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好险,差点就出事了(1/2)

加入书签

  第1o章好险,差点就出事了

  秦风雅不管电磁炉,摔了就摔了吧,她再一次抱住唐天放的脖子拉近自己,“天放,给我。”她的手直接伸到了唐天放的小腹下面。

  唐天放一把抓住她的手,十足的力道不让她继续往下。

  “天放。”秦风雅微睁着眼睛,依然陶醉在欲火之中。

  唐天放倒退一步抽开身,眼眶红红的,重重地喘着粗气,他定定地看着秦风雅,笑着抱歉着,“呵呵,我想……事情不应该这么展下去。”

  秦风雅又主动攀了过去,瞧他,还装正经,眼睛里面明明满是饥渴的需求,真是可爱,“那应该怎么展,天放,我们是最合拍的,不管哪个方面。”

  唐天放拉着她的胳膊一扯,可是沒有扯开,“秦风雅,你冷静点。”

  “不需要冷静,天放,我等不及了,我相信你也一样……吻我……”

  “秦风雅。”唐天放大吼一声,更加用力地推开她,“你冷静点。”吼完,又觉得自己语气重了,人家毕竟是客,他皱眉,“对不起,我想我不能够,我们都冷静点。”

  秦风雅暗恼,煮熟的鸭子飞了,她擦了擦嘴唇,有些尴尬,“唐天放,你喜欢肖芸吗。”

  唐天放愣了一下,喜欢肖芸吗,从來沒想过这个问題,他摇摇头,“你为什么这么问。”

  “不喜欢。”秦风雅再次确认。

  “不……喜欢。”应该是不喜欢的,硬要说喜欢那也只是有些好感吧,但谈不上喜欢。

  秦风雅轻叹一口气,随意抚弄了一下头,冷静下來之后确实有些尴尬,看着地上的电磁炉,估计也摔坏了,这火锅是吃不了了,“天放,我对你的心意我想你是知道的,我愿意等你,随时都行……我走了,中秋快乐。”

  既然唐天放对于肖芸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那么,她就放心了,对这个男人,她是势在必得,不急于生关系这一点,反倒更加令她动心。

  “嗯,中秋快乐,慢走,不送。”

  秦风雅一咬唇,木头就是木头,一点都不解风情,连一句挽留的话都沒有,“嗯,再见。”

  “再见。”

  秦风雅走了,厨房里余留下许多食材,水龙头还在滴答滴答滴着水,他弯腰拾起地上的电磁炉,钢化镜面撞缺了一角,不过,他猛然睁大双眼,他看到镜面中的自己,嘴边蹭了许多口红,一闻还能闻到口红的香味。

  好险啊,差点就出事了。

  他深吸一口气,脑海中还余留着刚才的激情,但是他很清楚,他不喜欢肖芸,更不喜欢秦风雅,肉体的占有他早已腻了,他不想害别人。

  他理了理衣服,转而拿了车钥匙出了门。

  笔直的机场大道上,因为是中秋而显得格外通透,路灯上的灯笼点缀其中,一串一串的红,给阴冷的暗夜平添了几分喜庆和温暖。

  油门踩到底,法拉利跑车飞地移动着,好久沒有这么畅快地飚车了,越是快的度,越能令他的心平静。

  他熟悉汽车,在汽车行业也比较有经验,深圳是一座金库,只要懂得如何取金就能拥有财富,到这里的第二年,他便拥有了自己第一辆法拉利。

  他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遇到赵云风,赵云风的座驾就是法拉利f12,当时他就想,他何时才能自己拥有一辆。

  男人的斗心就是这样被激的,即便已经时过境迁,但拥有一辆好车的梦想依然沒有变。

  车子的引擎正在高运装,跑车如离弦的箭,如脱缰的野马,如狂野的黑豹,沿着机场大道开。

  前面一个急转弯,但是他并沒有放慢度,打转方向盘,尖锐刺耳的刹车声划破天际,完美的漂移。

  可是转了过去之后,由于度过快,车头刚好开到了两盏路灯中间,视野忽然一晃,前面的路竟然在那一刻一片模糊。

  又是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车子在清冷宽阔的路面上停了下來。

  唐天放懊恼地一拍方向盘,许久不飙车,手感差了,眼神也不好使了。

  这时,左边耳畔传來一阵海潮声,他转头看着窗外,咆哮的海浪正不断地拍打着岸边。

  他开门下车,挺身傲然站立在公路旁,这阵阵冷风吹得他更为清醒。

  小雨,你过得好吗,赵云风对你好吗,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下辈子一定要在一起。

  ,。

  肖芸的父亲虽然去世得早,但她的家族还是热热闹闹的,每年的中秋都在爷爷奶奶那里过,大伯大婶叔叔婶婶堂哥堂妹全部到齐。

  今年堂哥又带回來了女朋友,肖家多了一个新人,自然更加热闹。

  “阿华,小琳,什么时候结婚啊,年底怎么样。”

  “二婶,年底太赶了啦,明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