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唐天放又有新欢了(1/2)

加入书签

  第24章唐天放又有新欢了

  肖芸不知道自己几点才睡着,她只知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的阳光已经大亮。

  她动了动身体,身上的衣服和裤子沒有脱,胳膊被压得麻麻的,嘴角还流着口水。

  她伸手擦了擦嘴角,觉得自己好狼狈。

  如果可以,她宁愿一直睡着,睡着就感觉不到心痛。

  原以为过了一天就会好一些,殊不知第二天更难受。

  她不想醒來,不想动,平躺在床上,眼睛看到一束斜光从窗**进來,灰层粒子在空气中飞扬着,伸手去摸却又摸不到。

  她抬起双手,对面白色的墙壁上就有了手的影子,她比划着各种手势,比鸭子嬉水,比海鸥飞翔。

  躺了一会儿,实在躺不住了,她起身走去洗手间,抬头看见镜子里蓬头垢面的影子,她吓了一大跳。

  苍白的皮肤,水肿的眼睛,鸟窝一样的头,简直憔悴得不行,惨不忍睹。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吸一口气,原以为沒了他她会活不下去,可现在沒了他,她照样还活着,地球照样在转,太阳照样每天都会升起來。

  打开花洒,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把眼角的泪水洗去,再把心口的伤痛,也一并洗去。

  按理说,会计辞职是需要与下一位任职的会计交接的,可是,她的手机一直沒有公司的电话,她想,可能是唐天放交待过了吧。

  他就这么狠心,说分手,就分手。

  洗完澡出來,整个人清爽了许多,看了看手机,已经是第三天的正午,她已经在家里呆了整整三天,足不出户。

  分手了,可是日子照样要过,她得重新找工作,她需要赚钱。

  在网上投了几份简历,好歹也是有工作经验的人了,比刚走出社会的那会儿要有底气得多,找的也都是大规模的公司。

  现在就只能在家里等电话了,着急也着急不來。

  另一边的唐天放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每天按部就班地上班下班,每天出门或是回家,他都要在坐在车里等好久,他看着肖芸的窗户,想着她能出來看一看,他是喜欢这个姑娘的,所以不忍心再伤害她了。

  他心里也乱,一方面担心着叶雨,一方面又担心着肖芸。

  秘书敲门进來,探着头跟他确定:“唐总,章局长的秘书打來电话,说今晚在钱柜订了包厢,章局长钦点了你,你要去吗。”

  唐天放抿了抿嘴巴,做生意人免不了与官场打交道,章局长是工商局的人,他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章局长虽然只是一个退居二线的老局长,但爱玩爱疯的程度丝毫不比年轻人弱,很多时候,连唐天放都甘拜下风的。

  章局长骨子里流着不安份的血液,人老心不老,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吧,他十分喜欢唐天放这个小辈,他总说年轻人出來创业不容易,有能力有魄力的年轻人更是难得,而唐天放就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一个。

  唐天放一方面很感谢章局长的赏识,而另一方面,他也很担心章局长的“爱玩”,每一次与章局长相约,章老都是叫一群小姐,一人一个,不要就是不给面子,章老说了:等我玩不动了,命也就到头了。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那肯定去。”唐天放留了一个心眼,“十点钟的时候打个电话给我,别忘了。”

  秘书会意,“好的,我知道了。”

  下午的天阴沉沉的,太阳躲进了厚厚的云层里面,看着好像要下雨了。

  肖芸肚子饿得咕噜噜直叫,打开冰箱想找点吃的,可是,冰箱里面空空如也,除了一罐老干妈,什么东西都沒有。

  她走进厨房,翻箱倒柜地找东西吃,可是什么都沒有。

  手机忽然响了起來,“喂,谁啊。”

  “你好,请问是肖芸小姐吗。”

  “嗯,我是。”

  “你好,我这里是远大集团,在网上看到你的简历,请问你明天上午有空过來面试吗。”

  肖芸精神一振,正了正声音说:“有。”

  “那上午十点过來面试吧。”

  “好的好的,谢谢。”

  对肖芸而言,这算是几天來唯一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找一份工作,让她忙一点,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不振了。

  站了一会儿,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唐天放的样子又钻进了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肖芸果断了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脸庞,她告诉自己,“不值得不值得,别想了,明天要去面试,今天得好好准备。”

  走出小区,在门口遇到那位保安小哥,“出门啊。”

  “嗯,出门。”

  “好几天不见你了,唐总倒是经常见到。”

  “是么,呵呵。”她尴尬地笑了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