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我愿意伺候喜欢的人(1/2)

加入书签

  第25章我愿意伺候喜欢的人

  莫以洋伸手摸摸她的额头,哄着说:“沒有沒有,就是单纯的想对你好点,以后我会一直对你好,一直宠你,你看……”他的眼神变得十分温柔,说话也小心翼翼的,“你看你愿意给我一次负责任的机会吗。”

  顾筱筱皱着眉,一本正经地说:“司长,你就别开玩笑了,我不是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吗,我谢谢你救了我,但是这跟感情无关,我不会因为那件事情,而跟一个……的男人在一起。”

  “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莫以洋沒听清楚。

  “沒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

  气氛僵持着,一度冷到了冰点,莫以洋坐在床边,筱筱则撇着头不看他。

  人前,他是一个年轻有为的领导,三十二岁就当上了新闻司司长,仕途一片光明,可是在顾筱筱的面前,他就是一个抛弃怀孕未婚妻的败类,他是一个酒后乱性迷奸女下属的败类,她知道他最难堪最低级的一面。

  想到这些,莫以洋心里慌了起來,若筱筱知道自己怀孕,并且是怀了他这个败类的骨肉,她还愿意把孩子生下來吗,。

  一度的安静,令筱筱也十分的不自在,她不会忘记在她被刘雯往死里打的时候,是莫以洋冲过來救了她,她不应该拿他以前的事情來横梁他的现在,她也不应该去揭他以前的疮疤。

  “司长……对不起,你老跟我说些有的沒的,我才会口不择言的。”

  莫以洋忽然哈哈大笑起來,拍拍她的额头说:“傻丫头,根本沒什么,是我跟你开玩笑呢,瞧你,还当真。”也只有笑,才能掩饰他内心的苦涩,“你好好躺着,我出去打几个电话安排一下工作,顺便再买点吃的。”

  “嗯,行,我想吃排骨面,谢谢。”

  莫以洋点点头,一转身,脸上的笑容就消之殆尽,他想,他是很难洗清在筱筱心目中那个败类的形象了。

  出去跟医生交待了几句,让医生暂时不要告诉筱筱她怀孕的事情,在沒有确定她的心意之前,不能让她知道。

  “喂,爸,人救出來了。”

  电话里传來父亲的叹息声,“刘雯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啊,长知道了吗。”

  “应该还不知道,刘雯自己肯定不会说,爸,我要是这个时候报警,恐怕会连累长吧。”

  “所以啊,你别搅这趟浑水。”

  “爸,我知道,我有分寸,刘家造了这么多孽,自然有人会举报他们,不必我。”

  “对……那小姑娘沒事吧。”

  莫以洋回头看了看筱筱的病房,“人沒事,就是左脚的跟腱断了,被刘雯养的那只藏獒给咬断的,幸好我及时赶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动了手术在病房躺着。”

  “那善后的事情你处理好,好好安抚一下她。”

  “爸……”莫以洋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

  “哦,沒事,以后再说,您忙吧,我就不打扰了。”

  “你这孩子……那行吧,我也正忙着,搞不定的事一定要跟我说,我是你爸爸。”

  “好,谢谢爸。”

  父子俩的关系,在父亲的一句“我是你爸爸”的话中,被无限地拉近了,莫以洋远远地看向窗外,感概万千,以前他不懂,为什么父亲每天无休止地工作应酬,为什么父亲的官位越往上升,他们就越见不到他,为什么父亲一边说着好累好辛苦一边却更加积极地往上爬。

  现在,他自己也身处其中,他深有体会,有些斗争沒有枪火,也沒有硝烟,却能深深地伤害你,包括你的家人,要么绝对远离,要么变得强大,如果远离不了,那就只有令自己强大。

  军区医院的食堂,伙食那是绝对的好,莫以洋专门让大厨子煲了一份骨头汤,既补骨头,也补身体。

  病房里,护士又送來晚上的药,“顾小姐,这是你的药,饭后半小时吃。”

  筱筱看护士给的药盒子里又多了一颗,便问:“护士,这是什么药。”

  “叶酸。”

  “叶酸,叶酸不是给孕妇吃的么,你弄错了吧。”

  小护士看了看单子,说:“沒错啊,你是……”

  “咳咳。”旁边的护士长立刻打断她,“小梅,你去隔壁房送药去,不抓紧时间整层楼的药都送不完。”小梅刚刚换班上來,还沒來得及跟她说要保密的事情,护士长笑着说,“这哪是叶酸啊,这是安定片,你麻醉退了会很痛,医生怕你晚上睡不好才开的,这是消炎药,这是止痛药,这是安定。”

  筱筱狐疑地看着护士长,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