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他没有固定的女友(加)(1/2)

加入书签

  第4章他没有固定的女友

  “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啊,为什么不接受。”唐天放的话还回荡在耳,为什么不接受,肖芸自己也想不通。

  很多时候,在她对纪小天冷言冷语之后,她会觉得抱歉,她不过就仗着纪小天喜欢自己而已,大学四年,纪小天就像一直跟屁虫一样追着她,他明明有很好的家事,有很好的条件,但不知为何就是喜欢不出彩的她。

  在深圳大学众多美女学生之中,她真的算普通,充其量就是五官清秀而已。

  曾经有个女生指着她的鼻子骂:“肖芸,你就是用你那虚假的骄傲迷惑了小天,你有什么可骄傲的,终有一天小天会看清你的真面目。”

  是么,虚假的骄傲,她承认她内心的骄傲,但她不承认这是虚假的,喜欢就喜欢,不喜欢也不能勉强喜欢,这是虚假的吗,不是。

  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创口贴只贴到了破皮的伤口,但是那道道拉长的红纹却远远贴不住,如果她就此毁了容,身为老板的唐天放会不会多留意她一些。

  收回了百万巨款,公司的拓展也开始了,销售部业务部拓展部广告部的人都忙得不得了,唐天放也忙得晕头转向,不是开会就是外出。

  肖芸也忙,每天上班都是在公司和银行之间跑来跑去,她忙得,都快忘记了曾经被拒绝的忧伤。

  偶然在上下电梯的时候遇到他,她只是会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笑一笑,不过内心依然会心动。

  时间长了,关于他的事情也听到不少,他并没有固定的女友,但他不缺女人,有需要携带女伴的场合,他的身边总有一个或艳丽或清纯的女子挽着他的胳膊,每一次都不一样。

  一次应酬,她也被拉去了,不胜酒力的肖芸喝了几杯就晕晕乎乎了。

  酒桌上都是一些老江湖,看到年轻的女孩子都想欺负一把,这个敬了酒,那个也要敬。

  “小肖啊,红酒养颜的,来来来,咱们再喝一杯。”一群北京来的客户,酒量惊人得很,都是练家子。

  肖芸正犯愁着怎么婉拒,唐天放便截了下来,“汤哥,她快不行了,这一辈我替她喝了。”

  汤哥撒着酒劲一笑,“好,你姓唐,我姓汤,也算半个本家人。”哪里来的逻辑,就是喝醉了说酒话,“替她喝可以,不过代喝的人必须三杯。”

  唐天放豪爽地答应了,“好,三杯就三杯。”说着,他一饮而尽,然后又斟满了酒再喝,斟满,再喝。

  饭局结束的时候,肖芸已经站不稳脚跟,几个男同事争着抢着要送她回家,“谢谢了,我家离这里很近,我打车回去就行。”

  又是汤哥开口说:“女孩子喝醉了酒在外面不安全,必须送到家里。”

  让你送才是真正的大危险。

  唐天放倒是清醒的,这一点酒并不能喝倒他,“你们都坐下,我的员工我来送,而且她就住在新城,我很顺路。”

  肖芸一愣,清醒了些,顺路么,这么说来,唐天放住的地方与她不远。

  出租车开到新城南区,唐天放付了钱便扶着肖芸下车,都喝了酒,不能开车。

  “诶唐总,你怎么让出租车走了,这里很难打到车的。”肖芸以为他要送她到家,便说,“我好很多了,自己回家就行。”

  唐天放却笑笑说:“你打听了我那么多事情,难道没有打听出我也住在这里。”

  他笑起来的样子十分的好看,嘴唇上的细胡渣略显沧桑,头有些凌乱,但乱得恰到好处,他身上有一股亦正亦邪的气质,带着浓浓的神秘感,肖芸又一次沦陷了,她眨着迷蒙的眼睛,问:“真的,那我怎么从来没有遇到过你。”

  “我出门比你晚,回来也比你晚,没有遇到很平常啊,你住哪一幢,我送你。”

  “17幢。”

  唐天放嬉笑着说:“那还真是巧,我也住在17幢。”

  肖芸仿佛置身于云端,胳膊被他扶着,慢慢地往17幢走去,在这里住了快半年,她暗恋了他快半年,她竟然没有现他们住在同一幢楼里。

  大学毕业在这里找了一份工作,从家里到公司需要一个半小时,为了省时省力,她就在这里租了房子,这个物业每一层都有三种样式,西边是中套75平米的,中间是大套15o平米的,东边是小套45平米的,她就住在二楼的小套房中,而唐天放,住在7楼的大套中。

  作为一个资深宅女,每天都是按部就班地上下班,晚上没有活动不出门,周五下班便回家,她这样有规律的进出,真的跟他遇不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