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 把孩子都给喝傻了(2/2)

加入书签

,眼睛就睁了开来,他嘴巴一瘪想哭了,可是看到爸爸,他又没哭,眼睛贼亮贼亮地看着爸爸。

  叶柯看着可爱的儿子,打从心底笑出来,“辰辰,对不起,爸爸吵醒你了,快睡快睡,爸爸在旁边陪着你。”他看着儿子一直睁着的眼睛,开始自说自话,“辰辰,我的小宝贝,爸爸给你唱歌好不好,唱一爸爸经常给妈妈唱的歌,你一定喜欢听……”

  叶柯喝了一口酒,酒瓶已经快见底了,他随手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开始断断续续地唱,“我的天空多么的清新,透明的承诺,是过去的空气,桥我的手是你,但你的笑容……额。”他打了一个饱嗝,辰辰咯咯咯地出一串笑声。

  叶柯抱歉地朝儿子笑了笑,继续唱,“是否一颗星星变了心,从前的愿望,也全都被抛弃,最近我无法呼吸,连自己的影子,都想逃避……”他突然凑近儿子,说,“听好了听好了,妈妈最喜欢的一句要来了,baby你就是我的唯一,两个世界都变形,回去谈何容易,确定你就是我的唯一,独自对着电话说我爱你,我真的爱你……”他的声音很压抑,有些沙哑,“我已不能多爱你一些!”

  慢慢地,叶柯的脑袋靠在了床上,声音也越来越轻,“其实早已过了爱的极限……”

  辰辰账折睛,深刻的内双眼皮,长长的睫毛,真的跟叶柯的一模一样,他眼珠子一直盯着叶柯,叶柯头一靠,他的眼珠子就跟着一起转,叶柯不动了,他就伸手去抓他。

  叶柯没有动静,辰辰不悦地哼哼唧唧了两下,可是,小家伙眼神亮得很,床头柜上那个黑色的瓶子吸引了他的注意,房间的灯光照射下来,瓶子上有反光,可以看得到自己,他动,酒瓶上的影子也动。

  小孩子总是好奇的,辰辰翻了一个身,手脚并用爬向前,伸手去抱酒瓶,酒瓶没有被他抱起来,但是却往他这个方向一倒,酒瓶里剩余的少量红酒倒了出来,沾染在床单上,像血一样的颜色。

  辰辰本能地低下头,眼睛死死地闭着,但是他并没有被砸到,也不会痛,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瓶口就在他面前,那些红色的液体正一滴一滴往外流,他觉得好奇,伸手就去摸,摸了一手就塞进嘴巴里面舔。

  一开始,辰辰一尝到酒味就紧闭了双眼,又是吐舌头又是吐口水的,可是他没东西玩啊,抓叶柯叶柯又不动,看到瓶口滴着红色的水,他又忍不住去摸,一摸又塞到嘴里。

  多年储藏的红酒,苦涩之中带着一丝丝酸甜,辰辰可能是适应了这个味道吧,他竟然抱着瓶口,嘴巴直接凑到瓶口那边去舔。

  红酒沾得到处都是,衣服上裤子上脖子里身上,全都是,剩下的红酒不多,辰辰见没有流出来了,还伸出他的小舌头去瓶子里面舔。

  瓶口舔得没味道了,他又到床单上舔,小屁股一直撅着,卖力地舔。

  酒瓶滚了两下,“咣当”一声摔落在地,叶柯被惊醒了,我的天,眼前的儿子满脸通红,叶柯赶紧抱起他,现他整个身体都是通红的,全身一股浓浓的酒味。

  “辰辰,你在吃什么,!”

  辰辰看着他,眼睛眨巴眨巴的,小舌头还在不断地舔着嘴唇,他对着叶柯嘻嘻嘻地笑,连爸爸都不会叫了。

  叶柯抱着儿子往外走,可没走两步,他就感到一阵晕眩,酒喝多了,晕啊。

  “妈,妈……”没办法,他只能叫母亲,“妈,辰辰出事了!”

  温美若和楼下的保姆闻声赶来,温美若一看到床边摔碎的酒瓶,再看看孙子涨红的小身子,她上前一把抱过孙子,又猛地甩了叶柯一巴掌,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她从来没有打过叶柯,以前即便是叶明打他,她都在旁边拉着劝着。

  这一巴掌令叶柯更加清醒,他该打。

  温美若赶紧回头对保姆说:“快去叫小杨,送孩子去医院!”

  保姆点着头跑了出去,温美若又转头瞪着叶柯,头一次,她严厉地骂了他,“叶柯,要喝酒要堕落你给我出去,你是当爹的人了,怎么可以这么糊涂,不就是一个女人么,大丈夫何患无妻,你出去,在没有清醒之前别回来。”她看看怀里的孙子,正傻笑呢,把孩子都给喝傻了,“瞧瞧你这副没出息的样子,丢脸!”

  温美若气极了,但是再气也不能耽误了孙子就医,她赶紧抱着辰辰跑了出去。

  叶柯有些站不稳,一个酿跄跌坐在地,看着床单上殷红的红酒渍,他万分懊恼。

  {七七书包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