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安小冬,加油(1/2)

加入书签

  ?23o 安小冬,加油

  fd大学网球场内,人声鼎沸,呐喊阵阵。《》今天是决赛,比以往的几日都要来得紧张,各地的媒体记者早已站好了位置,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场上比赛的选手。

  “各位观众朋友,您现在所看的就是今年全国大学生网球联赛决赛现场,女子组的决赛即将开始,fd大学的安小冬和深圳大学的诸云溪将决出今天的冠亚军,下午是男子组的决赛,本台仍旧fqxs会为您作直播报道。”

  云朵拿着扩音喇叭,陈亚男挥舞着大旗,带领着助威团在观众席上摇旗呐喊,“安小冬,加油,安小冬,加油。”

  小冬身穿白色的网球装,头扎成了一个马尾,看起来清爽又干练。她拿着球拍朝同学们挥了挥,眼睛瞄着观众席,叶柯没有来,不知道唐老师怎么样了。

  莫以洋把她载到学校就立刻去医院了,看样子情况不太好。小冬深吸一口,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了,叶柯还有公公婆婆一定都在看着直播,她努力了这么久,今天就是检验成果的日子,为了叶柯,更为了自己,她一定要打好这场球。

  监护室里,唐佳卉还处于昏迷状态,医生说抢救很成功,脑部的少许出血并没有大碍,严重的是她的双腿,腰椎重创,压住了下半身的神经,有瘫痪的可能,不过还不能确定,需要再观察。

  莫以洋拎着唐天放的衣领,在他鼻青脸肿的脸上再添一拳,“你这个混蛋,飚车飚得要你姐送了半条命,怎么躺病床的不是你呢,啊?!”

  唐天放额头上的伤口刚刚包扎好,一拳下去,白色的纱布又被染红了。他感觉自己的牙齿都松动了,但他一声都没有吭,他就是该打。

  护士赶过来提醒,“这里是医院,请你们保持安静,不要影响到病人休息。”

  莫以洋松手,一把将他推撞在墙上。

  护士看到唐天放的额头又在流血,她看他真是怪可怜的,“唐先生,去护士站换换纱布吧。”

  唐天放挥了挥手,“不需要,不用管我。”

  护士摇摇头走了,不再理会。

  透过中间的玻璃挡板,他们看到唐佳卉闭着眼睛睡着,头上缠着纱布,双脚用钢板固定着,苍白的脸色毫无血丝。

  “昨天我约她吃饭,她说在图书馆修改论文,回家还得继续,我就没再坚持,要是跟我一起吃饭的话,她就不会被那帮人绑架了。”

  叶柯看着怒shubaojie火冲天的莫以洋,他似乎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出于普通朋友以外的关心,他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是刻意绑架,就算昨晚躲过了,还会有别次的。”

  莫以洋忍住冲动,脸部肌肉因为愤怒shubaojie而不停地抽搐着,“铁深人呢?就这么算了?”

  叶柯站在中立的角度说:“老莫,这件事情你别插手,铁深是黑道的人,今天这场祸就是某人惹怒shubaojie了黑道才酿成的,这事交给我处理,你们都别管了。”叶柯转头瞪了一眼唐天放,“你听到没有?!”

  “我不会就这么算的。”唐天放咬牙切齿地说。

  叶柯凶着脸说:“你还想怎么样?拿刀去砍了铁深吗?那么我告诉你,不用等判刑了,铁深的手下会当场把你杀了分尸,你死了之后你就轻松了,可怜你姐姐断了双腿还要失去一个弟弟,失去她相依为命二十多年唯一的亲人。你去吧,我们不会拦你,你也不必打电话求救了,反正你也是要死的人。”

  唐天放咬着牙,握紧拳头往墙上一锤,洁白的墙面上瞬间就留下了斑斑血迹,他的手背关节处吹破了皮,正在往外冒着血。

  他知道叶柯是在用激将法,他认了,要怪就怪自己没用。

  “那难道就让我姐白白地断了两条腿吗?她以后还能不能走路,能不能站起来?!”愤怒shubaojie中夹带着痛楚,他眼睛红红的,有些哽咽。

  “你非得一天之内做完所有的事吗?你就不知道轻重缓急吗?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姐的命!唐天放,你脑子放清楚一点,我自有办法对付铁深,但我的办法绝不是打他一顿砍他几刀,我不像你这么愚蠢,把祸往自己身上揽。”

  “那你要怎么做?”

  叶柯卖了一个关子,“怎么做你不需要管,你该改改你那冲动傲慢的臭脾气了。”

  这时,莫以洋眼睛一亮,“佳卉醒了。”他先冲了进去,叶柯和唐天放紧随其后。

  “佳卉,你怎么样?”

  “姐……”

  唐佳卉睁开眼睛,看到病床前的人,微微地一笑,她的眼神定格在了叶柯的身上,“叶柯……”她吐出微弱的气息叫他。

  唐天放让道,一把将叶柯推到床前,唐佳卉轻轻地拉住他的手,眼泪倏地从眼角划出来,“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