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比赛没有叶柯重要(1/2)

加入书签

  冷小北独自开车行使在雨夜里,这些天困扰的问题终于问出口了,而安小冬也给了他答案。小小年纪的她,被叶柯选中成为妻子,这根本就是两家之间的商业交易,所以他并没有问安小冬喜不喜欢叶柯,而是问她是不是自愿。

  安小冬给的答案令他不解,但也令他死心。

  她是自愿的,她淡定地说她是自愿的。

  车窗外,凛冽的西北风呼啸而过,雨水夹杂着冰雹打在车上“啪啪”作响,雨刷不停地摇摆着,好像他此时纷繁杂乱的心,一刻都不得安宁。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喜欢安小冬,仿佛是一个沼泽地一样,一只脚踏了进去之后怎么拔都拔不出来,越是想起来越是要挣扎,反而越陷越深。

  说起来,这感情的事情还真是奇怪,说喜欢就喜欢上了,他对安小冬,说不上是一见钟情,但绝对是二见倾心,他自己都无法控制。

  可是,他必须得死心,他不是不知道安小冬的丈夫是谁,叶柯,明业集团总裁,每年对fd大学的投入占到了大学全年总投入的百分之四十,他得罪不起。

  更何况,安小冬明明白白地拒绝了他,一点机会都不给。

  回到家,冷校长还在书房看书,冷小北站在门口打了个招呼,“爸,我回来了。”然后闷闷不乐地转回了自己的卧室。

  冷校长不放心,去敲儿子的门,“小北,练球不顺利?怎么垂头丧气的?”

  冷小北颓废地往床上一倒,衣服鞋子都懒得脱,他气馁地说:“爸,我失恋了。”

  冷校长听得很是稀奇,从未听他说起感情的事情,只听闻小北在学校众星捧月的,却不想他却说自己失恋了。冷校长走进房间,以朋友的语气问:“呵呵,哪个女学生令我儿子伤心了?”

  冷小北看着天花板,看着看着,天花板上竟然出现了与安小冬坐在窗台上一起吹风时的情景,小冬那如花的笑靥实在是挥之不去。

  “人家把我拒绝了,我是一点希望都没有,还没谈上,就失恋了。爸,你别问,我不会告诉你我的失败的。”

  冷校长欣慰地一笑,“好,我不问,我相信我儿子,完全可以把这些事情处理得好好的。小北,早点睡吧。”

  “好,爸,你也早点睡。”

  冷小北闭上眼睛,重重地叹了口气,但愿明早醒来,能把安小冬给忘了,只当她是普通学妹就好。

  ——

  这次的全国联赛,小冬可谓拼尽了全力,每天早上六点就起床晨跑,下雨就在客厅里面跑。要知道,她以前是有多么的贪睡啊,能睡到八点钟,绝对不会在七点五十九分的时候起来,可现在,冬天早上的六点,天都还没亮啊,她就起来了。

  叶柯说过,她若想要取得好成绩,必须把自己的体能锻炼好,叶柯说的话她都是记在心上的,不敢有半点敷衍。

  “叶大少,一个月到了,你还不回来吗?”想他了,真的想他了。

  “有事?”

  “没事啊,我就问问,你不是说出差一个月么。”

  “临时又有了变化,我哪说得准。”叶柯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他正在会见客户,“好了,挂了,我忙着。”

  “诶……”不等小冬说完,电话里就传来嘟嘟声,叶柯已经把电话给挂了,真是扫兴,她本来想告诉他,她下个星期就要去广州比赛了,可人家是大忙人,连讲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呢,“哼,老男人,臭男人,就知道自己,都不关心关心我,气死我了。”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要去广州参加全国联赛,那叶家总得先去一趟。

  第二天一早,小冬就买了一袋橙子去了叶家。

  温美若看到她,并不怎么待见,“小冬,现在天气这么冷,生冷的水果要少吃,你们年轻人吃着好,可老爷子年纪大了,你还是拿回去自己吃吧。”

  小冬从婆婆的语气和眼神中看出,她是在嫌弃自己,只是碍于场面并没有直说罢了,贵妇人就是贵妇人,连拒绝的话都说得这么在理。

  小冬低着头,拎着袋子站在沙旁边,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唉,今天来得真不是时候,叶雨也不在,没个帮她说话的人。

  温美若看着,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天天气冷,老爷子还在睡觉,你也别等了,早点回去吧。”好话说了没用,只有直接赶人了,她见到安小冬就心烦,一个摆不上台面的私生女还不想为叶家生孩子,没见过这么傲的人,表面还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好像她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