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姐弟情深(1/2)

加入书签

  ?227 姐弟情深

  唐佳卉的意识渐渐模糊,她使劲睁着眼睛看清楚面前的男人,就算死也要记住凶手是谁。《》那男人脸上有一道可怕的刀疤,狰狞而恐怖。

  她不知道这些人是谁,难道是他们?不会的,事情都过去八年了,他们怎么会知道我回上海了?一定不是他们。

  她想不了太多,眼皮很快就撑不开来了,反抗着的手脚也没了力气,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她只听到这样一句话,“刀疤,深哥说弄到人直接带去赛车场。”原来这个男人就叫刀疤。

  刀疤见怀里的人已经没了动静,又拍了拍她的脸,确定她昏倒了,才说:“好,把纸条留给唐天放,我们走。”

  他一拽唐佳卉的包,随手一扔扔在地上,然后只一只手就将唐佳卉扛在了肩膀上。

  深夜,唐天放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铁门没关,他想肯定是唐佳卉在家,在等他回来。他一进庭院就看见地上洒落着许多东西,有唇膏、水笔、记事本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姐姐的,他觉得十分奇怪,姐姐不是一个随便乱丢东西的人。

  唐天打开了手机,用手机屏幕照了照,他的视线随着散落的物品看去,只见一个棕色的皮包也掉在了地上,他捡起来,确定这是姐姐的包,也确定姐姐肯定出事了。

  他警觉地去拉了拉车门,车门根本就没关,只是半掩着,车窗上贴着一张大大的白纸,他拿手机凑近一照——要救你姐,来赛车场。

  “嘶”的一声,纸条被扯了下来,唐天放挫气将纸条撕成碎片,他什么都没顾得山想,又跳上车连忙赶去赛车场。

  不知道已经什么时候了,漆黑的夜看不到月亮,也分不清时间,唐佳卉在一辆车子后座躺着,她睫毛微微闪动,逐渐恢复了意识,只感觉到浑身酸痛,双手和双脚都被捆绑着,勒得很紧。

  她不敢说话,只是慢慢地睁开眼睛,挺起身子往对面的窗户外看了看,只看得到头顶有一只大亮的探照灯,照得如同白昼,其他她什么都看不到。

  她试着挪动身体,好让双脚踩到下面,绳子确实勒得很紧,一动就痛,但再痛她也得看看这里是哪里。

  好不容易坐了起来,她看着车窗外,探照灯下面十分清晰,有几辆车正在跑,轰着油门比谁的响,路边一群看客欢呼着叫嚣着,看他们的年龄都不大,是一群不学好的小混混。

  突然,她从人群中看到了刀疤,她昏迷前记得最牢的一张脸,就是他。

  她不清楚这里是哪里,但她知道这一定跟弟弟脱不了干系。她有些庆幸,幸好不是他们,但同时,她也十分焦虑,怎么忽然会被绑架了。

  她忽然想起几日前天放说闯了大祸什么的,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也不愿详说,难道跟这次绑架有关?天放啊天放,你到底惹了什么祸,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放心?

  看完了这边,她转身坐到另一边,刚抬起头看着窗外,窗外突然出现一张淫笑的脸。

  “啊!”她吓了一跳,又弹回座椅上。

  铁深打开车门,伸手便抓住了唐佳卉的胳膊,“醒了就出来透透气,闷在里面多不舒服啊。”

  “啊,你别碰我,你是谁啊,放开我。”唐佳卉不依,挣扎着,摇晃着自己的身体。

  铁深忽然加重的手劲,唐佳卉痛得感觉骨头都碎了,“别动,再动信不信把你奸了?!”

  唐佳卉再不敢动,看这个人并非善类,恐怕只有黑道才敢这么嚣张吧,天哪,天放什么时候跟黑道的人打上交道了?!

  “出来!”铁深毫不怜惜地一把揪着她的长,用力拖了出来。

  唐佳卉痛得几乎快昏厥,丝丝连心哪,她宁愿被蒙晕啊。

  “姐,姐,深哥,你放了我姐,要我怎么样都可以。”唐天放的大喊声回荡在空旷的夜街上,夜风呼啸而过,他撕裂般的声音使得喧闹的赛车场顿时安静下来。

  铁深狠狠地将唐佳卉甩在地上,唐佳卉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像木偶一样随他摆弄,痛,浑身都痛,每一个毛细孔都痛。

  刀疤等几个壮汉挡着唐天放不让他冲过去,唐天放也是火爆的脾气,与他们几个推推嚷嚷的就要打起来。

  “住手!”铁深喊了一声,“唐天放你他妈的还敢在老子地盘上撒野?”

  唐天放收手,可刀疤并没有,他本就力壮如牛,一个铁拳就对准了唐天放的下巴捶去。

  “噗……”唐天放直接后仰着喷血,在大亮的探照灯下,那四处散开的血就像花朵般盛开,迷人而妖冶。

  “天放,天放。”唐佳卉躺在地上低吟着,她看不到唐天放生了什么事,她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