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做的都是什么破事(加)(1/2)

加入书签

  第9章你做的都是什么破事啊,。

  第二天,暖暖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來,照在床上两个交缠着的身体之上。

  筱筱睁开眼睛,但这强光着实刺眼,她伸手挡在眼前,头痛得好像要裂开一般,她听到了“呜呜”的声音,那是黄浦江上的游轮鸣笛声。

  慢慢地,眼睛适应了光线,她这才看清眼前的一切。

  凌乱的大床,衣服裤子散落一地,旁边躺着一个男人,仔细一看,是莫以洋,他裸着上半身,一条腿还压在她的腿上,他的手也搭在她的小腹上。

  禽兽,禽兽,禽兽。

  筱筱在心里连续骂了三遍fanwai,鼻子一酸,眼泪刷的一下挂了下來,她已经记不清昨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从眼前这种情形看,傻瓜都知道。

  她愤怒shubaojie地看着身旁的莫以洋,抬起膝盖用力地把他的腿踢开,她坐起來,下身火辣辣地痛,浑身都痛。

  “禽兽,混蛋,人渣,畜生。”她挥起拳头,朝他的脸上用力地打了一耳光,“啪”的一声格外的响亮,打得她自己的手心都是痛的。

  经过一夜的奋战,莫以洋还睡得跟死猪一样,他翻了个身背对着她,继续睡觉。

  筱筱看到他的背上七七八八地都是抓痕,眼睛都快冒出火來了。

  一哈气,好臭,一嘴巴的酒味,唉,都是酒精惹的祸啊,该死的臭男人,这就是你玩弄女人的手段是不是,。

  微冷的大街上,顾筱筱拉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走着,这里对她而言是陌生的,陌生的马路,陌生的空气,她是包子,她不敢报警,小老百姓与官争斗,往往都是得力不讨好的,更何况还是男女之事,莫以洋若一口咬定大家都是你情我愿,那她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沒有,因为酒店的人都可以证明她是自愿跟他上酒店的。

  冷静下來,她只能把这件事情当作沒生的一样,她承认自己是懦弱的,她不敢报警,不敢公然与司长作对。

  打了车直接去机场,买了最快回去的机票,她想远离这里,这里令她作呕。

  莫以洋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喂,哪位。”

  “还睡着。”是叶柯,“别睡了,沈小涵昨天出了车祸。”

  “什么。”莫以洋清醒起來。

  “我也是才知道,听说她昨晚开车回家出了车祸,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呆着,你是怎么跟她说的,要是闹出人命,她父母绝对不会放过你,那你的仕途就完了。”

  莫以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在哪家医院。”

  “第一人民医院。”

  挂了电话,莫以洋懊恼地将手机一甩,闭上眼睛,颓废地靠在床头,昨天沈小涵的情绪是激动了些,早知道就送她回去了,他是想好聚好散的,不想闹出人命啊。

  不过,等等……

  他猛然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裸露着的胸膛,再掀起被子一看,哦买噶的,他昨晚……

  一些零碎的片段在脑海中不断地闪现,慢慢地拼凑成一副少儿不宜的画面,他昨晚跟顾筱筱……生关系了。

  “**。”他忍不住暴跳起來,比起沈小涵才车祸的事情,他对顾筱筱做的事情,更加令他罪孽深重。

  他掀开被子起床,拾起地上的衣裤穿起來,忽然,他看到洁白的床单上面,有一块已经干掉的嫣红的血迹。

  他的眉头皱成一个川字,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他连忙拿起手机打给顾筱筱,“喂……”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该死的莫以洋,你做的都是什么破事啊,。

  事情已经生,也不能改变怎么,只能一件一件去解决。

  医院,重症监护室外面,莫以洋见到了沈小涵的父母,二老比四年前看起來更加苍老了。

  “伯父伯母,还记得我吧。”

  出乎意外的是,二老并沒有严厉指责他,沈父反而是一脸的愧疚,“唉,要不是我们当年不肯松口,今天这悲剧也不会生,说不定我们都抱上外孙了。”

  外孙,,莫以洋听了,在心底苦笑了下,也亏了你们当初的坚持,我才有今天。

  “伯父,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小涵现在变成这样,我也很抱歉。”

  “这不能怪你,要怪就怪我们,再怪就怪她自己……这些年我也常常劝她,可惜造化弄人,她一直都遇不到好人,是我们耽误了她,也害了你们啊。”

  “伯父,您千万要保重身体……”

  沈母怕莫以洋误会,解释说:“小涵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医生说她现在求生意志很弱,我们是希望你能鼓励一下她,我们不知道你的号码,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