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领证(加更)(1/2)

加入书签

  313 领证

  “爸,悉尼我还会再去的,您以前常让我别想太多,好好学习最重要,现在我真的想好好学习了,所以请您原谅我,等我三年。”

  叶明放下手里的茶杯,朝着两个年轻人伸出手,叶柯和小冬齐齐地走上前,握住他的手。

  叶柯感概颇深,在他的记忆中,孩童时期的他总喜欢拉着父亲的手指走路,那时候父亲的手指既修长又干净;学生时期的他总是畏惧父亲的手,每每考试没有拿到第一,父亲就会一个巴掌下来,差几分打几下,那时候父亲的手,被他形容为凶器;再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父亲的手越来越模糊,总是那么一双手,普普通通。

  十几年过去了,父亲的手不再干净,手背上看上去总是糙糙脏脏的,擦一擦却擦不掉,那是沉淀着的岁月的痕迹。

  叶明的手微微颤抖着,他握着他们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小冬啊,爸爸先要跟你道个歉,以前都是为名利声誉面子所累,现在回头一想,还不如珍惜眼前人来得重要,要你小小年纪就承受这么多,这是我们叶家对不住你的地方。”

  小冬心头一酸,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那么威严的公公竟然在跟她道歉,她摇着头说:“不不不,爸,您别这么说,我就是不懂事,又冲动又鲁莽,要是我不那么倔强,或许孩子也不会流掉。”

  “是那孩子跟我们无缘,没了就没了,你在悉尼一个人还呆得惯吗?”

  “嗯,呆得惯,我在那边一切都好。”有了公公这句话,什么苦都不算苦,什么委屈都不是委屈。

  叶明点点头,视线又转到叶柯身上,对着自己的儿子,他只说了一句话,“叶柯,你做得很好,比爸好。”

  叶柯的呼吸有些沉重,心情更是激动不已,从小到大,父亲从来都不曾夸赞过他,叶明的儿子拿第一就是应该的,叶明的儿子就该这样。他也是淡淡地一点头,与父亲之间,什么都不用说,都明白。

  “以后啊,希望你们两个人要相互体谅,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相互包容,这些话经常挂在嘴边,但做起来可不容易。你们才在一起走了两年,以后还要走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甚至更久,生活啊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哪有那么多刺激,要细水长流才好。三年而已,一眨眼就过去了,是不?”

  “嗯,嗯,爸,我会常给你打电话的。”

  “好,我就说还是闺女好,叶柯出差不管多久从来不给家里打电话。”

  叶柯笑了笑,“爸,您还数落我这啊……”

  温美若拿了户口本走来,女人哭点都低,她是红着眼眶过来的,“老头子,别拉着小孩聊天了,还得去安家拿户口本,快让他们走吧,晚了民政局就要下班了。”

  叶柯接过户口本,还有小冬的包,她的身份证在里面,“爸,妈,那我们走了。”

  “嗯,去吧。”

  叶柯拉着小冬往外走。

  离开叶公馆好久,小冬还在哭,感觉着自己的手还热热的,幸好回来了一趟,不然她会错过多少幸福啊。叶柯一边开车,一边拿了纸巾塞到她手里,他是知道她的心酸的,喜极而泣便是如此,她爱哭就好好哭吧,哭完开开心心去领证。

  叶柯并不想从中多生枝节,去安家,他用脚指头想都想得到文清芳巴结的嘴脸。于是,他直接打了电话给安雅,让安雅回家把户口本直接带到民政局。

  他最讨厌的就是文清芳这种人,虚伪,做作,对小冬无故打骂还不算,小冬一高升就无限巴结,一落难就幸灾乐祸,恨不得多踩几脚落井下石,翻脸比翻书还要快。

  到了民政局,许多人都在排队,满脸期待的是结婚的,互相不理不睬的是离婚的,全都凑一块儿了。

  叶柯只一个电话就拉着小冬走到里面,体检、填表、拍照、宣誓、签字、盖章,两本红红火火的结婚证就拿到手了。

  “好啦,你现在放心了吧?”

  “不够,迁户口的事情得赶紧办,我会尽快让你完完全全成为叶家的人。”

  安雅看到两人出来,手里还拿着红本本,她真心替小冬高兴,“恭喜恭喜,我给你们拍个照吧。”

  就像大多数新人一样,叶柯和小冬很俗套地拿着红本本,站在国徽下面拍了一张照。

  “好了。”

  “没好,安雅,再麻烦你拍一张。”说着,叶柯从兜里拿出一个锦盒,小冬一阵惊讶,这原本是她带回来想还给叶柯的,跟证件一起全都放包里的,现在又在叶柯手里了。

  叶柯一直笑着,喜悦之情无言以表,“戴上戴上,不能再随便拿下来了。”

  安雅看得感动极了,又连续按了好几下快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