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给一个交代(1/2)

加入书签

  ?27o 给一个交代

  雪下得越来越小,几乎快停了,小冬背着背包慢慢悠悠地走在学校里,背包里面是她的全身家当。《》

  旁边传来阵阵欢笑声,有好几个学生在玩雪,一边嬉笑一边拍照。

  小冬看着她们,羡慕这样的快乐,羡慕这样的自由,她仰起头,深吸一口冷气,告诉自己一切的痛苦煎熬都会过去的,不就是谈了一场无疾而终的恋爱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她还年轻,她才二十岁,以后会好的。

  可是这场无疾而终的恋爱,却痛得她死去活来。想着想着,鼻子一酸,眼泪又挂了下来。

  前面走来一个人,撑着一把蓝纹格子的伞,挡开这一片细细的雪花,脖子里还围着一块深灰色的围巾,看起暖和极了。

  小冬眨了眨眼睛,看清楚来人,嫣然一笑,“冷学长,是你啊……”

  冷小北看着她,头上衣服上睫毛上都沾着雪,他看了心疼。

  “帮我拿一下。”他把伞塞到她的手里,然后一圈一圈摘下围巾给她戴上。

  “学长……”小冬退了一下,但冷小北坚持,很强势地把她的脖子围起来。

  覆着雪的小径上,冷小北撑着伞,与小冬并肩而行,小冬感觉自己暖和多了,大大软软的围巾把她的脸颊和嘴巴都包住了,手套太大,可是足够暖,那都是冷小北焐热的。

  “谢谢……”

  “不客气。”

  只是这简单的交流,再无其他。

  到了寝室楼下,小冬要取下围巾还给他,他按住她的手说:“不用了,你戴着吧,这些天风太大了,你需要的。”

  这时,云朵从楼上走来,她手里提着热水瓶要去打水,与门口的两人撞个正着。她心里始终是有芥蒂的,看到小冬身上的围巾和手套,她没来由地一阵生气,理也不理他们,转身就往热水房走去。

  “云朵……”小冬叫她,她也没停步,反而更加快地走了。

  冷小北说:“云朵还生你的气?不如我去找她谈谈吧。”

  “没有啊,我们已经和好了……”想了想,还是把围巾和手套还给他,“冷学长,我不需要这些,谢谢你了,你有事你先走吧,我还要上去整理一下。”

  她的眼神很淡漠,说话的时候一直没有看着冷小北,她现在知道他还喜欢着自己,那么有些事情,尽量避免就避免,她不喜欢暧昧不清,不喜欢就远离。

  冷小北拿着围巾,早就没了之前的温热,也对,她此刻的心也是寒的,怎么都焐不热,“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不开心的事情总会过去的。”

  小冬点点头,道理她都懂。

  冷小北看着她的背影,孤单,落寞,他又止不住地心疼起来,最难忘记小冬那没心没肺的笑容,于他而言,全世界再美的事物也不及她的笑容来得珍贵。

  可是他最爱的女孩现在满脸是泪,他却无能为力。

  小冬一走进寝室,就听到小曼和蚊子的欢呼声,原来是她们的六级都过了。

  “诶小冬,你来啦,要不要帮你查查六级成绩?”

  “好啊,我不抱什么希望。”

  拿了准考证出来交给小曼,小曼一查,“哇塞,小冬你过了,咱们寝室一连过了三个,太牛逼了。”

  “还有云朵呢。”

  “唉,云朵差一点就过了,明年再来吧。”

  寝室的门用力地被推开,“砰”的一声撞在墙上,是云朵打水回来了,小曼咳嗽了两声关闭了查询的网页,“蚊子,咱们刚才看的快乐大本营看到哪里了?继续继续。”

  小冬看到云朵在泡面,便上去关心地问:“云朵,没吃晚饭吗?我也没吃,一起去外面吃点?”

  “不用了,外面这么冷不想出去,我还是吃泡面吧……你要吗?我还有。”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女生之间的小嫉妒,在云朵心里慢慢生了根。

  小冬听得出,云朵的语气明显不同了,她笑了笑,“呵呵,我也带了面包。”

  夜里梦到了薰衣草田,整个山坡都是一望无垠的紫色,微风吹过,出沙沙声,她拉着叶柯的手跑进薰衣草田里,可一回头现,叶柯不见了。

  醒来,泪水湿了枕巾,原来是一场梦,但是,梦里的惊慌失措却是那般的真实。

  透过窗户看出去,大雪过后的夜晚显得格外的亮,月光照下来,一片的暖黄色。

  巴黎,她以后会去的,那一片薰衣草田,她也会去看看的。

  ——

  叶柯回家之后并不闲着,他和唐佳卉的新闻被炒得沸沸扬扬,好事的媒体甚至已经挖出了他们过去的一段情,有的评论竟然歌颂起他们破镜重圆的爱情来。他需要给大众一个交代,给父亲一个交代,更需要给小冬一个交代。

  “院长,关于唐佳卉去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