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我除了惹祸还是惹祸(1/2)

加入书签

  ?2o6 我除了惹祸还是惹祸

  小冬回头看着叶柯,叶柯无辜地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

  “可以拿货了吗?”唐佳卉站在外面催着。

  小冬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有些生气,但更多的是惭愧,“可以。”你就留着吧,每天无聊寂寞了可以光着身子在床上滚一圈,强健体魄,有益身心。

  唐佳卉走进里面,眼神慢悠悠地飘过屋里的各个角落,最后落在叶柯的身上,“家里变化不大,都这么多年了,怎么不换换装修啊?”

  叶柯尴尬极了,笑笑说:“前几年在国外,回来之后工作忙,睡一晚的地方而已,装修麻烦,没精力没时间,也没必要。”好像这么说也不对,他看了小冬一眼,小丫头正撅着嘴巴。

  “结了婚就不仅仅是睡一晚的地方啦,叶柯,你这样就不怕小冬心里有想法?”

  “她不介意的。”

  小冬抿着嘴唇,憋了一肚子气,是啊是啊,当初结婚都是被逼的,谁又会在意这房子好不好装修新不新?他连婚床都是旧fqxs的,他心里最在意的人最爱的人是你,这总行了吧。越想越郁闷,她转头坐在沙里,按着遥控器看电视。

  唐佳卉走进卧室,熟悉的地方,熟悉的男人,当年的情景一幕幕地在脑海里面上映。

  那年的他们也是十九岁,夏天下雨的夜晚,叶柯拉着她来到了这里,年少时总会把未来设想得很好,没有逆境没有灾难没有伤痛,他们天真地以为,只要相爱,就可以相守。

  “叶柯,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太晚了,万一打扰了别人怎么办?我们快回学校去吧。”

  叶柯不紧不慢地掏出一把钥匙交给她:“这是我们的家,你来开门。”

  她诧异地看着他,紧紧地捏着钥匙打开了门。

  “这是我用积攒的钱买的房子,佳卉,以后你别说你没有家,这里就是你家,记住了。”

  她站在门口不敢进去,不可思议地看着里面,干净的地板,宽敞的客厅,尽管外面打雷闪电的,但里面绝对安全得很,这里是一个避风港,更是一个安乐窝。

  他把她拉进门,二话不说就抱着她吻了起来,他追了她好多年,他一直都想拥有她。

  她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她被他吻得浑身痒,又是吸舌头又是咬嘴唇的,那时候的他们都很生涩。

  她想,她这辈子就属于这个男人了,不离不弃。

  关了门,一路从客厅吻到卧室,他们就在这床上缠绵到天亮。

  第二天醒来,她睁开眼睛就看到旁边熟睡着的男人,她有些慌张,更加觉得迷惘,一抬手,却看到自己的无名指上套着一枚戒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被他套住了。

  “佳卉,我爱你,至死不渝。”

  现在想起来,还能体会到当时的甜蜜,那是一种被宠在手心里的甜蜜,久久无法忘怀。唐佳卉看着叶柯,余光看到坐在沙上背对着他们的小冬,她伸出手来,无名指上就戴着当年的那枚戒指。

  叶柯心里一颤,他怎么会忘记,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枚以爱情的名义送出的戒指,在他们彼此拥有的那个晚上,他郑重地承诺了她一生一世。

  唐佳卉相信,此刻叶柯脑海里想的事情,一定与她想的事情是一样的,她小心翼翼地说:“叶柯,这床不好搬,你能帮我搬下去吗?天放开了货车在下面等着。”

  时间仿佛变得好慢,小冬屏住呼吸等待着叶柯的回答,她的心都悬起来了。

  叶柯一愣,他能拒绝吗?他拒绝不了,“好的……”

  小冬泄气了,眼睛用力地闭了一下,从山顶跌进深渊的的感觉也不过如此啊。难道在叶柯的心里,最爱的人真的是唐佳卉吗?难道叶柯还是忘不了她吗?怎么可以这样……她以为,她已经紧紧抓住了幸福,殊不知,这幸福只是昙花一现。

  房间里面响起拆床的声音,当年就是他们安装起来的,现在他们一起拆下来,很快,床就被拆成了几块木板,就是床垫大了一些。

  他们进进出出地搬运着东西,小冬就坐在沙上看电视,什么都不想理。原以为把床卖了就了了心头的疙瘩,没想到这个疙瘩越拧越大。她是包子,她不敢去问叶柯心里到底爱谁,她不想让他们觉得她幼稚,她更不想让唐佳卉觉得她在不安。

  东西全部搬出了门外,叶柯走过来,抱了抱她的肩膀,“老婆,我帮她搬一下,我很快就回来的,你在家乖乖等着我。”

  小冬斜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地说:“没有送货上门这条服务。”

  叶柯无奈极了,唐佳卉还在电梯口等着他,“我很快回来。”拍了拍小冬的肩膀,他小跑着出去了。

  小冬深吸一口气,吐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