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终于站在一起(1/2)

加入书签

  ?231 终于站在一起

  就在这时,观众席上忽然传来一声大喊:“安小冬,加油啊。《》”

  是叶柯,他拿着云朵的扩音喇叭朝她,他一喊,所有fd大学的啦啦队全都齐齐地喊,“安小冬,加油,安小冬,加油!”

  小冬忽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由脚底一直冲到了头顶。时间到了,要上场了,她一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说:“教练,我上了。”

  教练先是一愣,然后笑嘻嘻地说:“好,加油!”

  或许这就是精神力量的重要性吧,小冬是不怎么自信的人,她的自信全都来源于叶柯。观众席上,身穿白色衬衫的叶柯在人群中格外的出挑,他不顾形象地拿着扩音喇叭在为她呐喊助威。

  这是她接收到的最大的鼓舞。

  又回到比赛,呐喊声告一段落,大家都凝神看着比赛,已经5:5了,谁先赢下7局就可以获胜。

  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太阳就在头顶明晃晃地照下来,网球飞来,小冬什么都看不清楚,她一阵慌张,“噗!”的一声,网球落在了地上。

  场内出一阵嘘声,5:6了。

  齐思嘉从厕所的方向走回来,她一手打着伞,一手擦着汗,抱怨着说:“哎呀,诸云溪再赢一局比赛就结束了,谁说安学姐必胜来着?太阳这么晒,把我晒黑了都。”

  云朵白了她一眼,“学妹,没人规定你一定要来,啦啦队里少了你这颗老鼠屎更好。”

  “谁在我后面乱吠啊。”齐思嘉转过头去,突然看到叶柯正站在云朵的旁边,她的表情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啊,叶哥哥,你怎么来了?”

  叶柯没理她,转而跟云朵说:“你老大不到关键时刻不爆的,你看着吧。”

  云朵故意放大了声音,昂挺胸地说:“是啊,我老大不到关键时刻不爆的,一爆,炸爆你家祖坟。”

  “你……”齐思嘉又气又恼,但碍于叶柯在,她又不能说什么,闷着气坐回了位置上。

  叶柯暗暗一笑,难怪小冬跟云朵关系这么好,她们两个不管在任何时候都是统一战线,朋友就该如此,彼此鼓励彼此信任又彼此力挺。想想以前年少的时光,他跟莫以洋也是这样,人生难得一知己,可是如今的他们却渐行渐远,或立场不同,或观点不同,可惜了。

  小冬振了振精神,就这么输了一局,真不甘心,她并不是接不到,而是看不到啊。

  小黄球又迎面飞来,这回她没有给任何机会,纵身一跃直接狠杀球,趁看得到的时机,趁诸云溪放松警惕的时机,她重重地将球扣过了网。

  “好球,老大爆了!加油加油加油。”云朵欢快地跳起来,“陈亚男,你是不是男人,旗帜摇起来好吗。”

  陈亚男用力地挥着大红旗帜,“安小冬,必胜~~”

  云朵抢回叶柯手里的扩音器,大喊着:“安小冬,坚持就是胜利。”

  嗯,坚持就是胜利,小冬转头看了看比分,6:6,至少还胜打两局若分数为6局打平时,一方须净胜两局才能算胜利。

  她喘着粗气,她累,对方也累,不用怕的。她每天跟叶柯去晨跑连体能,一定可以坚持下来,就幻想着身后有老男人的皮鞭好了,还是沾着盐水的。

  叶公馆里,叶雨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机,“爸,快来啊,6:6了,关键时刻。”

  叶明赶紧放下手中的茶杯,箭步而来,叶雨一笑,拉着他坐下,“爸,小嫂子真厉害,打到后面越战越勇。”

  叶明翻了一阵白眼,“打平了么。”

  “打平才好看啊,开始了开始了。”

  一老一少四只眼睛直直地盯着电视屏幕看,一秒都不肯错过。温美若听到声音,也从厨房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土豆,紧紧握着。

  又是一个扣杀,诸云溪已经精疲力尽,她看着网球过网,又直直地落在了地上,连扑救都来不及。

  7:6逆转,观众席上响起一片叫好声,这里是fd大学啊,小冬有主场优势,呐喊声都比别人高出好几分贝。

  云朵拍手叫好,带着同学们都拍手叫好,齐思嘉不屑一顾,但碍于叶柯在场,她有气无力地拍着手。忽然,她头一撇靠在身边的同学肩上。

  “齐思嘉,你怎么了?”

  “哦,我好像中暑了,叶哥哥,我中暑了,头晕。”她伸出手朝叶柯呼救。

  叶柯全部精神都集中在赛场上,这个小妮子在添什么乱啊,他直接装作没听见。

  云朵眼疾手快地塞给她一支药水,“专治中暑,后勤部准备的。”

  齐思嘉看看药水,什么,藿香正气水?耍我呢吧!

  诸云溪跳起来重重地一击扣球,小黄球抛出一条优美的弧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