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叶雨的婚变(1/2)

加入书签

  第19章叶雨的婚变

  秦风雅也是心高气傲的人,一见肖芸,什么话都不能跟唐天放说了,她还想维持一点仅有的尊严。

  脸上的妆容早已哭花,本來想在唐天放面前装得楚楚可怜的,可是肖芸一來,反倒是真的可怜了,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她就是一个失败者,不战而败,败得彻底。

  唐天放更加觉得不好意思,但又不能做什么。

  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尴尬二字根本不足以形容。

  酒气上扬,秦风雅想吐,肖芸眼疾手快拿了垃圾桶过來。

  “呕~”秦风雅果真吐了,吐出來的几乎全都是红酒。

  肖芸的手上沾了一些,衣服的袖子上也有,红色的酒渍,她对唐天放说:“叫服务生拿点水和热毛巾來。”

  “嗯。”

  唐天放走出去叫服务员,包厢里面只剩下秦风雅和肖芸两人,肖芸一手拿着垃圾桶,一手拍着她的后背,好让她舒服一些。

  秦风雅一阵狂吐,把胃里的酒精悉数吐了出來,虽然当下比较难受,但红酒吐了出來,人就比较清醒一些。

  她泪眼迷蒙地看着肖芸,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她笑,傻傻地笑,几年前,她也如肖芸这样清纯简单,她也有男友的疼惜和宠爱,只可惜,那时候他们很穷,那个男人为了前途娶了上司的女儿,她就这样被抛弃了。

  “秦经理,我不知道你跟唐总之间有什么事情,如果是我涉足的,那只有对不起了,只要他选择我我是不会放手的,因为我也很喜欢很喜欢他,我第一眼看到他就喜欢上了他。”

  “秦经理,感情跟工作不一样,工作上你付出了就有回报,但是感情,付出了不一定有回报,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都不是随自己的,你这样我们都很难受。”

  秦风雅笑了笑,笑得有些苦涩,说:“你不用说对不起,你不是第三者,因为我跟唐天放从來沒有交往过,他拒绝了我。”

  “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是过來人,我不需要你开导什么,今天我跟姐妹们喝多了才会一时失控,但是,我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感情之于我就是一种调味剂,甜的就继续,苦的就停止,就是这么简单。”

  肖芸沒有说话,包厢里面沒有其他声音,只是隔壁的音乐声肆无忌惮地传进來,再好的隔音效果也禁不起在安静之中的聆听。

  唐天放拿來水和热毛巾,秦风雅喝了一口,又清醒了许多,越是清醒,就越无地自容。

  唐天放说:“走吧,我们送你回去。”

  “不用,你们不用管我,我想一个人呆会儿,你们走吧。”

  “送你回去,回了家你一样可以一个人呆着。”唐天放强势地拉她起來,已经很晚了,一个酒醉的女人在外面会生什么事情,很难说。

  秦风雅踉跄了下,肖芸也赶紧扶住她,“我不回去,不回。”她挣扎着,坚持不肯走,赖在沙里面不肯起來。

  唐天放沒辙,拿了她的手机翻出电话本,看到“家”的电话,他便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才接,那头是一个困意朦胧的老妇人的声音,估计是被吵醒的,“喂。”

  “你好,请问是秦风雅的家人吗。”

  “是,我是她妈妈。”老妇人紧张起來,“风雅出什么事情了。”

  “你好,我是她的同事,今天公司聚餐,她喝醉了,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想送也沒法送,所以我就在她手机里面找到了你们家的号码。”

  “哦,那真是麻烦你了,唉,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注意,先生,麻烦你了,我们家的路有点难找,我让她妹妹去接她一下,你们这是在哪里。”

  “钱柜ktv。”

  “好,谢谢。”

  唐天放还沒放下电话,秦风雅就扑过來抢了,“不要告诉我家人,不要……”

  “我只说公司聚餐你喝醉了,其他沒有说什么,你妹妹马上來接你。”

  秦风雅深深地闭了闭眼睛,无力地瘫倒在沙上,脑袋晕晕的,一点力气都沒有。

  肖芸把她的腿平放在沙上,又拿着热毛巾给她擦脸。

  不一会儿,秦风雅的妹妹來了,一起來的还有她妹妹的男友。

  “姐……”秦孝雅跑着进來,“谢谢你们了,我是她妹妹,我叫秦孝雅……姐,姐,你醒醒。”

  肖芸说:“你好,我叫肖芸,是她同事,她已经睡着了。”余光穿过秦孝雅,暗暗的灯光下,她看到与秦孝雅一起來的男生,“小天。”

  纪小天看到肖芸,也比较诧异,“肖芸是你啊。”纪小天的内心激起了一片波澜,好在这里的光线并不是那么明亮,“她我大学同学,呵呵。”

  秦孝雅:“是么,这个世界真小,肖芸,谢谢你。”

  “不客气。”

  纪小天走上前,在大家的合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