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 少儿不宜(加更)(1/2)

加入书签

  ~日期:~11月o4日~

  386少儿不宜小冬开门。辰辰张着嘴巴,眼泪哗哗地流着,“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小冬可怜极了儿子,抱着他又是亲又是哄的,“妈妈在呢,宝宝不哭。”

  叶柯朝儿子做了一个鬼脸,不服气地说:“死小子,都学会博取妈妈同情了,爸爸白疼你了是不是。”

  小冬回头瞪了他一眼,“跟儿子吃什么醋?!滚一边去……辰辰乖,咱们不理爸爸。”

  辰辰撅着小嘴,紧紧地搂着妈妈的脖子,“爸爸好臭,哼!”

  小冬哄着辰辰,一边抱着摇他,一边哼着小曲,就像孩子还是襁褓中的婴儿一样,那时候的她也是这么哄的。

  洗手间传来洗簌的声音,叶柯到底是久经沙场的人,虽然现在酒量退化了不少,但依然是很好的,吐完就舒服了些,也清醒了些。

  他走出来,身子倚靠在门框上,他伸手擦着嘴角,头是晕晕的,眼神是迷离的,他看小冬哄着儿子的样子看得入神。刚认识小冬的时候她只有十八岁,那时候的她多调皮啊,跷课打架,进公安局又进医院,现在的她二十三岁,整整五年,她的性子被磨平了许多,她受了许多委屈,她也懂得了向现实低头。

  五年的时间可真快啊,一折,他们的儿子都这么大了,她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彪悍少女,她有妻子的贤惠,有女人的温柔,也有母亲的慈爱。

  小冬抱着辰辰来回走着,转身便接触到了叶柯的眼神,她轻声说:“洗完就早点睡,辰辰快睡着了。”

  叶柯一笑,走上前慢慢地从后面搂住她,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脖颈里。

  小冬一抖肩膀,“别闹,看你一身的酒气,好不容易快睡着了。”

  辰辰听到了动静,慢慢眯起来的眼睛又睁了开来,叶柯立马闭起嘴巴,生怕自己呼出来的酒气影响到儿子。辰辰举起手指一指,小嘴巴一张一合,“爸爸……”

  原以为他又要哭闹起来,不想他才说完,眼皮又撑不住慢慢合了起来,小家伙终于忍不住睡着了。

  小冬继续抱着辰辰在屋里走,直到孩子睡熟才把他放到床上。

  “啪”的一下,房间里面的灯暗了,小冬忽然腰间一紧,就被拽到了身后的床上。一阵酒气扑面而来,叶柯直接压了上来。

  “喂,辰辰刚睡着,你别吵醒了他。”

  “嘘……别响,再说话把他吵醒的人就是你。”叶柯堵住了她的嘴,他此刻已经精虫上脑,什么都管不着了。

  久违的热吻侵袭而来,熟悉的身体,熟悉的气息,她说他们刚好分居两年,那么他现在就让这两年不作数。双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一下子就脱了下来,连带着内衣,他像一头饿狼一样,看着小白羊就双眼亮。

  小冬有些吓住了,忍不住笑场出声,她抱着胸口后退着,脑袋撞到了床头板,她没法再退了。

  眼睛适应了屋内的黑暗,小冬看到叶柯利索地褪去了裤子,也看到了他匀称的体格,精壮有力。她很快低下头去,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烫了。

  叶柯脱完自己的,又去剥她的,小冬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想阻止却又渴望着。

  叶柯眼睛眨都不眨,直溜溜地盯着她的酮体看,丫头变得越好看了,白皙的长腿,平滑的小腹,还有匀称的小肌肉,他低头就在她完美的腹肌上咬了一口。

  “流氓。”小冬哑声咒骂一句,想推开他。

  可是,他的兽性却在酒精和她的推拒共同的作用之下变得更加狂热,他弓着身体,一口含住她的蓓蕾,用无限涨大的帐篷不断在她大腿内侧磨蹭。

  小冬确实有些被吓到了,且不是怕叶柯,是怕叶柯这么激动的样子会吵醒了隔壁床的儿子啊。她的身体像煮熟了的小虾米一样蜷缩成一团,“叶柯,这这这,不好吧……”

  叶柯也知道这样不好,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他果断地抱起了小冬,歪歪扭扭地朝洗手间走去。

  “啊!”一个不当心,小冬的膝盖撞到了门框上,她紧抿着嘴巴,眼睛瞪得老大,痛啊。

  叶柯又是抱歉又是心疼的,屋里没开灯,他又头晕,真不是故意的,“老婆,撞疼了吧,都怪我都怪我。”他把小冬放了下来,把洗手间的灯打开,蹲着检查她的膝盖。

  洗手间的灯是暖黄色的,好像一层薄纱般覆盖在身上,把小冬的肌肤衬得越迷人,叶柯再也把持不住了,他要把两年来的思念全都灌注进小冬的身体里。他倏地一下站起来,双手和嘴唇同时落在她的身上,一边抚摸一边吸允。

  灵活的舌尖不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