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世界上最动听的谎言(1/2)

加入书签

  ?264 世界上最动听的谎言

  小冬一口气跑出酒店,外面依旧fqxs是路灯通透,车水马龙,风很大,吹得路灯上悬挂着的红灯笼都吹得摇晃不止。《》

  寒风袭来,刺骨的冷,无孔不入地朝她身上钻来。

  什么都来不及想,什么也都轮不到她想,心脏像裂了一个大口子,寒风如尖刀一般,一下又一下地往她伤口上划。

  怎么,在上海不能幽会,就跑去法国么?

  小冬,你留在上海好好学习,考试别挂红灯!

  呵,好好学习,别挂红灯,你却在法国摇着彩旗呐喊,叶柯你真厉害啊,说着对她只是愧疚,说着你们不会有什么,怎么说一套,做一套?

  “叶柯,以后不许扔下我,不许骗我。”

  “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你要是做不到,我再也不理你。”

  “我一定做得到,我誓。”

  滚你的“我誓”,世界上最动听的谎言,就是“我誓”!

  “小冬,小冬,你听我解释。”叶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追了出来。

  解释,这还有什么可解释的,还想讲更多的谎言吗?

  什么委屈都能容忍,再被排斥再被不接受她都愿意留下,只是因为叶柯,仅仅是因为叶柯。只要他对自己好,只要他专心一意地爱着自己冲着自己,再多的排挤她都义无反顾。

  可现在,她唯一坚持下去的理由没有了,她所依靠的人,被除了她以外的女人依靠着。

  感情的路上,三个走永远太挤,那成,我退出,你们去玩你们的,我走我的。

  小冬根本不想听,停都没停要往马路对面冲去。

  马路上的车急驰而过,看得人心惊肉跳,叶柯奋力跑过去一把将一只脚已经跨出去的小冬拽了回来,他圈着她的腰不放,大声说:“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小冬的力气自然是大不过他的,她自己也知道,“还用解释什么?你想说你们没有去法国吗?你想说那个男人不是你吗?你想说你没有抱她亲她照顾她吗?”

  叶柯无言以对,小冬狠狠地抬起脚,用自己的鞋跟朝他的鞋尖上砸去,若是高跟鞋,估计可以砸出个洞来。

  “混蛋,你们根本就是约好的吧,以为在遥远的巴黎就没有人会知道了?”

  叶柯闷哼了一声,皱着眉头也不喊痛,仍然死死地看着她,“她去法国复健,到了才打电话给我,我根本不知道她会去。”

  小冬疯了一样尖叫起来,“她去哪里治病怎么治病不都是你在安排吗?你不要再对我说谎了,”喊得嗓子都哑了,撕心裂肺的痛,“我不想听,不想听!”她闭上眼睛,双手捂住耳朵,全身力气都用在大喊上。

  酒店门口的几个保安纷纷朝这边看,路过的行人也都侧目看着。

  叶柯紧紧搂着她的背,她在抖,也不知是冻的,还是痛的。他也觉得茫然,他也觉得愤怒shubaojie,感觉自己就像被剥光了衣服供人观赏一样,可是他否认不了,那个人就是他,那个吻也是真的。

  叶明,温美若,叶雨,赵云风,还有赵新荣,都追了出来。

  “哎呀,外面这么冷,小冬你怎么就跑出来了?”温美若手里拿着她的红色羽绒服,扯开叶柯的手把小冬拉了过来,“快穿上,别冻病了。”

  叶明铁铮铮地看着叶柯,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拳头,老爷子年纪虽大,但这一拳的力道也不小,叶柯踉跄一下,嘴角都溢出血来。

  若换成平日,温美若早就上前拦了,可今天,她都没拦,就是紧紧地抱着小冬。

  “逆子,你干的什么好事,跟那个女人还有什么搞不清的?嗯?!”叶明也不顾什么面子不面子了,当街大骂,“我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是不是,我不让你跟她扯上关系,你还非得扯不清啊?!”

  叶明骂着叶柯,小冬的心里更加痛,那鞭子沾了盐水,一下一下往她心口上抽打,她低着头,浑身抖,躲在婆婆的怀里不哭,也不闹,只是睁着绝望的眼,不愿看任何人。

  叶柯没有在父亲面前狡辩什么,这一拳他该受。

  叶明气得还要打,赵新荣拉着他的胳膊阻拦道:“叶老,别打了,这件事是叶柯不对,但是判死刑也得有个理由,听听他怎么说的再说吧。”

  叶明沉住气,果断地说:“你们三个回去,我们先回家,小雨,什么都别说,跟云风一起好好把这顿饭吃完。”

  “爸……”

  “别说了,我们走,逆子,走!”

  ——

  叶公馆,小冬一个人呆呆地坐在一楼的沙里,屋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