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你要是做不到,我再也不理你(1/2)

加入书签

  ?26o 你要是做不到,我再也不理你

  以前听闻某个小开当众求婚,或是听闻某个公子哥包了飞机撒花瓣求婚的事情,叶柯都嗤之以鼻,他觉得这些人是疯了,他无法理解他们为何要这么高调,下跪求婚这种事情,他是断然做不出来的。《》

  今天,他也没打算求婚,就是想给小冬一个惊喜,他能想到的惊喜,就是最最普通的惊喜,一束花,一枚钻戒,一句我爱你。

  但这一刻,他单膝下跪了,他求婚了,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当着众人的面,他求婚了。

  原来,不是他做不出来,而是他以前没有去做的冲动,是以前没有遇到令他有冲动的那个人。

  很忽然的一下,他想他要求婚,他不想失去这个人。

  小冬愣了三秒钟,这真是一个天大的惊喜,打死她都想不到叶柯竟然会求婚,很狗血,不是吗?

  “一定要答应吗?”她问,怒shubaojie气未消,不想答应。

  “不答应我你还想嫁给别人?”叶柯反问。

  旁边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有羡慕的声音,也有催促的声音,“嫁给他,嫁给他。”

  小摊上卖玩具的阿姨也喊起来,“多帅气的小伙子啊,姑娘,嫁给他。”

  终究是夜晚,万家灯火再明亮,这跟白天也是不同的,叶柯并没有被认出来。他单手举着花,花很大很重,他的胳膊都有些抖了。

  “你起来。”

  “那你是答应了?”

  “你先起来再说。”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小冬看了看周围,人越来越多,起哄声也越来越响,再不答应就是她的矫情了,“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我还在生气。”从他手里接过花,好重啊,她抱着很吃力,七十元一朵,这一大束该多少钱啊,太浪费了。

  叶柯笑着站起来,拉住她的左手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小冬指正道:“带错了吧,这是结婚时戴的,求婚不戴无名指。”

  “没带错,你就是已婚妇女啊,还想装单身?”

  “切,给你,你拿着。”她又将花塞到了叶柯手里,“太重了,拿不动。”

  叶柯又捧着花,今天这花注定是他自己捧,他伸手抱住小冬,在她耳边深情地说:“老婆,真的很对不起……”

  小冬把头埋在他的怀里,轻声说:“人好多,快走吧。”

  于是,在一片欢呼声中,叶柯搂着小冬快离去。

  外滩空旷处,这里十分的安静,窗外除了冷风呼啸的声音就没有其他。玫瑰花总共有1o8朵,花店的老板娘说1o8朵玫瑰什么含义都包括了,女孩子一定喜欢。于是,叶柯二话不说就买了。

  如今,它就放置在后座上,太重了,不适合手捧。

  小冬喝着热奶茶,叶柯大口大口地吃着猪排饭,他还没有吃晚饭,找不到小冬,他连吃饭的心思都没有。

  “吃慢点,我又不会跟你抢。”她将奶茶递过去给他喝,他只是小小地吸了一口,这种甜腻的味道,他真不喜欢。

  东方明珠塔静静地矗立在前,小冬伸出左手摊在眼前,衬着东方明珠塔的光芒,她看到无名指上有一枚戒指的轮廓,仔细看,硕大的鸽子蛋,晶莹剔透,温润明净,微光荧荧。

  她说:“我小时候玩的玻璃珠也是这样的,这是真的吗?”

  叶柯气结,“你觉得我还能送你假玩意儿?”

  她又说:“我要说这是玻璃珠,也没人会怀疑的。”

  “……”叶柯不理她,但仍然说,“这颗钻石跟你还有渊源呢,它救过你的命。”

  “哦?”

  “就是给林达的那条钻石项链啊,中间最大的钻石取下来重新订制的戒指。”

  小冬半张着嘴,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条钻石项链价值六百万,钻石项链当然最昂贵的就是那颗钻石了,那么这枚戒指……她突然感觉一团危险的气息席卷上来,“嗷,那我不要戴这个戒指,我不想走在路上被人剁了手指啊。”

  叶柯翻了一阵白眼,套用她的话说:“你就当它是玻璃珠好了,你不说,没人会怀疑的。”

  “……”无语。

  良久,小冬正儿八经地问:“唐老师真的动手术?”

  “嗯,上午烧了半天,膝盖里有脓水,有感染的危险,医生说得赶紧动手术,我赶去的时候已经往手术室推了。小冬,她是为了救我才这样的,我不能不管,她失去的健康是我无法用金钱弥补回来的,你懂吗?”

  小冬紧抿着嘴唇,好吧,这一点,她无话可说。可她生气的是,在她的事情与唐佳卉的事情生冲突的时候,叶柯不但选择了去守护唐佳卉,还过分到把她给忘了。

  她沉沉地说:“叶柯,不管你怎么弥补她,我都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