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 丫头,你回来了啊(1/2)

加入书签

  299 丫头,你回来了啊

  叶柯的车里还放着她的毛绒玩偶,小熊的腿有些脏了,小猪还是他们在电影院门口抓娃娃机抓到的。

  车里的香水味道也没有变,还有车门上的kitty猫小贴纸,都是她贴上去的。

  打开储物柜,那里面还有她没吃完的益达,那翘起的小半截塑料拉口也没有弄掉,仿佛一切都没变。

  她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地转头看了一眼叶柯,他正专心地开着车,看着他,她忽然想到一句话——我爱的男人,他有着全世界最好看的侧脸。

  有点肉麻,她脸一热,红着脸转回去。安小冬啊安小冬,别犯花痴,你不是十八岁的傻大妞!

  路上很堵,车子开开停停的,温暖的阳光照下来,她哈欠连连。在悉尼呆了一段日子,她对如此闹忙的上海完全无语,车子堵得水泄不通,平常二十分钟的车程,今天开了一个小时都还没有到。

  “要睡了?”

  “嗯,在飞机上没怎么睡。”

  “那就靠一会儿,到了叫你。”

  “哦。”她实在扛不住,缩在座椅就睡着了。

  叶柯把车子稳稳地开进私家路,叶公馆门口有许多人进进出出的,远远地就听到许多嘈杂之声。看她睡得香甜,真舍不得吵醒她,他打转着方向盘将车子靠边停下。

  头上是一片绿荫,正好将太阳光遮住,叶柯将电台的声音关了,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多久没有这么仔细看看她了,就是那一趟法国之行搅乱了他们的生活,那还是去年元旦之前。

  他不由自主地凑近她,一股少女的幽香扑鼻而来,这对他来说完全没有抵抗力,他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千万要冷静。

  正当他心猿意马的时候,车窗被敲响了,“叶哥哥,叶哥哥……”

  叶柯心里一阵烦躁,小冬也被吵醒了。

  “安小冬,你还来干什么?!”齐思嘉已经在外面破口大骂了,“你不是已经跟冷小北去悉尼了吗,哦哦哦,你一脚踏两船,真不要脸,我呸。”

  叶柯开门下车,将齐思嘉一把拉到车后面,他警觉地朝叶公馆那边看了看,不知道那边的人有没有听到齐思嘉的骂声,这大喜的日子吵架总是不好的,他朝齐思嘉低吼道:“你又犯什么毛病,不是说会改改脾气吗,一个女孩子家怎么总是这么冲动,有话不能好好说啊?”

  齐思嘉扁了扁嘴巴,一脸委屈的样子,“可是她……”

  “她怎么了她,她是小雨的伴娘。”

  “凭什么让她当伴娘。”

  “那你又凭什么质疑她当伴娘。”

  齐思嘉嘴巴一抖一抖的,画得跟芭比娃娃一样的眼睛一下子红了起来,她带着哭腔说:“你总是护着她,我都没有要求你忘了她了,你怎么可以帮着她欺负我?你别忘了你跟她已经没有关系了,你是要跟我订婚的人。”

  “我不是……”叶柯简直头大,可心里的许多话都憋着不能说,齐振南还在叶公馆里,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我不是帮着她欺负你,我是去接她。”

  “你为什么要去接她,家里没有司机吗?”

  “我想去接她那又怎么样,你知道她在我心里的份量,还要无事生非吗?你别得寸进尺,我不想跟你吵。”

  齐思嘉忍不住哭了起来,流下的眼泪沾着眼线液,全都是黑色的,“你答应我爸会娶我的,你答应的……”她一边哭一边伸手去擦眼泪,一擦,一手的黑,“啊,我不能哭的。”她大叫一声,又是窘迫又是着急,“怎么办怎么办,呜呜呜,叶哥哥你转过头去,你别看我,丑死了。”

  叶柯烦躁得很,除了气恼,一点都笑不出来,“齐思嘉,你还真不叫人省心啊。”真不知道她小小年纪化这么浓的妆干什么,哦天哪,假睫毛都拉下来了。

  小冬下了车,刚才他们在讲话她也不好参与,现在看到他们两个都手足无措的,她便说:“不想弄得大家都知道就上车补补妆吧。”

  “猫哭耗子假好心,安小冬你现在得意了,看我出糗你得意了。”

  “你出不出糗不关我的事,我就是觉得你在这里吵,影响不好的是叶家。”

  齐思嘉哭着走到叶柯身旁,揪着他的衣袖甩了甩,“叶哥哥,叶哥哥,你别不理我啊,我不吵就是了。”

  小冬撇过头去不看他们俩,心里想象跟亲眼看到是不一样的,她高估了自己,这情景叫她难受得很。

  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叶柯冷静了一下,说:“上车吧,弄弄干净再进去。”

  齐思嘉走到前面,推开小冬坐进了副驾驶。叶柯心里疼疼,他知道那是小冬在心疼,“对不起,她真是太过分了。”

  “没什么对不起的,我才不会跟小孩子介意。”说完,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