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你跟你妈一样下贱(1/2)

加入书签

  “那天是我生日……”小冬脱口而出,一说完,声音也变小了,“对我而言可不是普通的日子。”

  叶柯一挑眉毛,轻描淡写地说:“生日啊,不跟同学唱k去?”

  小冬不是很明白叶柯这话的意思,老男人这话说他带着醋劲吧好像也没有,说这话是真诚的吧好像也不尽然。

  叶柯抬起脚,小心翼翼地往旁边挪了挪,说:“早点睡吧,那天再说。”

  小冬心里更不安了,这丫敢情是故意的啊,故意让她心里不安。

  夜里安静得很,叶柯均匀的呼吸声在旁边响起,这里没有他们的公寓来得自然随意,夜里安静得很,叶柯均匀的呼吸声在旁边响起,这里没有他们的公寓来得自然随意,小冬有些睡不着,听着外面呼啸的西北风,她不禁往叶柯身边靠了靠,天然火炉啊,不用白不用。

  隔日到了学校之后,第一个上来质问的人就是云朵,“老大,你真牛逼,全国联赛都敢弃权。”

  云朵言语中带着埋怨,她们两个之间一向无话不谈,这回小冬做了这么大的决定她竟然不知道为什么,几乎全班的同学,包括网球社的社员,还有一些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学长学姐,都来问她安小冬为什么会弃权。连林瑞都问她,可她真的不知道啊,打小冬的手机,小冬就说回去再说,所以今天见小冬来上课,她淡定不了了,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小冬也不想瞒着云朵了,拉着云朵坐在角落里,轻声说:“云朵,先说好,我告诉你,你可别大惊小怪的。”

  “说啦,你的那些离奇事情,我早就见怪不怪了。”

  也是,小冬从小就调皮,初中高中的时候,每天上学就以捉弄老师捉弄同学为乐,还有什么是她想不出来做不出来的啊。学校只是碍于她爸是安世达,所以不敢对她怎么样而已,不然她早就被学校开除多少回都不知道了。

  小冬叹了口气说:“我被我爸卖给人家当老婆了。”

  云朵并没有吓到,反而嘲笑起她来,“老大,你以为这能说服我么?有没有更离谱一点的?切,我当你是最好的朋友,你还不肯跟我说实话,我真伤心啊我。”

  小冬有种“放羊的孩子”的感觉,说真话倒没人相信了,可她平时对云朵从来不撒谎啊,那只能说明这个原因确实可笑,她自己也觉得可笑。“真的啦,我开学不久就结婚了,只是不晓得怎么开口说,我不住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次弃权我是去了北京,我婆婆打电话给我说我老公在北京出了车祸。”

  云朵哑口无言,呆了三四秒钟才说:“老大,你的理由想得好透彻,你费神了。”

  小冬加大了音量,“死朵,我没骗你,”可一想旁边还有同学,她声音又低了下来,“我说的都是真的,千真万确,要不信的话,你周六跟我回家瞧瞧。”

  云朵见小冬说得恳切,这才不可置信地问:“老大,你真的没骗我?”

  “我本来也想找个机会告诉你的,只是一直都开不了口,你得帮我保密啊,这件事我还没打算告诉别人。”

  云朵点头如捣蒜,“嗯,这我知道,老大,你老公是谁啊?”她比较关心这个,安世达和文清芳一向对老大不好,不知道老大的老公是杀猪的还是吸毒的,肯定是一个败类。

  不等小冬回答,云朵可怜兮兮地拉住小冬的手,“老大,不会是华联市里那个凶神恶煞的杀猪仔吧?上回咱们去市买东西,他还向你表白来着。”

  小冬有些忍俊不禁,这话若是被叶柯听到,不知道他是什么反应,小冬笑笑说:“那倒不是,我老公帅得很,他家里比安家还有权有势。”

  “真的?快说说。”

  “说起来你肯定不相信,他本来要当我姐夫的,我爸和大妈都巴结着他,谁知道……”接下来,小冬就絮絮叨叨地将闪婚的情况跟云朵简单说了一下。

  云朵被雷得里嫩外焦,萎着身体靠在椅子靠背上,愁着脸说:“老大,你的人生竟是传奇色彩,我甘拜下风。”

  “说笑呢你。”别说云朵愁了,小冬更愁啊,结婚的人是她自个儿,现在也只有云朵这个好姐妹能替她愁了。

  “老大,那个叶柯对你好不?”

  “还行吧,他好像也不是自愿的,是被他爸逼的,算这个老男人有良心了,同居这么久也没硬来。”就是被他吃豆腐倒是真的,不过这话她可没脸跟云朵说。

  云朵还在回味当中,“明业集团,大集团啊,你爸确实得巴结着点。老大,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我想等毕业再说,怎么着也得拿到文凭

章节目录