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 小小粉刷匠(1/2)

加入书签

  ?37o 小小粉刷匠

  冷小北已经完全折断了翅膀,接下来就是徐盈莎,叶柯不会放过她。-&1t;>-

  徐总可以算是明业的元老,上海总公司稳定了,他又带着技术去北京开拓,明业有今天,徐总的功劳功不可没。

  徐总是一个商人,他没有冷校长那般明理,叶柯若想对付徐盈莎,就要做好徐总与明业反目的后果,这是一种伤筋错骨的损失。

  所以,他不急,急的反而是徐盈莎。

  冷小北的下场令徐盈莎害怕,灰溜溜地滚回了北京,她不敢帮冷小北,甚至不敢接冷小北的电话。

  在家里躲了一段时间,她终是憋不住了,“爸,我要去法国,你让我走吧!”

  “我不管你你还玩疯了,开了美容院就好好经营,去什么法国,不准!”

  “我不管,我就要去,我一定要去!”

  “为什么啊莎莎,你年纪不小了,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找找对象看!”

  “找什么对象,一个个人模狗样,我谁都看不上!”

  徐总为难地说:“莎莎,傅中是没希望出来了,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徐盈莎一听,更为恼火,“爸,傅中不坐牢他也不爱我,他爱不爱我是他的事,我爱不爱他是我的事,你别评头论足,反正我明天就要去法国,我这是在通知你,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说完,她走回卧室,用力地关上门。

  徐总重重地叹着气,一拍大腿坐在沙上,指着旁边的妻子大骂,“都是被你给宠出来的,还不赶紧去劝劝她,!”

  在徐盈莎的坚持下,她终于坐上了飞往法国的飞机。

  明业集团总裁办公室,周越敲门走了进来,“总裁,徐盈莎飞去法国了,刚上的飞机!”

  叶柯一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看来他还高估了徐盈莎,没想到她也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他二话不说拨了一通国际长途,“嗨,杰森,最近好吗。”他挥了挥手让周越出去,然后跟远在法国的好友聊起了天。

  有些事情,在法国,比在上海好办。

  时间进入了初冬,辰辰感冒了,半夜烧哭闹不止。

  接到电话的时候,叶柯正在睡觉,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喂,妈,怎么了!”

  “儿子,你快回来,辰辰烧了,刚还一直哭,给他喂了小半瓶奶,现在哭都不哭了!”

  “叫杨医生来了。”叶柯一边说着,一边拿了穿起了裤子。

  “杨医生来了,说是不行,必须送医院,我现在抱他去,你直接去医院!”

  “好!”

  叶柯穿着背心睡觉,来不及再找衣服,就套了一件西装外套出了门。

  初冬的深夜,寒风刺骨一般吹来,吹在脸上好像能划破肌肤一般,叶柯把车子停在门口,冲着跑着跑进了急诊热科。

  “妈……”叶柯看到母亲就冲跑过去,辰辰正躺在病床上,小脸蛋涨红着,嘴唇上有一颗颗小水泡,有的刚长出来,有的已经破了皮,脸颊上和脑门上也有一颗颗的小疹子,“这是什么啊,怎么这么多,!”

  温美若说:“医生说可能是手足口,也可能是麻疹,还不确定,刚抽了血去化验,那么粗的针,针眼都这么大!”

  抽血是在脚上抽的,叶柯看到辰辰嫩嫩的脚丫子上有一个很明显的血孔,周围是一片淤青,“抽个血怎么肿成这样了!”

  温美若抹着眼泪说:“他痛啊,痛就会乱动,同一个地方扎了两针!”

  “……”叶柯的心啊,好像粘连着一根丝,怎么弄都弄不去,扯着还疼。

  一个小护士拿来了盐水,看到冷肃皱眉的叶柯,她肩膀抖了一抖,“我去叫护士长来给孩子打点滴,降温药!”

  杨医生来了,护士长也匆忙赶来,趁着辰辰睡着,护士长在辰辰脚上最嫩的地方扎了进去。

  “啊~~”睡着的孩子突然尖叫起来,多痛啊。

  护士长连忙说:“压住孩子的腿!”

  叶柯赶紧压住了辰辰的腿,手心感受着辰辰的力量,孩子小小的身体里面蕴藏着无限的力量,他看着那么粗那么长的针进去,回了血,又看见针拔了出来,只留着软针在里面。

  护士长颇有经验,一针见血,“宝宝不哭了,有爸爸和奶奶陪着,多幸福啊。”护士长也比较有哄孩子的经验,从兜里拿出一个小铃铛在他眼前摇了摇,“宝宝快看,这是什么!”

  这小铃铛对辰辰而言不管用,他继续哭,叶柯灵机一动,拿出手机翻出小冬的照片,“辰辰快看,这是谁!”

  辰辰的注意力很快被吸引过去,眨着泪眼盯着屏幕看,哭声变成了嗯嗯唧唧,慢慢地就不哭了。

  “辰辰,这个是谁,跟爸爸说,这个是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