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们之间没有代沟(1/2)

加入书签

  第3章我们之间沒有代沟

  莫以洋连夜赶回了帝都。

  实在是闹心得很,终于抽出两天时间的空档回了一趟上海,这屁股都还沒有坐热,一通电话又被叫了回去。

  若是平常,他肯定会破口大骂,不过今天,他反而要感谢这个捏爆刘伟蛋蛋的女同事。

  关于沈小涵,一两句话也说不清,但他扪心自问,他并不亏欠她。

  当初,他也是下定了决心要对她负责,他也是真心要娶她为妻的,可是,沈父硬要逼着他入赘当上门女婿,他接受不了。

  原以为时间久了,等孩子出生,固执的二老总会松口,谁知,沈小涵竟然听了她母亲的唆使,瞒着他去医院把孩子给流了。

  他心痛,更加心寒,别看沈小涵柔柔弱弱与世无争的样子,她的心眼却多得很。

  当时他给了她两个选择,一是跟他去帝都,等他在那边工作稳定了就结婚,毕竟睡过,他还是愿意负责的;二是分手,大家好聚好散。

  莫以洋记得很清楚,沈小涵选了分手,是她自己选了分手,沒人逼她。

  唉,女人心海底针,说了分手又变卦。

  然,男人一旦下定决心,是九头牛都拉不回來的,莫以洋毅然辞去fd大学的职务,北上去了帝都。

  他的家族在那里。

  这些年來,沈小涵往他的邮箱里面了不计其数的求和信,一开始他还有些内疚,但时间一久,他也麻木了,來來回回都是一样的话,他倦了,看都不想看。

  这次之所以回來,也是因为叶柯打电话给他,说沈小涵为了问出他的下落,竟然去辰辰的幼儿园拦截辰辰,这几近变态的行为令他越加的反感,他想好好找沈小涵谈一谈。

  他想劝她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沈小涵,你给我老实点,我现在有事要回去,三天,三天之后我们好好谈谈,你敢再去骚扰叶柯一家,我这辈子都不会见你。”

  当时在餐厅,他撂下了这么一句话,就赶紧走了。

  如此极品的女人,他服了,都是年轻猖狂时候犯下的错啊。

  一下飞机,明显的寒意令他更加清醒,帝都比上海,更加的冷。

  四年前选择离开,四年之后的今天,他更加不会回头。

  沈小涵,我从未爱过你,抱歉,爱不上。

  “我刚下飞机,刘伟他怎么样了。”

  “司长,刘伟经过手术命是保住了,但是那个东西碎了一个,虽然及时抢救接了回去,但碎了就是碎了,还好还有一个……以后的性功能势必会有所影响,而且这名声传出去,也不好,他的表舅是军区的长,连夜赶去医院看他,老长亲自话,要您好好调查调查。”

  莫以洋皱了皱眉头,他一个教育司的司长,是管教育的,又不管人事纠纷,要他调查什么啊,“报警了吗。”

  “沒有,沒人敢,老长的意思是私了。”

  “那个女同事呢。”

  “回家了,小姑娘也吓住了,是新來的员工,我查过,她沒什么背景,司长,这件事情得谨慎处理啊,老长盯着,看來不给他老人家一个交代,我们教育司都不会好过。”

  “明天叫她來我办公室。”

  “好。”

  莫以洋心里有数,秘书说的话不无道理,官高一级压死人,老长虽然沒有明说,但他肯定是站在刘伟那一边的,莫以洋今年才三十三岁,在同等级的官员中,数他最年轻,四年前他像一个空降兵一样到了教育司,短短几年时间他就当上了司长,这其中除了他自身的努力,当然也少不了父亲的力荐。

  这是现实。

  他曾经很反抗父亲的安排,远赴法国留学,回国后去fd大学当老师,这些都是他在逃避。

  不过,年纪大了,玩也玩够了,既然逃避不了,那就只能去适应。

  多年的教书经验令他顺利通过笔试这道最基本的关卡,然后凭着自身的努力和父亲的关系,扶摇直上。

  在机关单位,有许许多多的人,混了大半辈子都只是一个小小的主任,而他,空降,连跳三级,三十三岁当上司长,多少人眼红,多少人在背后看着盯着。

  只要他犯一点点错,自然就会有人跳出來,将他赶下马。

  这第一个就是陈洪杰陈部长。

  年初的时候,老司长因身体原因提前退休,许多人都以为陈洪杰将上任,可是谁都沒有想到坐上司长之位的竟然是一个三十三岁的毛头小子。

  公示一下來,沒有人反对,但是私下,全都是怀疑之声。

  这些,莫以洋心知肚明。

  对于工作,他游刃有余,但是处理人事纠纷,他真的不擅长,也很为难。

  刘伟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