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家里催得急(1/2)

加入书签

  ?256 家里催得急

  有了压力就会有动力,小冬洗完澡,衣服都没穿,捂着胸口小碎步跑到房间,“老公,干活了!”

  叶柯还没反应过来,眼睛直溜溜地看着一个白花花的女子钻进被窝,手机都不慎滑出了手心。《》

  只见小冬把长挽成一个包子束在脑后,耳边几缕头湿答答地黏着,她擦都没怎么擦干就贴了上来,他都能感觉到她胸口的水珠还是温热的。

  小冬捡起滑落的手机,随手搁在床头柜上,然后又顺势关了灯,“老公,愣着干嘛,干活了啊。”

  叶柯又扑过去拧开了床头灯,压着她,低头凝视她,“不关灯,让我好好看看你。”

  “有什么好看的,天天看看不腻吗?赶紧啊,正事要紧。”

  叶柯皱着眉头,“谁说不要纵欲过度的,你现在是勾引我吗?”

  “嗯哼。”

  叶柯咽了一下口水,“俗话说得对啊,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那你要不要耕么?”

  叶柯略显粗糙的手指捏了一把她的俏脸,水嫩水嫩的,都能捏出水来,她仿佛像刚出炉一样,浑身还冒着热气,脸蛋红红的,睫毛湿湿的,出水芙蓉也不过如此,怎么看都看不够。他心甘情愿地说:“耕,累死也甘愿。”

  早上厕所里,小冬一边刷牙一边看着台板上的验孕棒,现在每天一支,验验更健康。

  叶柯还在睡觉,很难得到这个点他还睡着。

  吐了牙膏沫,小冬拿着验孕棒跑进房间,她哭丧着念叨起来:“老公,你醒醒,你买的验孕棒是不是够过期的啊?为什么验不出来?”

  “嗯?”叶柯撑开沉重的眼皮,看了一眼,还是只有一条红线,他猜测着说,“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能验出来的,别急。”

  “老公,你是不是很累啊?”

  叶柯摸着她的脸,帮她擦去嘴角的牙膏沫,“有点……”

  小冬把头转过来靠在枕头上,与他面对面的,食指按了按他的额头,用指腹轻轻按压着他的眼睛,“老公,你都有黑眼圈了。”

  “嗯,伺候你比伺候文件累。”

  “谁叫你自己说谎的,爸妈那么想要抱孙子,要是被他们现,我们就死定了。”

  “呵呵,要死我们就一起死吧,再来一次?”

  小冬连忙滚下床逃走,“再来你真的会死的,再睡会,我做早饭。”

  冷空气说来便来,雨后降温,一下子降了好几度。

  铃声一响,英语六级考试结束了,同学们脸上各种表情,“唉,教育部真赚钱,报名费都可以大捞一笔。”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喂,兄弟,醒醒,考完了。”

  “啊?哦,完了!”一语双关。

  从考场出来,小冬松了一口气,搭着云朵的肩膀说:“请你吃麻辣烫,所有的肉各来一份,吃撑为止。”

  “行啊,跟着老大有肉吃。”

  天气一冷,火锅店里就格外的热闹,小冬和云朵点了一个麻辣锅。看着那沸腾的汤料,她们迫不及待地夹着肥牛去唰,唰几下就吃,又嫩滑又爽口。

  “老大,你这次考得怎么样?”

  小冬摇摇头,“没底,估计明年还得考。”

  “你二姐的秘笈很好用,好多题我都做到了。”

  “是咩?我不知道啊……”唉,真的是没底啊,考试什么的,她都是看运气的。

  叶柯打来电话,一听电话里面嘈杂的声音,质问着:“你去哪野了?”

  “没有啊,跟云朵在吃饭。”

  “嗯,别吃太杂,你现在有任务在身上,该忌的忌,不要贪嘴。”

  “好……”幸好没跟他说在吃麻辣烫,指不定又是一顿训了。

  “考得怎么样?”

  “不知道啊,考完就忘了。”

  “唉,你啊,不过考完就轻松一下,我现在在医院,过会儿去接你。”

  “好,代我向唐老师问好啊。”

  挂了电话,小冬抱着深深的罪恶感吃了一块肥牛,想着老男人每天晚上累死累活,她却在这里吃这么辛辣的东西,真是过意不去。

  趁着有空,她去书店买了一些育儿书,怎么备孕,怎么容易受孕,怎么生一个健康漂亮的小宝宝,书上都有介绍。

  付钱的时候收银员看着她,很讶异的眼神,她笑笑说是帮姐姐买的。很难想象她要当妈妈了,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还是小孩子,说出去,别人也不会相信。

  可是事情的展往往不会跟着她规划好的轨迹走,她规划好的,也一样一样被打乱,从她遇上叶柯开始,她的生活便不再是她的生活,她的轨迹也不再是她的轨迹。甚至都用不着她规划,只要她跟着叶柯走,她就很安心。

  回叶家吃饭,婆婆对她越来越好,比以前还好,嘘寒问暖问东问西,有时她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