这一份计划之外的责任。

  叶柯,清醒一点,小冬才是你的妻子。

  快回到房间,乍一看房间里空空如也,仔细一看,床上隆起了一个小身子,小冬弱小的身子缩在被子底下。

  这丫头,平时最怕热了,现在空调都没开,澡也没有洗,一身的臭汗就往被窝里一躺。

  叶柯开了空调,然后上前掀开被子,抱她起来,“小冬,去洗澡。”

  小冬像一滩烂泥一样随他抱着,脸上间都是湿的眼泪,头黏了一脸。

  叶柯既悔又恼,抱着把她拖了起来,“洗澡去,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别就知道哭,你是大人了,遇到问题就知道哭怎么行?”

  小冬突然一使力挣开他的手,站在床边面向着他,虽然比他矮了一截,但气势绝对不输他,“是谁让我哭的?我又会因为谁而哭?叶柯,你总是自以为是地说我这说我那,是啊,我安小冬就是一无是处,做什么都做不好,没思想没骨气,没文化也不努力,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我不稀罕,谁要你们看得起,我就是这么一个人,教也教不好了,你别再指望我能有什么出息,我成为不了你的骄傲,唐老师才配得上你。”

  叶柯越听,心里的担忧就越深,眉头紧蹙地看着她。

  小冬满脸涨红,说话又急又冲,根本不给叶柯插话的机会,“你就承认你忘不了她吧,整天光想着她有什么意思?你难受我也难受,你爸的反对怕什么,你不是从来都不听你爸的话的么,你连私生女都敢娶回家,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我祝你跟唐老师破镜重圆,喜结连理,早生贵子,你爸妈抱孙子还来不及呢。”

  “住口,”叶柯大吼一声打断他,他的脸色都有些扭曲了,“你在说什么鬼话?!”

  小冬伸出胳膊往嘴巴上面一擦,鼻涕眼泪擦了一团,头乱糟糟的,整个人就像一个小疯子,“行了,别再装了,你别张口责任闭口义务的,我不是你的责任,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和责任,我不愿做你的责任。”

  呵,责任,这就跟上了床之后说一句“对不起”一样伤人,他对她只是责任吗?她不需要责任!

  叶柯深深地看着她,他从来都不知道小丫头的心思会这么细腻,他有意无意的话语竟然令她这么在意。

  小冬继续说,边哭边说,“你从来都没有说过你爱我,每一次都是我说我喜欢你我爱你,你就说一句我也是,你也是个头,你别当我是傻子,我不玩了,一点都不好玩,比在安家装包子还辛苦,叶柯,你,嗯……”

  飙到一半,叶柯猛地捧起她大花猫一样的脸,用嘴唇堵住她的唇,阻止她继续飙。

  小冬忍不住大哭起来,跟叶柯在一起之后,她总是无法忍住要哭的冲动,她脸上脏得很,鼻涕眼泪全都蹭到了叶柯的嘴巴和鼻子上。

  被叶柯突然这么一堵,她有话说不了,被自个儿的眼泪噎得咳嗽起来,猛咳不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