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风水轮流转(1/2)

加入书签

  ?169 风水轮流转

  叶柯没皮没脸地伸手挡了挡脸,太丢人了,这事儿也只有小丫头做得出来,他知道她已经开始惩罚他了,小丫头是一个健忘的人,但健忘不代表不记仇。《》

  “啊……哦……额……咦……”小冬漱口可谓一绝,一口水含在喉咙里,她还能出各种声音,还越叫越响,她的余光撇到叶柯脸上写着很明显的四个字——无地自容。

  小冬白了他一眼,吐掉水又喝了一口,叉着腰继续玩,她就是故意的,她可不怕丢脸。

  叶柯好想哭啊,简直欲哭无泪。

  在缓行期间,叶柯自然失去了许多权利,最最令他不满的一条,就是睡客厅。他十分懊恼当初为什么没有给客厅装上空调,他誓明天早上天一亮,就立刻叫人来装。

  “笃笃笃”进去先敲门,这是小冬关门之前再三叮嘱的,进自个儿的卧室还得敲门,叶柯心里极不平衡啊,“老婆,客厅好热,我受不了了。”

  里面没有回应,继续敲门,“老婆,今天高温三十九度啊,我睡在沙上都能洗澡了。”一挥额头,一把汗水,太心酸了。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叶柯估摸着小冬应该已经睡着了,他便拧了一下门锁,开门进去。

  果然,小丫头睡得正熟,空调开到了二十四度,还把摆页的方向定格对准了床,瞧把她爽得!

  叶柯不爽了,他说过多少次,晚上睡觉一定不能把空调开在二十六度以下,更加不能对着吹,她倒好,一脚把他踢出去之后,把他的话都抛到耳后了。

  他赶紧站到空调下面,先吹吹凉再说,外面实在是太热了。

  小冬揪着被子一翻身,寻了一个更加舒服的睡姿,她倒是还知道冷了,一翻身就把被子抱住了,她可知道他么?大汗淋漓好吗!

  叶柯想到了小冬刚来的时候,因为跟人打架所以脸上擦了许多药膏,他竟然嫌她又脏又臭就让她睡沙,后来她也是热得受不了,跑到房间睡地板了。

  现在倒好,报应回到他自个儿身上了。

  看着熟睡之中的小冬,叶柯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露在外面的大腿上,她双腿夹抱着被子,一条细长的白腿腿就露在了外面。叶柯的视线往上移,要命了,小丫头的小内内都露在外面,屁股还翘得很,他当下就不淡定了。

  昨晚开始小丫头就生气不让他碰,他没处泄好吗。

  卧室里凉快了许多,但他额头和背上的汗水还在不断往外冒,外面实在太热了,跟烤炉一样,算了算了,冲澡去,死缓期间没有泄的权利啊。

  第二天,小冬迷迷糊糊地醒来,她身上盖着被子,一个人睡觉很不习惯,想往后贴一直没有可以贴的东西,她现自己正睡在床沿,一只脚还耷拉在地毯上。

  不对,不是地毯,小冬动了动大母脚趾,感觉这地下温温的,比地毯要软一些,她猛然睁开眼睛,丫的,老男人铺了席子躺在地上,她的脚正好踩在了他的胸肌上,人肉踩脚垫啊。

  小冬赶紧缩回了脚,她看着叶柯,上天好像特别优待他,把他的轮廓雕琢得几近完美,明亮的光线照在他俊俏的脸上,小冬差点就沦陷了,她差点就喊出口,老公,上来睡吧。

  叶柯伸了一个懒腰,生平第一次睡地板,幸好他底子硬啊,不然一定腰酸背痛,“老婆,早啊。”他随口说了一句,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卷起枕头就爬起来往床上一趟,“还是床舒服,我这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

  嘿,老男人承认自个儿老了吗?小冬连忙起身下床,你要睡就让你睡好了,老之不奉陪,她转身就走了出去,没有留给他任何表情或是话语。

  叶柯慢慢睁开眼睛,恢复了以往的专注和认真,他的表情有些受伤,他想,看来这一次,小冬不会轻易原谅我了,不然也不会无视我。

  这比跟他吵架跟他大闹,还要令他难受。

  有时候,女人大哭大闹不失为一种证明对方重要性的表现方式。

  上班了,公司里与叶柯共事的几个属下,都看得出叶柯这两天心情不好,傅中趁着开会休息的间隙,过来说:“总裁,花样和小花儿已经来上海了,找一天你带小冬出来,咱们吃顿饭?花样一直很感激小冬来着,这次来上海,她说总得见一见小冬,小花儿也一直嚷着要见她。”

  “好啊,”叶柯想,或许这能令小冬分散一下注意力,开心一点是一点,“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行。”傅中停了一会儿,又凑上前去问,“总裁,你是不是跟小冬吵架了?这几天总见你闷闷不乐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