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你流氓,我才十八岁(1/2)

加入书签

  掐大腿装哭吗,这一招已经用过两次,故伎重演恐怕已经失效了,小冬的脑子嗡嗡直响,她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这头狼,比上一次还要深入地吻着她。

  叶柯这次没有喝酒,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用力地吻着她,知道她醒了,更加重了这个吻。

  小冬完全不知道怎么反抗,这种时候喊救命那真是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还不如省省力气。她用力,他比她更用力,她咬紧牙关,他伸手捏着她的下巴硬生生地捏开,然后灵巧的长舌直趋而入,在她的口腔里强硬地翻江倒海。

  叶柯似乎是知道自己弄疼了小丫头,他的吻,忽然由霸道变得温柔起来,唇齿相依,柔软的唇紧紧相贴着。

  小冬瞪大了眼睛,一直诧异地看着他,她反抗他霸道,她不反抗他倒是温柔起来了,被他吻着,酥酥的,麻麻的,柔柔的,软软的,这般亲近的接触,排除这是一头饿狼不说,这种感觉,很微妙,也很美妙。

  感觉到怀里的小冬不再反抗,叶柯松开她,低头深深地看着她,小丫头到底是年轻啊,那般的青涩,却又那般的甜美,她就像一个瓷娃娃般一样淘气又可爱,他舍不得强逼她,他怕弄碎了她。

  小冬像是一只惊弓之鸟,慢慢地呼,慢慢地吸,不敢有任何的大动作。可恶的老男人,没经过我同意就毛手毛脚,你老师没过教你不能强人所难吗?!你小学有没有毕业啊!

  叶柯的手情不自禁地摸上了她的唇,她的唇因为他的强吻而变得微红,因为愤怒shubaojie而自然微嘟,他更加爱不释手,粗糙的手指腹轻轻地搓着那两片唇。丫头啊,你早就是我的人了,一辈子都是我的人了,乖乖地让我吻吻,我会很轻很温柔的。

  深吻再次袭来,小冬二话不说挥手朝他脸上打去,“啪”的一声,在这寂静的深夜里,显得格外的清脆而又响亮,“叶柯,你流氓,我才十八岁……”

  叶柯先是一愣,万万没想到这丫头还会打人,但看到她双眸含泪又满脸委屈的样子,他躲不过心软,但心底的怒shubaojie气也一样喷了出来,他瞪着眼凶着脸说:“十八岁就了不起了吗?!”

  说完,他重重地贴上她的唇,霸道而嚣张地吻了她一下,宣布着自己的所有权,然后忽然翻身下去,从衣柜里面拿了另一条薄被出来,楚河汉界,一人一床,各不相干。

  又是惊险的一夜,小冬暗自庆幸。

  第二天一早,小冬醒来的时候,叶柯已经不在了,认认真真地刷牙,刷了一遍fanwai再刷一遍fanwai,昨晚那热情的舌吻令她想起都觉得阵阵恶心,真恨不得用牙刷刷下一层皮出来。

  走出房间,小冬才看到他的西装外套和鞋子都不在,原来老男人并非出去晨跑,而是已经上班去了。她转身走去厨房,一眼就看到餐桌上的纸袋,是蛋挞,她最喜欢吃的蛋挞啊。

  好吧好吧,原谅你了,老流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