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五毛钱嫖男人(1/2)

加入书签

  真是稀奇,他还没说以后各走各的谁也别碍着谁,她倒是先说了——以后咱们两清。

  “最好两清,谁也别找谁!”回想起那个年轻的身体,他有些不舍,但是啊,这种麻烦还是少惹为妙,女人,他不缺!

  小冬瞪了他一眼,转身往门口走去,开了门,她却不走,一边摸着牛仔裤口袋,一边说,“就当本姑奶奶嫖了回男人。”这种时候,绝对得有气势,他气场足,她必须更足,咦,明明记得口袋里还有两百块钱的,怎么没有了?!

  她使劲摸着牛仔裤的口袋,却只掏到一枚硬币,老天,那也是一块好吧,为什么还是五毛啊。

  不管了,反正只是意思意思。想着,小冬拿着五毛硬币往他一扔,“接着,这是你的报酬。”

  然后“砰”的一声,她关门跑了。

  叶柯接了个准,先是一愣,然后慢慢摊开手掌,呵,若是丢个炸弹过来,他还佩服她了,可没想到,竟然丢了一个五毛硬币过来,等等,嫖男人?嫖他?五毛钱,他一晚上只值五毛钱?!这肌肉,这身材,这样貌,还比不上一个狗不理包子?狗不理包子涨价都变成六毛钱了!

  安小冬跑出酒店,幸好那人没追来,她真的好累啊,双腿又酸又痛,慢慢往车站走去,摸摸口袋却现,糟了,身无分文!

  但是,她的心情更糟!妈,你真的连你的亲生女儿也出卖?!我不信,我不信!

  那天,小冬在地铁口遇见了久未见面的朱巧珍。

  “小冬,妈妈欠了高利贷很多钱,要是连你都不帮我,我就真的没命了。”

  “妈,你又赌钱是不是?!我没钱,我在安家根本拿不到一分钱。”

  朱巧珍拉着刚走出地铁站的女儿,她知道小冬每周五放学回家走的路,她已经在这里等了两个小时,“小冬啊,妈知道错了,妈只是一时手痒,小冬,妈不是要钱,只要你帮妈妈做一件事就好,就一件事。”

  看着哀求连连的母亲,小冬心里也狠狠地抽着痛。这是她的亲妈,虽然上了年纪,但双眸间的魅惑还是依稀可见当年的风采。

  十九年前,朱巧珍可是城里最出名的交际花,自从结识了安世达之后,退出了交际圈,不久便有了身孕,她一心想嫁给安世达,一心想有一个安稳的家。可不想,安世达家里有妻室,岳父家里又是有名望的财团,他又怎么会弃了大好前程跟一个舞女生活呢?!

  “妈,你别叫我偷钱,我偷不到,在安家我只是一个下人,没人把我当小姐,我偷不到任何东西。”小冬很是心烦,对于母亲三天两头像吸血鬼一样的压榨,她真的无能为力,不甚其烦。

  “不,小冬,妈没叫你偷东西,是这样的,妈有一个多年的好朋友,生意做得挺大,妈邀了他去店里喝酒,想问他先借点,妈就想你也一起去,多个人多张嘴,他爱热闹。”

  “我又不会喝酒,而且我社团里还有活动要忙的,没时间。”

  “小冬,就当妈求你了,我们十几年没见了,我不想让他看到我这么落魄,有女儿陪着总说得过去些,小冬”

  众目睽睽之下,朱巧珍跪在小冬面前,口口声声说着帮帮妈妈,帮帮妈妈,小冬拒绝不了。

  她还记得,朱巧珍口中说的那个朋友,四五十岁,膘肥的身体,满脸的横肉,母亲让她称人家“李叔叔”。

  李叔叔给她夹菜,还问她学习情况,她是一点戒心都没有,是朱巧珍,说什么母女俩很难得才见一面,连小冬的成年生日都没赶上,就趁此机会庆祝庆祝,于是,给她倒了第一杯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