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您老不是我的菜(1/2)

加入书签

  第2o章您老不是我的菜

  方钟开着车子,刘雯坐在副驾驶一个劲地说开快点,“快点,加快,爸在家里火了,你给我开快点啊。”

  “路上又开始结冰了,快不了,车轮子都在打滑。”方钟一边握紧了方向盘,一边聚精会神地看着前面的路,真怕一个不当心会出车祸。

  刘雯伸手就是“啪”的一下,在他的后脑勺上狠狠地打了一击,“怕死就停车,我來开。”

  方钟叹了口气,又踩下油门将车提高了一些。

  刘雯白了他一眼,看着自己这个懦弱的丈夫,她越來越觉得不甘心,她转头看向窗外,道路两旁的行人很少,绿化带上还有白雪沒有化,但是公路上,已经沒有了雪的影子,一入夜,温度一低,又有结冰的前兆。

  她抬眼看着上面,茫茫的夜空中,似乎又下起了零星小雪。

  其实,她并不想掺这淌浑水,甚至在最初听到刘伟的睾丸被捏碎了一个的时候,她还幸灾乐祸地爆笑,可是,当她抽空去医院探望刘伟,看到了顾筱筱,又听刘伟埋怨说莫以洋为顾筱筱作了担保,她就笑不出來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与方钟结婚也将近四年了,若不是迫于父亲“绝对不能离婚”的死令,她肯定将这个男人踢到十万八千里的地方去。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所以在她眼里,方钟连莫以洋的一根头都比不上。

  四年前,原以为莫以洋是有了爱人,所以才拒绝她,她一气之下嫁给了方钟,可是,好长时间都沒有看到莫以洋带女人回家,女朋友,他是真的沒有。

  那时,她就后悔结婚了。

  可这婚已经结了,她不过也得过。

  过了四年,对生活的无所谓,令她对莫以洋的挂念少了些,反正他一直单着,一直都沒有谈对象。

  突然听说他不惜冒着得罪她父亲的危险而为一个女生做担保,她压抑已久的迷恋,以及对那女生的嫉妒一下子冒了出來。

  她暗暗誓,一定要让那个女生好看。

  生活太乏味了,什么都不用愁,做什么也都沒激情,她就是闲來无事找点乐子。

  为了自己,也为了莫以洋。

  方钟见刘雯安静地看着车窗外,有些不习惯了,问:“老婆,你沒事吧。”

  真是犯贱,刘雯转头白了他一眼,又转回头看着窗外。

  “老婆,是我沒用,你放心好了,我明天多叫几个战友去顾筱筱家,我就不相信莫以洋还能不上班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顾家。”

  “你闭嘴,快点开车,想我被爸骂死是不是,。”

  “哦哦。”

  夜深人静,莫以洋第一次睡在人家客厅的沙上,毫无意外,他一点都睡不着。

  连浪漫的月光都沒有的夜晚,他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在顾筱筱家当厅长,为什么他会对顾筱筱的事情这么的上心,他很忙,他不是慈善家。

  或许,跟他强行夺了人家的初夜有关吧,如果硬要找出点原因的话。

  房间里的筱筱也睡不着,她的顶头上司,一个堂堂的司长,竟然屈就睡在她家的客厅,只是为了防范不知道还來不來的刘雯,说出去都沒人会相信。

  留夜是他主动提的,睡沙也是他自己要求的,她在感激他的保护之余,心里也很忐忑。

  屋子里暖气很足,睡不着,嘴巴有些渴了,她起身出去倒水。

  考虑到莫以洋在客厅,她沒有开灯,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莫以洋听到开门声,赶紧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他并沒有看到是哪个房间的门开了,也不敢睁开眼睛看人,不过,他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味,他记得顾筱筱洗完头从洗手间里出來的时候,就是这股清香味。

  听到倒水声,他猜到了是顾筱筱出來倒水喝,他睁开眼睛,手肘一撑,偷偷地仰起头來看她。

  可是,沙小,他并沒有感觉到身上的被子已经大半挂在了外面,他这一起身,被子整个掉了下去,他连忙躺下。

  虽然声音很小很小,但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顾筱筱还是听到声音了,她走过去,看到被子掉在了地上,她将水杯随手放在茶几上,弯腰去捡被子,捡起又轻轻地盖在他的身上。

  这么近地看着他,不可否认,他的脸长得确实好看,难怪大家都说,新闻司的莫司长是最值钱的黄金单身汉,前途不可限量。

  筱筱常常听到同事小珍说,xx局的谁又借着工作來找莫司长了,xx局的领导又给莫司长介绍女科员了,xx局的谁为了与莫司长套近乎,在饭局上好几次故意喝醉酒。

  筱筱低头看着他,心想着,司长,你一定很享受被女人包围的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