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黑丝的诱 惑(加)(1/2)

加入书签

  第9章黑丝的诱惑

  说实话,除了应酬谈事,唐天放从來沒有进过茶座,而因为应酬谈事进茶座的也为之少数。

  他不曾知道,原來这港式的茶点还如此之考究。

  喝茶不是重点,点心才是,港式茶点一向以其精巧细致闻名,比如热气腾腾的生滚粥品,晶莹剔透的虾饺,料足饱满的烧卖,味香汁鲜的凤爪,以颜色形状诱人的各色糕点等等。

  肖芸翻着菜单,问:“唐总想吃什么。”

  “我随意。”

  “可沒有随意这种选择哦。”

  方明丽笑笑说:“上海小吃可是出了名的,唐总就随便点几样试试,看看有什么不同。”

  唐天放:“那好吧。”

  肖芸看看母亲,再看看唐天放,心里暗暗地嘀咕着:情况不对啊,唐天放不会是……不会是看上我妈了吧。

  想及此,她瞪大了一对杏眼,被开水给呛着了,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方明丽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说:“怎么回事啊,喝口水都能呛着。”

  唐天放则暗笑不已,“八成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咳咳咳,咳咳咳……”我才沒做什么亏心事,是你莫名其妙的好不好,肖芸憋红了脸,沒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真是对他另眼相看啊。

  “试试本店今天推出的中秋月圆套餐吧,正适合一家三口,有虾饺烧卖,桂花糕,还有月饼,量不多,不会影响正餐,但也不会很少,可以一饱口福。”

  “好吧,就要这个。”

  不久,套餐便上齐了,唐天放很少吃到月饼,在他的记忆里面,上回吃到月饼还是小时候在孤儿院里面吃到的。

  “嗯,挺好吃的,不过太甜了点,吃多了会腻。”

  肖芸咬了一口虾饺,说:“外边的月饼能做到这样就不错了,我妈做的鲜肉月饼比这个好吃百倍,是闲的。”

  “是么,闲月饼我可从來沒吃过。”

  方明丽说:“哪有哪有,我做的那些都是很粗糙的东西,就自个儿吃吃,又摆不上台面,唐总,不如等芸芸下回來了,我做几个让她带來你尝尝。”

  肖芸:“不用吧。”

  唐天放:“好啊。”

  同时开口的两人对看一眼,肖芸的眉心都皱了起來,嘿,你还真好意思啊。

  唐天放吃着月饼,笑笑说:“先谢谢阿姨了。”

  这个男人脸皮可真厚啊,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不过肖芸沒來由地觉得开心,她现,他这人撇去工作时候的严谨和刻板,其实私下挺好相处的。

  月饼很甜,吃了三口就腻了,唐天放喝了一口八宝茶去去腻味,清甜中带着微苦,再喝一口,倍感温润,他从來不曾想到自己会像平常人家一样专门找个位置來这里喝茶吃点心,他以前觉得只有闲人才有这闲功夫这么做。

  看看肖芸母女,眼中都是对对方的记挂和关切,中秋佳节,真的要跟家人一起过,才会有意义,他渴望着这种无私的亲情,哪怕只是一个电话一句问候,他都觉得是奢侈。

  晚上,真正的寂寞才刚开始,肖芸和母亲坐车回家了,唐天放也不能再厚着脸皮跟人家一起,独自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倍觉凄凉。

  他从來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凄凉的,是可怜的,但是,他也从來不感觉自己是幸福的,沒有大喜大悲,情绪再不会起什么波澜,他觉得自己的七情六欲都被封杀了似的。

  “叮咚”门铃忽然响了起來,唐天放一愣,真难得有人会到家來找他,特别是在中秋节的时候,难不成是物业。

  他起身去开门,一开门,看到來人竟然是秦风雅,他错愕了下,“怎么是你,有事。”

  秦风雅穿着一件长风衣,里面是黑色的紧身衣和深灰色短裙,一双穿着黑丝袜的笔直双腿踩着精巧的高跟鞋,她一手拎了一大袋东西,一手拿着一支红酒,径直走了进來,“今天是中秋节,我一个人过,听说唐总也是一个人,不知道能不能赏脸一起吃火锅,我都买好食材了。”

  说着,秦风雅已经像女主人一样走到了餐桌前,把袋子往餐桌上一搁,“好重啊,拎得我手酸。”看到沙旁的红酒,她一笑,“你自己都喝上了啊,看來是沒有节目了,你不会赶我走吧。”

  人都已经进來了,他怎么好意思赶人家走,“当然不会,你來我很欢迎。”

  两个小时前,正在参加单身派对的秦风雅接到助理的电话,“喂,秦经理,今天我在徐福茶座遇到了唐总和肖芸,还有一个应该是肖芸的母亲。”

  已经喝得微醺的秦风雅一个激灵,紧张地问道:“什么,见家长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