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 令所有人刮目相看(1/2)

加入书签

  ~日期:~1o月26日~

  每每这个时候,小冬总是倍加的思念儿子,辰辰,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能力带你走,不是妈妈不要你,真的,不要怪妈妈,好吗?

  眼泪毫无预兆地流了下来,她拉起被子把头埋进里面。

  当初离开上海,她不知道自己坐了几班大巴车,经过了几个车站,跨越了几个省,她就茫无目的地买了最快开车的票,上车,下车,下车,下车。

  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留在了深圳,可能是厌倦了日夜的颠簸,也可能晕车吐得实在受不了坐车。她只知道要寻一个四季如春的南方城市住下来,她怕寒冷的冬天。

  下车就是深圳,那就是深圳吧。

  带出来的钱都是朱巧珍的血汗钱,不多,她得找工作,她得养活自己。可是,她没有fd大学的毕业证书,她也没有带身份证,一般的企业不敢用来历不明的人。

  偶然路过一家网球俱乐部,门口贴着告示招网球教练助理,网球啊,不正是她的强项么。

  若不是老板急着招人,若不是老板只给她开了别人一半的工资,她可能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工作。

  上班之后才现,说得好听是助理,其实就是一个打杂的,哪个岗位缺人手,她就去哪里。

  安小冬,没关系,你不会一辈子做底层。她总是这样安慰着自己,她也一直这样坚信着。

  周六早上九点,报名学网球的孩子们66续续地来了,一个比一个兴奋,一个比一个雀跃。

  小冬拉着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女孩,扎着两个小辫子,一身运动服,膝盖上戴着厚厚的护膝,头上带着安全帽,肩上背着一个网球拍,她奶声奶气地朝她妈妈招手,“妈妈看着我打啊,妈妈一定要看着我打啊!”

  孩子妈妈也朝她挥挥手,“妈妈看着呢,你好好学,学会了教妈妈打。”

  “好!”小女孩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跟着小冬走到孩子中间去。

  这个学习班有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报名,最大的有13岁,最小的只有5岁,当然,年纪偏小的孩子家长是跟着一起来的,看到这些活泼可爱的孩子,小冬忽然觉得这么多天的准备工作一点都没有白费。

  沈建伟教练是一个资深网球运动员,今年36岁,听说曾经还是国家队的,但因为车祸膝盖骨折而与奥运会失之交臂。俱乐部可是高薪聘请他出来的。

  “小冬,你给他们每人一下网球。”

  “好。”

  与孩子在一起,是小冬最高兴的事情,“来来来,都过来排队,到我这里来领球。”

  正着球,一个浑身散着成熟韵味的女教练进来了,看样子,她是刚刚赶来的,“气死我了,又堵车,这深圳的交通啊,什么时候有通畅的一天!”

  这个女子叫张伊然,32岁的高龄十,她是东片区的陪练,被老板临时调过来教学的,为此她十分不乐意,东边每小时高达1oo元的陪练费不赚,来西边跟一群ru臭未干的小孩在一起,她直说亏大了。

  张伊然一来就指了一下小冬,命令着说:“那个谁,给我去外面买一份早餐。”

  小冬礼貌地笑了笑,“张教练你好,我叫小冬,这个时间外面的早餐铺应该已经没有了吧。”

  张伊然这才正眼看了她一眼,年轻漂亮的小丫头,看着一点都不顺眼,她叉着腰瞪着眼说:“你不出怎么知道没有了?我现在肚子很饿,挥拍都挥不动,你去不去?!”

  张建伟投来鄙视的目光,摇摇头走了过来,“小冬,你出吧,我来球。”

  小冬委屈地点点头,这个张伊然太傲慢了,听说她可是老板眼中的红人,拉了许多上流社会的有钱人入会,大家都不敢得罪她。

  小冬转身走了,张伊然还在那边趾高气扬地说:“张教练,我只教上午场,下午我有几个客户要来,没时间过来,就只能辛苦你了。”

  小冬扁扁嘴巴,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地想,张伊然,你注定当齐天大剩,这辈子都是。

  中午,大家坐在一起吃饭,张伊然颇有好奇地问小冬:“你叫小冬是吧?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来了快三个月了,一直都在西片区。”

  “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没上进心啊,我看你还这么年轻,怎么不去上大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